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4
阅读 84

【赤黑】青瓷曲 (2)

二楼正对着楼梯的位置,是一间占了楼层大部分面积的房间。房中应有竟有,靠着窗户的位置还布置着了一架琴台,可见房子的原主人是多么会享受了。


刚才进楼就直往三楼去了,其他地方都没有怎么注意。黑子缓缓环视整间房间,眼睛最后被那满满一墙书柜里的书给吸引了过去。人文地理,杂记小说,还有不少黑子都不知道是记录了什么的书籍。『这里有这么多书,需要很久才能看完吧。』黑子都从里面看到了他在皇宫里看的那本书,因为觉得还不错,黑子便从书架上把书取下来,一页页的翻页看着。


看书看得入迷的黑子并没有注意到赤司不在二楼这件事,也就没看到赤司从楼下走上来的身影。「哲也真的很喜欢看书呢。」


黑子闻言转过身,就看到赤司把手中的茶盘放在桌子上。


「将军大人亲自泡茶,在下可是消受不起。」黑子合起手里的书来到桌旁。


「玲央出门办事去了。」顿了顿后赤司补充道」这院子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进来的,在这里,所有的事情只能亲力亲为了。」


「那午饭...」黑子一头黑线,有钱人的享受就是不一样么。


「那时玲央就该回来了吧,之后就能把外面厨房做的饭菜拿过来了。」赤司似乎觉得这个话题非常的有趣「还是说哲也想亲手做?失礼的问一下,神官大人会做饭么?」


「论水煮蛋的话,我不会输给任何人的,赤司君。」对于水煮蛋黑子可是自信满满,要是帝国有水煮蛋大赛的话,冠军永远不会易主吧。


「哦,鸡蛋是很有营养的,那哲也中午就自己解决吧,厨房就在一楼,其他食材也很全面哦。」赤司很『好心』地指了指楼下。


「赤司君,我们还是等实渕君回来再吃好了。」『这个人的恶趣味真是。』黑子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哲也不做么?」


「不做。」


「不做么?」


「不做。」


「哎,赤仔要做什么吗?」突兀的声音从房门口传来,一个高大的紫发青年怀抱着食盒走进房间。


「敦怎么来了,今天的工作做完了?」赤司似乎一点也不惊讶紫发人的到来。


「嗯,早做完了,我还带来了午饭哦,这个就是赤仔提到的神官吧。好小的一只。」被称作敦的男子把食盒放在桌上,并开始从中拿出一盘盘看着就觉得可口的食物。


「哲也,这位是紫原敦,紫原将军的儿子。」赤司介绍着。


「紫原君你好,我是黑子哲也。」黑子微微欠身,从小良好的礼仪培养让黑子的礼数毫无挑剔之处。


「哎,黑仔你用的是假名么,上代神官夫妇是你父母吧,他们不是这个姓啊。」紫原对着盘子里的一只炸虾伸出了『魔抓』。


「这个...」黑子低下来了头「可以不提这件事情吗,紫原君知道我叫黑子哲也就好了。」


赤司觉出黑子语气里的悲凉,就此转移了话题「现在离午饭还有点时间,哲也先去看看你的房间吧,有缺什么的可以先提出来。」赤司站起身「我还准备了些衣服,在这里总不用老是穿着这一身蓝吧,虽然也挺好看的。」


「先谢谢赤司君给我准备那么周全,其实这一身也很好的。」黑子跟在赤司身后,来到了这一层唯一的房门前。


「二楼本来是卧室和书房的,家母觉得这么好的视野只是用来住人太浪费了,于是二楼和一楼的格局几乎倒了个。这个房间只是用来午间小憩只用,但是对哲也来说,足够住了吧。」赤司推开房门。


『把建好的房子格局拆了重建才是浪费好吧,赤司君。』黑子还是无法接受这些大人物的享受方式。


赤司在进入房间前还不忘提醒一旁猛吃的紫原「哲也还没吃午饭,敦不要都吃了,你不会只把我的地方当做解决食物的场所吧。」


「放心好了赤仔。」紫原埋头在食物中「我还带了很多点心来,足够你和黑仔吃的。」


「点心不是饭,紫原君。」黑子看着紫原那迅速消灭食物的样子,没忍住还是说了出来。


「吃饱就可以了吧,看黑仔那么小小的,应该也吃不了多少吧。」「请不要在我和赤司君身上找优越感,紫原君。」黑子头也不回地先进房间去了。


赤司轻笑一声也进了房间,紫原抬头看了下那个已经没人的房门口,嘴里嘟囔了几句,打开一旁的食盒,消灭里面的点心去了。


满眼的水蓝色,这是黑子对这个房间的第一映像。也许是为了休息时也能欣赏到风景,墙上的窗户做得和外间的一样,从房顶开始一直开到人腰间的位置,用几层蓝色透明薄的纱半遮掩着,说不出的雅致。


