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2-09
阅读 1485

【沈敬与周维】流光 22 沈敬

醒来的时候看见周围都是纯洁的白色,周维一只手搭在额头,长长的吁了口气,空调吹的她太干了,嘴唇全是裂的。

“你醒了?”沈敬推门而入,带着药和水,带着满脸的笑,他是真爱笑:“你看你,又生病了,人都说当妈妈身体就会变得强壮,你倒好。年头病一场,年尾一场。啧。”

周维也笑了笑,抿了抿嘴唇,都有点痛了,她起身喝了点水,人还是有点烧,所以她在这里睡了个很足分量的午觉。这里是催眠室,平时也没有人来。

“我年轻的时候,总觉得自己活不过三十岁,不知道为什么,总会有这样的感觉,所以到二十几岁末端我开始频繁感冒发烧胃肠毛病反复的时候,我就觉得,我的感觉或许是对的。一直到我浑浑噩噩的,也不知怎么,就过了三十了。”

“你太悲观了。”沈敬笑笑:“你应该励志把我气死之后再自己死,这样显得有骨气的多。”

周维白了他一眼,低头喝药,“气死你了,不少小妹妹小弟弟都得多伤心?嗯?你幽会的某位警察,岂不是要宰了我?”

“哎,别这么刻薄嘛……”沈敬送水又送药,脾气倒是奇好。想不出他年轻时自负狂妄的样子,总觉得也不过就是个吊儿郎当的人,哪里来的那么多历史故事,和小说里似的。

周维的脑子里一片混沌,药物作用让她昏沉,于是闭着眼又睡了过去。

第二次醒来时,天似乎有些暗沉,周维翻了个身起床,全身汗水湿透了又干,此时皮肤空旷的厉害,她潦草的穿了件毛衣和外套压实了点,推开门往外走,下楼的时候听见楼间有些嘈杂,也不知为什么,隐隐约约的,周维就感觉,是沈敬在和谁争吵。她一步步下楼,动作很轻,楼下两人坐在沙发上面对面,沈清喝着茶,沈敬给他续上,但是是皱着眉头的,他鲜少这样怒容,茶水倒完他往沙发上一坐便开始嚷道:“我不同意,这太扯淡了。”

“你任性了二十多年都随你去,可你也想想沈家的名声!”

“就你为沈家想,别人都不是人了?”

“我看得出来,她对你很……”

“很什么?佷什么和你有什么关系?我说过多少次了,我不喜欢女人!”

“我没让你喜欢女人,我只是让你成家!”

“成家成什么家!就是因为你这样所以二哥才……”沈敬攥着杯子估计是想往地上摔了,怒气上来的时候,眼角余光看见了楼梯间的周维。

“不好意思,我醒了。不过,兄弟间别吵架。”

沈敬心烦意乱,把杯子往茶几上狠狠一顿,抬脚风风火火的往楼上冲,拉着周维就往里头走:“你回去休息,别理外面那头傻逼!”

沈敬把周维扔回办公室,一脚把门踹上了,在房间里双手抱胸走来走去数秒,片刻便平静了下来,他长长的嘘了口气,大概是觉得自己把沈清用头来计量不太好,于是,仰着头看了会天花板道:“你去看我哥走没。”

周维应了一声出门转了一圈又回来:“已经走了。”

沈敬已经恢复平静,坐在椅子上发呆,周维走到饮水机边上倒茶,静默片刻后问了句:“你哥,想让你结婚?”

沈敬不答,只交错着双手抵在胸腔,慢慢的点了点头。

“美国那边……不是已经同意你这样的。”

“美国同意有什么用,他不同意!”

“……大点年纪的思想总是传统些。更何况,实在不行,你和晨曦私奔也不是不可……”说完这话沈敬忽然转过头盯着周维,盯了半响,把周维盯得转过脸看饮水机:“你干嘛?”

沈敬噗嗤一声笑了:“你是不是一直以为我真的和晨曦在一块儿啊?”

“难道不是?”

“小姐姐,情感就算死灰复燃,可我是不会介入别人的家庭的啊!”

“……你居然这么有原则?”

“我什么时候没有原则过?”

“你什么时候有过?”

“……别贫。”沈敬摆了下手,心情似乎好了些许,他站起身来,从桌上拿走了一包烟。

“不是戒了?你怎么又抽上了?”

“想想没多少日子了。”

“贫吧。早晚贫死。”

沈敬点了个烟放在嘴里咧着嘴笑,他挑了挑眉,猝不及防伸手往周维脸上捏了一把:“一把年纪皮肤保养的真好啊。用的什么牌子化妆品?”

