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11-01
阅读 17312

《糖的味道是甜的》(万圣节贺文,全员欢乐向,三日鹤)


淡淡的夜色笼罩着本丸,如火的红枫叶映在水中,影影绰绰地显出华丽的鲜亮色彩。树下摆着一个又一个的南瓜灯,里面燃着蜡烛。除了经典的南瓜怪脸造型,今年还多出了各种其他花样:光是这一片就放着刻有龙、老虎和女鬼的。

烛光从刻痕里投了出来,而不透光的部分的南瓜表皮也被映得明晃晃的,仿佛一个个橙红色的灯笼。压切长谷部正在清点数量,而一边的蜻蛉切俯身将最后一个表面雕刻着武士模样的放到了一旁。压切长谷部端详着火光中的武士,见他有些在意,蜻蛉切说道:“这是宗三左文字刚刚送来的。”

“我知道是他,”压切长谷部咳了一声,没说出自己已经猜到了那上面雕着的是谁,“主人刚刚吩咐让大家好好准备化装,她也准备了神秘惊喜。”

正说着,打扮成白大褂科学怪人的药研藤四郎和脸上涂着油彩、描着不动明王面相的爱染国俊从一旁的树后一起跳了出来:“嘿!”

压切长谷部后退一步,不禁埋怨道:“喂,小心些啊!药研,怎么连你也——”

药研藤四郎扶了一下眼镜,头上一左一右粘着的大号螺丝钉的两部分做成了穿透脑袋的视觉效果,还在太阳穴和脸颊上涂了红颜料作为血浆。他耸了耸肩:“今天可是万圣节啊,大将可是说了要大家放松放松,好好过的。”

蜻蛉切笑了起来,只见爱染国俊伸出了手:“好嘞!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反正就是,糖果!”

“‘Trick-or-treat’,”压切长谷部字正腔圆地念了一遍,“活动还没开始呢。我已经按主人的吩咐准备好了糖果和点心,你们一会儿要挨着房间敲门才可以拿。”

“啊……”爱染国俊的失望从那张画得横眉怒目的小脸上根本看不出。见状,蜻蛉切从怀里摸出了一颗糖:“不嫌弃的话请收下,正好我现在带着一粒,房间里还有更多。”

“好诶!谢谢!”爱染国俊双掌合十,接过后便拉着药研藤四郎离开了。压切长谷部叹了口气,笑着拍了拍蜻蛉切的肩膀:“辛苦了!幸好你有备在身,安全脱围。”

 

 

从去年开始起这座本丸就有了过万圣节的传统,大家打扮成各种各样的形象,嘻嘻哈哈闹腾一晚上。短刀和脇差们化好装后向打刀、太刀、大太刀、枪和薙刀他们索要糖果,除了个别贪吃的在半个月后检查出蛀牙外,活动反响一直很好。因此,今年审神者也决定将这场活动举办下去。

绞尽脑汁为了形象操心的不止短刀们,虽然也有将去年的装扮服拿出来用的,大多数都是提前一周乃至半个月就在准备自己的新形象。为此一期一振特意抽出一天假期,带着弟弟们去万屋进行了大采购;同样,为了准备这个节日,担当“大人”角色的刀们也是煞费苦心。

“我下午刚打听出来,髭切、膝丸和狮子王他们要扮成海盗。小俱利和小光那边跟我们一样是吸血鬼,这个是一早就定下来的,”鹤丸国永一边说,一边调整着三日月宗近胸前的领结,“紧吗?”