赤司绕开从进了门就杵在门口的黑子,打开一旁的一个柜子「哲也衣服都在这里,来看看合不合身。」


『为什么这个房间都是蓝色的?』黑子心里想着,当然只是蓝色调的房间还不至于让黑子愣在原地『为什么这里的布置和我在家族里的房间是一个样子的?』


赤司见黑子还在神游状态,不由得轻拍了下黑子的肩膀。


「啊,对不起,赤司君。」黑子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随意取出一套柜中的衣物。


「哲也可以去一旁的隔间换衣服,换好衣服就出来吃饭吧。」赤司说完就出了房间,顺便轻轻带上了房门。


黑子慢慢走到一边用屏风隔出来的地方,换下身上那套来到京都就没换过式样的衣服。平时他都呆在神社里,穿着神官的衣服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在皇宫住的时候,大家也知道他的身份,准备的衣物也还是老样子。但在这个院子或是说在这个赤司府里,就用不到还是这么穿戴着吧。


在拿下帽子之后,黑子放下了一直盘在头顶的蓝发,软软的长发直至腰间。黑子简单用一条白色的发带把头发扎在脑后,然后看了看一旁的铜镜,觉得一切妥当了,把换下的衣服叠好放进衣柜后,开门走了出去。


「黑仔怎么才出来,我给你留了很多好吃的。」紫原慵懒的声音就穿了过来。


黑子抬眼看去,紫原抱着食盒还在不停吃着点心,桌上的食物倒是和黑子进房间时候一样,『看来紫原君还是很听赤司君的话呢。』


「紫原君,点心是吃不饱的。」黑子来到桌旁坐下。


「赤仔不给我吃饭,只能吃点心了。」紫原的身旁已经有了2个空了的食盒格子。


『这人的胃到底是用什么做的。』饭量仅如猫食的黑子实在不能理解紫原那个庞大的食量。


「敦从小就那样。」赤司在黑子出来时就盯着他看了「没想到白色和哲也倒是很配。」


「这样的黑仔变成更小一只了,好像棉花糖。」紫原伸出手揉着黑子的头发「黑仔给我咬一口吧。」


「请让我郑重地拒绝你,紫原君。还有不要再摸了,会长不高的。」黑子努力推开紫原在头上作乱的手。


「怎么都不可以?」


「不可以。」


「哎,怎么这样。」


「好了敦。」赤司出言阻止了这场闹剧「不要再逗哲也了,吃饭。」


「赤仔,今天我有在鱼汤里加豆腐哦。」紫原舀了满满一勺吃食放在自己碗里。


『紫原君会做饭,不会这一桌菜都是他一个人做的吧。』黑子看着那锅鱼汤,奶白色的鱼汤加上白白嫩嫩的豆腐,光看着就知道有多美味了。


赤司舀了些豆腐就把汤勺放到黑子面前「敦从小就贪吃,开始还能去厨房摸些东西去吃,被大人发现后就拿不到吃的了。如果是哲也遇到这样的事,会怎么做?」


「我的话就忍着不去吃了。」黑子认为这是正常人的做法,不过既然赤司问出来肯定不会是这个答案。


「一般的人话也就是忍住罢了,可是敦不一样,没有吃的就自己做。既然是吃自己做的,大人们也就不管了,这么多年下来敦倒是练了一手不错的厨艺。」赤司说完细细咬了口勺子里的豆腐。


「那今天的菜都是紫原君自己做的?」黑子真的很吃惊,紫原将军的儿子不单是个大吃货,还是位大厨。


「是啊,我最拿手的就是点心了,黑仔要尝尝吗?」紫原把放在身边的食盒递到黑子面前「黑仔的话可以随便吃哦。」


「谢谢,紫原君。」


食盒里是一个个小小的面果子,炸的金灿灿的面果子上留着一个小孔,陷的香味就这样飘了出来。


『香草的味道。』对香草味食物毫无抵抗力的黑子瞬间就一脸的幸福,忍不住多吃了几个。


「原来哲也也是个贪吃鬼。」赤司看着周身冒着粉色泡泡的黑子不由轻笑出声。


「我喜欢吃香草味的食物。」黑子不舍地把食盒递换给紫原「香草味的食物是特别的。」


「黑仔喜欢吃的话,我可以教你做哦,这样赤仔就不好说你什么了。」紫原装了些面果子在一个空盘里放在黑子面前。


「那就谢谢紫原君了。」


「今天的菜里没有鸡蛋呢,哲也记得做零食的时候加上水煮蛋。」赤司还没忘了先前黑子不愿做水煮蛋的事。


「赤司君...」黑子满脑的黑线『这个人...』


 


