•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11-29
阅读 776

【全职高手/双花】哎,上铺那个(搬运) (207)

此文已完结,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af59917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重制版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993c8ca、

【TIME】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6082559306&qq-pf-to=pcqq.c2c

TIME重置版二版伙伴要是代理请说清楚不要催单,谢谢大家理解,谢谢~

---------------------------------------------------

【全职/双花/大学背景/欢乐逗】哎,上铺那个。【1903-1913】

哎,上铺那个。【1903-1913】


1903.

当然,和北京哥们的观点差不多的人其实特别多。

这其中还不乏其他专业的。

后来中午基本已经没人睡觉了

一种是因为取快递来回上下楼

睡不着。

一种是因为舍友取快递来回上下楼

吵的睡不着。

 

1904.

当时502宿舍几个人还挺纳闷的。

觉得这怎么一下快递变多了。

后来几个人再上电工课的时候就豁然开朗

卧槽……

这他妈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1905.

实话实说

分析专业的汉子们平时穿的挺随意的。

基本就以下两种。

裤衩背心拖鞋

格衫牛仔裤运动鞋。

前者是因为没睡醒起晚了。

后者是因为睡醒了起早了。

 

1906.

不过正所谓人靠衣装马靠鞍

这帮人收拾收拾之后效果确实不一样!

要么打扮的人模狗样

要么打扮的人模鬼样。

前者估计是拼了

后者估计是太拼了。

 

1907.

当时气氛特别的剑拔弩张

用张佳乐的话说就是

兄弟为了自己喜欢的姑娘,

不是把自己的老命豁去了,

就是就把自己的老脸豁出去了。

 

1908.

一个新来的老师

凭借一己之身

成功的唤醒了无数宅男注重形象的心。

仔细想想也是叼。

 

1909.

不过北京的哥们对这种方式特别的嗤之以鼻。

觉得太肤浅!幼稚!又不是小孩!

结果惨遭宿舍其他三个人一片吁声。

“不是您老前几天还跟那嗷嗷的时候了。”张佳乐不屑的说。

“懂个蛋!拳皇打没打过!”北京的哥们义正辞严的说道“赞怒气!有大招!”

“那你怎么不玩超级玛丽呢,吃个蘑菇你还能吐火球呢!”张佳乐不屑的反驳道。

当时孙哲平和东北大哥跟旁边看着。

后来孙哲平看了会儿下了个楼

回来的时候带了两包瓜子。

 

1910.

后来北京哥们的怒气攒够了,大招来了。

也是快递,盒子倍儿大。

拆开了一堆瓶瓶罐罐。

“哟?化妆品啊?”东北大哥好奇的问道。

“化妆品你整盒给你老婆多好,拆个什么劲儿?”张佳乐好奇的跟着问

“你老婆用男士化妆品?”孙哲平拿起一罐看了看,怀疑的问道。

然后三个人看了看北京的哥们

再然后这个世界安静了。

 

1911.

通过这件事,北京的哥们成功的让502宿舍的其他人明白了一个道理

妹子们开始化妆了,那她化妆前和化妆后可能就不是一个人了。

汉子开始化妆了,那他就不是人了。

其实宿舍人也挺理解的。

护肤这玩意儿其实不分男女,完全看个人重不重视。

但是大家还是北京的哥们太夸张了

“有什么可夸张的!你们去其他宿舍看看。”北京的哥们理直气壮的说

 

1912.

然后宿舍三个人就特别配合的去了。

后来三个人五层六层跑了一圈

最后得出结论

别人买化妆品的架势跟要改造似的。

北京哥们买化妆品的架势……

跟他么要改刀似的…………

 

1913.

当时北京的哥们在宿舍的状态简直无法形容

杀气腾腾,胜券在握。

说一定要把自己收拾的焕然一新,否则誓不为人。

“我要让他们都认不出我来!”北京的哥们信誓旦旦。

然后宿舍其他三个人相互看了看。

“至于这么麻烦?”孙哲平纳闷的说

“你把你脸挡上不得了吗?”张佳乐幸灾乐祸的说

“谁那有麻袋,借咱一个。”东北大哥开门瞅了瞅外面,实诚的喊道。

北京的哥们泪流满面。


  • 举报帖子
喜欢 56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念》

那是一年初秋时候,路边的香樟夹着或红或黄的叶子,风一来便随着肆意招摇。 荷花早已谢了,莲蓬也被早早摘了去,只剩下丛丛残荷无精打采地立在水里,连路过的蜻蜓都懒得理会。 越清吟正坐在案前温书,脑袋里的之乎者也混沌纠缠,手中却百无聊赖地摆弄着脖颈上挂着的金麒麟。 那麒麟虽小巧,通身只小指粗细,做工却是一等一的精致。只见那麒麟双目圆瞪,须发毕现,四肢腾云踏雾,口吐熊熊烈火,精神气派,好不威风。 似是对长篇

《魂牵梦引》

(4)

【004】   亲自确认张起灵真的能出院后吴邪才用轮椅把人带上出租车运回大厦。   张起灵这人看着瘦,却一点都不轻,估摸这就是真正的穿衣显瘦脱衣有料。吴邪觉得这人要真死了,绝对是一大损失。   吴邪瞄了眼跟在旁边的张起灵,心里冒起一个念头,狡黠一笑后一把公主抱抱起张起灵下车。他平时除了跑步之外没有什么运动,一米八一的身高此时有些中看不中用,抱着人表面上很轻松,实际上还是有些吃力。 “很重?”耳边传

《魂牵梦引》

(3)

【003】   空气中还萦绕着挥散不去的消毒水味,安静的病房里四面墙白得有些刺眼。 吴邪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人,那人脸色苍白,双目紧闭,安静得像是睡着了般。但他们都清楚就算明日黎明依旧如初破晓降临,这人也不会醒来。   或许会再醒来,却不知何期,也或许这一睡直到真正长埋黄土,然后渐渐在别人的记忆中淡去。   张起灵很好看,这是吴邪打从第一次见他就有的认知。一双漆黑的眸子深邃难懂却易让人失神,稍长细碎的

影hadow
看到谜之生物这个设定忽然觉得再合适不过了,没准我是个水怪来的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