“还不错。”穿着白衬衫和黑燕尾服的天下五剑之一抬起手臂,试着活动了一下。背后系着的黑色披风上绣着金色的花纹,燕尾服笔挺崭新,脚上踩着的皮靴油光锃亮。他望着面前打扮得与自己如出一辙的鹤丸国永,笑着说道:“按照这个节日的定义,以本来面目参加的我们就已经具备资格了呢。”

房间里的小桌上摆着两个很大的纸盒子,里面满满的都是糖果。旁边是两人的内番衣服,还有换装用的獠牙、仿真血浆和做成爪子状的指套。鹤丸国永笑了笑,将三日月宗近头上的头饰解了下来,顺手理了理他的刘海:“节日也是舶来品嘛,总是要遵循一下那边的传统。”

他转身走到桌子边去拿獠牙牙套,看了一下屋里的镜子,用手臂带着自己的披风理了一道:“小家伙们真会害怕吗?我很怀疑啊……”

“在你准备了这些东西以后,没准他们真会吓到的。”三日月宗近看着房门上计算高度悬好的蝙蝠模型、等身骷髅模型和设定好的扬声器。只要来者一推开幛子门,这些玩偶就会扑向面门,并且伴随着很恐怖的尖啸声。为了测试摆放的效果,鹤丸国永忙进忙出了许久,三日月宗近连下午茶都没安生地喝完。

“那是,”鹤丸国永看了一眼屋子里摆上的增加气氛的彩色落地灯,胸有成竹地击了一下掌,“好嘞,就等主人摇铃宣布开始了!”

说完,他拿起一颗糖果:“反正准备了这么多,我先——”

 

话音刚落,一阵极为强烈的灵力震荡自审神者的房间为中心扩散到了整个本丸,霎时间让所有刀剑男士都陷入了眩晕状态。浑身如同被抽空了力气,浑浑噩噩爬起来的鹤丸国永捂着额头,嘟囔着怎么回事后坐了起来。旋即他便感到有些什么地方不对,他的脚触到的是裤腿,而不是靴底。

映入眼帘的手比记忆里小上了一整圈,他紧张地看向身边的三日月宗近,只见一旁的黑披风中耸动了几下,然后他看到了套着白衬衫的三日月宗近钻了出来。系着皮带的裤子落到了一边,袖子要挽上两道才能露出手掌。

连忙望向镜子里的自己,鹤丸国永“啊”了一声,手摸上变得稚嫩的脸后掐了一下。就年龄外观而言,他已经缩小到孩子的级别——看看自己,再看看对方,鹤丸国永率先笑了出来。三日月宗近睁大眼睛看着他,说话声也变成了童声:“鹤丸,你笑什么?”

“我是觉得,这个万圣节真有意思,”他光着脚跑到三日月宗近身边,绕着他看来看去,止不住地笑,“居然都变成了小孩子哈哈哈哈,就可惜了这身变装,看来妥定是穿不上了。”

“我早就说过,人还是要大一些好,”三日月宗近蹲下去捡起西装裤,然后看向小桌上自己的衣服。小小的鹤丸国永拍了拍他的肩膀,故作老成:“放心,放心,这种状态应该不会很长,毕竟我们也是有灵力的嘛。”

这时一张剪成鸟儿模样的信笺从门缝里飘了进来,落到两人面前。鹤丸国永伸出手,它便落到了他的掌心,白色身体上渐渐显出黑字:“是审神者的传书,我来看看……”

 

“不用担心,这个是审神者给大家的惊喜,为了让本次万圣节更有趣……”一期一振忙着安抚弟弟们,虽然现在的他以小孩子的模样被一群成年人围着,身上的巫师袍拖到了地上,“只是维持一会儿的小法术,大家可以尽情体验角色交换的乐趣。”

“那是不是没有糖果了?”坐在地上的包丁藤四郎看着为了今夜特意腾空的包,视线与站着的一期一振平齐。

“嗯……”一期一振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不好回答,左右为难。后藤藤四郎忍不住咳嗽了一声:“比起这个,大家现在什么都没得穿才比较重要吧。”

“没问题的,一期哥有出阵服和内番服!”乱藤四郎站了起来,替大家指明了方向。

“可是只有两套,”博多藤四郎举出了手,“让我们公平公正地猜拳决定吧!”