事后沈敬差点被周维打死……

撇开沈敬的无厘头和傻逼举动不说,周维真的觉得沈敬最近有一点儿不对劲,她知道回见道自己的前情人多少有点膈应,但是沈敬的心里承受能力一向异于常人。一直到有日他给周维发短信,让她速来江边的某处高楼上,定位发来,吓周维一跳,以为他准备跳楼跳江,一路奔过去,发现楼顶是个小型儿童乐园,他提前接了多羽和多乐回来,正在骑楼顶上的小天鹅,一个大人带两个娃,天鹅声嘶力竭的模样几乎让工作人员快要派保安过来。周维忙去抓人下来,沈敬乐乐呵呵的,被揪着耳朵倒是不介意。

这周轮到她带孩子,她倒是差点忘了。多乐多羽两个孩子在边上挤挤攘攘的去玩起了沙子,很热闹,周维指示沈敬去买了奶茶饮料。江边寒风吹了过来,他们坐在长椅上看着远方缓慢升起的灯光,总觉得天空降下来暗色如滴墨入水,缓缓慢慢的,就这么把晴蓝刷成了暗蓝。

“雾霾天重,很久没有看过杭州有这么好的夕阳了。”

“周维。”

“什么事。”

“沈清又打电话过来了。”

“你们和好了?”

“他让我和你结婚。”

周维忽地站了起来,她一口气喘的很厉害,急切,感觉胸口想要憋闷的炸开一样:“什么意思?”

“他觉得你有小孩了,性格也好,我和你结婚的话,省的我接触女人。”

“……”

“你别激动,周维,我没同意。”

“……”胸口还在起伏,很久之后,捏了捏手里的茶杯,她不喝冷的,奶茶只喝纯牛奶兑红茶的品种,杭州有家奶茶店有卖,但是并不出名,这沈敬一直知道,也总能给她所需要的。

“我自己这种情况,和谁在一起,都会害了谁,我不可能害你。所以我没答应。你坐吧。别这样,吓到你,我挺不好意思的。”

“没事。”周维淡淡地回了句,随后在离沈敬有些许远的地方坐了下来。

两人许久没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周维低着头,眼神全部埋在了刘海的阴影里,她的头发只会梳那么几种简单的形式,长得很美,干净,眼睛睁大的时候看上去很无辜,很像个挨冻受饿的猫,所以,她一直不喜欢她自己的长相,她总说,桃花眼,运气总是不好。所以她婚姻不顺,爱情也不会很顺。所以她也从来不怎么打扮,头发散了就散了,乱了就乱了,过一天算一天,很怕别人知道她长什么样似的。

“其实我说……我二哥沈越一直留学在外没回来,是唬你的,他只是和沈家断开联系了而已。”

“之前我二哥谈了个女的。我大哥一直没说什么,等到他们要成家之时,他跳出来反对,怎么说都不行,还把那女人整走了。这事我二哥耿耿于怀。”

“为什么。”

“他觉得不合适。”

“什么不合适?”

“忘记了,反正,他都有理由。”

“……”

“他和老爷子最像,性格也一样,看上去对人和善,但是所有的事情,只要偏离他的认可范围,他就会阻拦,非常强硬。包括我们的所有事情。”

“你不是……一直没什么人管?”

“我浪的那会,我哥忙着抢生意,扩地盘,以及和我二哥争斗。哈。”

周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想了许久,缓缓的问了句:“沈敬,你是不是有别的事情瞒着我?”

沈敬看着她,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片刻之后他站了起来,走到角落抽了根烟,天台风太大了,吹得他口里的烟如雾一样散去,红色的火光若隐若现,江边偶有汽笛声响起,灯火骤然亮了一瞬,忽然的就暗了。


  • 举报帖子
喜欢 10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29)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韩楚】26

(二)

Complicated 我叫韩文清,今年三十岁了,我听不明白女人的心思为什么有时候那么复杂。 比赛结束后,韩文清匆忙赶到B市,就因为楚云秀之前发了一句“想你了”,他正在开作战会议,就没有回复。 直到他空闲下来,楚云秀的电话却一直打不通。 感觉这丫头,是在赌气吧…… 他无奈,却想着明天也是休息,就算顺带,过去看看。 韩文清到皇风主场的时候,楚云秀一个人坐在体育馆的门口,一个人拿着一根老冰棍,眺望着远

《拣尽寒枝》

free talk+全文目录

本来在整个写作过程中觉得有很多话想说,临到完结了,又啥也不想说了。 这个故事我拖拖拉拉写了十年,几次险些夭折,终于得以写完,实在要感谢白`熊阅读的支持和读者们的厚爱。 表达都在故事里,现在不多废话也罢。如果有缘实体,自然会需要正经另写个后记。 网络连载边写边发,近乎是把草稿裸露给读者,种种错漏谬误之处,回头我会翻修一次,感谢大家包容。 本文所有人物、故事及时代背景纯属虚构,不影射任何真实存在的历史

蓝蝴蝶ZY
瓶邪,荼岩,银魂,不良人
署名非商用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