饭就在这样的嬉闹间画下了句号。虽然已经是春天,这几日的天气一直很冷。黑子关起了窗户,赤司已经把新泡好的茶端了上来。


「赤司君,泡茶的事情以后还是我来吧。」黑子觉得只是泡茶的话自己应该做的来,虽然没泡过。


「哲也先喝一杯吧,敦来早了,饭菜到后面都凉了。」赤司递给黑子一个茶杯。


「谢谢,赤司君。」黑子一手捧着茶杯,一手拿起那本在一旁放了很久的书,在窗边找了个位置随意坐了下来。


紫原又抱着食盒进来了,就在大家在一楼厨房里收拾碗筷的时候,紫原从厨房的橱柜里拿出了另一个食盒,打开一看,都是面果子,就连一边的赤司都看得一脸黑线了。


『其实零食才是紫原君的本体吧。』黑子看着在给盘子里装给面果子的紫原,心里默默得感慨了下。


赤司从书架上拿下一本书,坐到一旁的围棋桌前打起了谱子,完全无视了给他端面果子过来的紫原。


『赤司君的围棋可是帝光国里数一数二的,可我就是不怎么会下呢。』黑子甩了甩脑袋,像是要把这个念头从大脑里甩掉一般。


紫原也一样给黑子端了盘面果子过来,然后就窝在一张摇椅里舒服得眯起了眼睛,还不忘时不时往嘴里仍一个面果子进去。


一时间整个空间里安静极了,除了偶尔轻微的翻书声和棋子落在棋盘上的哒哒声。


 


就算天气有点冷,春天就是春天,吃饱了又是在太阳下看书,黑子不由得开始鸡啄米起来,蓝色的发丝随着主人的头一起一上一下地摆动着。终于蓝色的脑袋磕在了桌面上,黑子轻哼一声,揉着被撞痛的额头,看向房中,希望自己的丑态不要被另两人看到。


只见紫原已经在摇椅里睡的香甜,还时不时眨巴下嘴巴。


『紫原君就算是在梦里也还在吃零食啊。』黑子边揉着额头边拿过一旁的茶杯『刚才喝完了么。』看着空空的茶杯,黑子站起身准备给自己再去倒一杯茶。


在路过赤司的时候,黑子看到赤司手里拈着一枚棋子摩挲着,似在思考着棋局的走势,黑子顺手拿过赤司同样空了的茶杯。


「哲也?」赤司抬头看向黑子。


「对不起赤司君,打扰到你了,我只想给你倒杯茶。」


「不是。」赤司看着黑子斟酌了下话语「你不是就在椅子里打了个瞌睡么,这头发...」


『赤司君不是一直看着棋盘么,怎么知道我打瞌睡了?』黑子觉得自己被抓包了很没面子『等等,头发,头发怎么了?』


「哲也可以进房间去看看自己的发型。」赤司忍着笑站起身「我再去泡一壶茶。」


黑子狐疑地看着消失在门口的赤司,转身进了房间,在铜镜前一看,原本应该贴在额前的刘海此时正高高地翘了起来。一阵微风吹进房间,吹起了黑子的衣摆,也吹起了黑子那几根怒刷存在感的头发。

  • 举报帖子
喜欢 3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扬起嘴角等雨停

(3)再说吧!

众人离开医院后,叶修躺在床上,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明明有些事情还记得,怎么用手机,怎么用电脑,刷牙、洗脸,明明都知道,但有些事情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苏沐秋究竟是谁?为什么他们都不说话了呢?好熟悉……沐秋……为什么感觉好像有点悲伤。 刚刚的一群人里,没有一个是叶修记得起来的。 只有那个第一个进来的少女给他一种特别的感觉,觉得好像很久很久以前就非常要好的样子,就和黄少天说到荣耀的时

【瓶邪】《收留记》

(1)

1) 天色将明,吴山居的伙计将封门板一条条拆开,打着哈欠端来半盆清水,随意朝外头洒了两把,却没听到意料之中的声音。他“咦”了声,揉着眼睛探头出去,终于发现干净平整的青石砖路边,多出一个蜷缩成团的人来,刚刚洒出的水尽数落到他身上。 伙计放下铜盆,伸腿踢了踢门口的人,嚷道:“喂,你,别挡在我家门口。还让不让人做生意了?” 被踢的人毫无反应,他怀里好像抱着什么东西,细长一条,用布包着,外头沾染了些发黑的

【瓶邪】【古代架空】且听风

(一)

不对劲。 吴邪刚踏进那家茶馆,便敏锐地感到一丝不同。 仍然是那些熟悉的人,熟悉的聒噪声,王胖子那张熟悉的大脸,还有熟悉的背刀侠客…… 嗯?背刀侠客?哪来的? 京城什么时候允许无业游民到处游荡了?那帮子禁军的工资不想要了是吧? 吴邪如是嘀咕着,晃悠到了惯常最角落的座位上,盯了一会儿那人,“小二,来壶龙井!” “这么多天了,天真你怎么才来啊!”入耳却是胖子的大嗓门,吴邪一抬头,就见原先正在台上口若悬河

胧月
在凉意沁人的山坡,在开遍花朵的森林里,享受解脱的快乐。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