“石头——剪刀——布——”平野藤四郎与厚藤四郎已经开始了。五虎退用老虎挡着自己的身体待在角落,趴在它的背上看着闹成一团的兄弟们。他摸着它的背脊,将目光投向了已然被事态的发展弄得心力交瘁的哥哥:“总觉得,一期哥看上去好累……”

“嗷——”老虎摇了摇尾巴。

 

“什么啊……”鹤丸国永读完后笑了好久,“这哪行,他们又没大人衣服换上,我们这边也没小孩子的衣服可穿。结果就是大家都缩在自己的房间里面——主人考虑得也太欠周到了。”

“把它们送过去。”三日月宗近指着地上和身上的吸血鬼衣服。鹤丸国永想了一会儿:“行啊!”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和他的身形,跑到橱柜旁边,踮起脚去够最顶上的纸箱,奈何身高不够。还没等他开口三日月宗近就站到了他身后,将他尽可能高地抱了起来。

“诶咻——哎呀,好了好了!”鹤丸国永拿到了盒子,示意他放下自己。见他拿的是急救箱,三日月宗近偏了偏头:“你拿这个做什么?”

“我们总不能光着身子出去吧。”鹤丸国永拿出绷带比了比宽度,然后将三日月宗近身上的衬衫脱了下来。瞄了一眼他的下面,他咬住了嘴唇:“啊,果然也变成了小——”

话没说完,额头被三日月宗近不轻不重地弹了一下。他吐了一下舌头,将绷带的一端先绕上了他的腰:“应该不会用上很多,啊,一想到我现在是在做一具千年木乃伊,总觉得怪可怕的呢。”

嘴上说着可怕,唇边却带着笑容。将绷带一圈一圈地围着三日月宗近的身体缠上去,手和腿分别以手肘和膝盖为限。鹤丸国永兴致勃勃地做着这件事,三日月宗近看着他专注的神情,不禁微笑起来:“那你打算扮作什么呢,也是木乃伊吗?”

“嗯……好像不太够,”望着快要用尽的绷带,鹤丸国永的目光在室内来回看着,忽然间他的视线定格在了柜子里,于是拉开衣橱,翻出了羽织外套,“有了!”

将它拿到两人平时放刀的刀架边,拨开上面用作装饰的仿真蜘蛛网,鹤丸国永用太刀在自己的外套上挖了两个洞。脱下身上的衬衫,将它就着兵库锁系好后套到头上,双臂从袖筒里伸出来,赫然就是一副幽灵的装束。

他罩着它走到三日月宗近身边,展示了一圈后被他扶住了肩膀。外套的下摆落到膝盖附近,倒也看不出里面。三日月宗近看着自己和他思考了几秒钟:“除了这些什么都不用穿吗?”

“这没什么关系的吧,身体是小孩子,而且——”鹤丸国永掀开外套透了会儿气,“——只是去送个衣服,顺便把糖果也给他们。看到这样的你和我,他们一定会很吃惊啊!”

 

一番打点后两人抱着糖果盒子准备出门,不料幛子门先一步被人打开,随即惨叫声大笑声咆哮声混合着那人的尖叫一起穿透了耳膜,扑上去的玩偶被打掉在地上。捂着脸的青年蓝发金眸,一身吸血鬼装束,从指缝里看着屋子里的两个孩子。他放下手,眨了眨眼睛:“鹤丸……三日月宗近?”

“小贞!早就说过了你不要这么莽撞……”穿着小号吸血鬼装束的清脆童声响起,进行规劝的正是变小了的、同时穿着小号吸血鬼衣服的烛台切光忠。他看到鹤丸国永与三日月宗近不禁一怔,然后笑出了声:“木乃伊和幽灵吗?相当好的创意啊。等等,鹤先生,你那是出阵的——”

“来来来,万圣节糖果。”鹤丸国永从自己的盒子里给他们一人抓了一把。烛台切光忠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然而太鼓钟贞宗倒是欢欢喜喜地一把就将他抱了起来:“鹤丸,谢谢你!”

身体蓦地连着糖果盒子一起被举高到腾空,鹤丸国永措手不及,太鼓钟贞宗很开心地抱着他绕了几圈。站到地上后鹤丸国永只觉得头晕目眩,三日月宗近将他揽到了怀里。烛台切光忠在一旁连忙道歉:“啊啊不好意思,小贞一看到自己变成大人了就很兴奋,拦也拦不住。”

“没事……你们俩互相换了衣服是吗?”他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句话。

“是的!我先走啦!”太鼓钟贞宗已经兴致勃勃地道别并朝下一个目标冲去,因为不放心而跟着他的烛台切光忠也只有长话短说,“多谢你们,保重啊!”

“啊……”晃了晃脑袋,鹤丸国永直起背,将地上吸血鬼的装束拿了起来,与三日月宗近一道走向短刀们的居所。

 

走廊上到处都是营造气氛的可擦洗血浆,还有乱七八糟的塑料断肢。屋檐上还悬着骷髅挂坠,接近时会发出响动。途中他们看到了打扮成神父的不动行光,坐在木制地板上的他旁边摆着一堆酒心巧克力。

“嘿!”他转头看向他们,脸上是两团醉酒的红晕,“你们要糖果吗?”

“哈?”鹤丸国永听到后一怔,随即笑出了声。与三日月宗近对视了一眼,他走近了他,点了点头。想起了自己现在的身份是“小孩”,他忍不住笑了出来,在不动行光将一把巧克力抓到自己的糖果盒子里时,用手捧了一大捧放到他身边:“谢谢!”

“不用客气。”他醉醺醺地挥了挥手。三日月宗近刚走过拐角,却听到了一声欣喜的叫声:“三日月宗近!”

今剑一手抱着一个做出被劈裂效果的、泛出一堆红色絮状物的头盔,另一只手拿着糖果篮子。他身上穿着纸做的大号盔甲,上面涂着大片的血迹。见自己的装束成功地吸引了他的目光,今剑笑眯眯地说道:“岩融做的骑士铠甲!对了,你旁边的是——”

“我是鹤丸国永。”鹤丸国永透过衣服上挖的小孔看向了他。

“哦哦!”今剑盯着他们怀里的整盒糖果,大大方方地向两人伸出了手,“Trick——or——treat!”

“现在我们是小孩子,理应向你要糖才是。”三日月宗近微微一笑,仰头看着今剑。他撅起了嘴:“什么嘛,居然说出这种话,你好小气哟。”

鹤丸国永在一旁帮腔:“但现在是我们比较小啊,来,trick-or-treat。”

今剑眯起了红色的眼睛,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横抱起鹤丸国永一溜烟跑掉了。他一边跑一边叫道:“三日月宗近,你既然不给我糖果的话,那我就把他抢走啦!”

“喂——”三日月宗近错愕地看着掳走鹤丸国永的今剑,眨眼间他俩就隐没在了走廊拐角。在被抱着跑出一条走廊后鹤丸国永反应了过来,连忙喊道:“停停停,赎身赎身,我给你糖果。”

“这样才对嘛!”今剑在拐角将他放了下来,伸出两根手指,“我可是要双份的哦!”

 

等三日月宗近赶到时,今剑已经蹦蹦跳跳地离开了。鹤丸国永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放心,不,你还是别放心了。”

“嗯?”他看着他,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为了让大家体验到不一样的新奇口感,这次的糖果我特意买了一些激酸和超辣口味的,”一本正经地看着他,鹤丸国永说道,“你一会儿记得跟今剑提一句,我刚刚给了他那些。”

还没说完,一阵惨叫声传了过来,鹤丸国永猛地回头,然后立刻拉住了三日月宗近:“快快快快跑啊!”

发觉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做却还是顺从地被对方拉着逃离现场,三日月宗近频频回头看向今剑所在的方向,捏了捏鹤丸国永的手指:“听声音,这可不是能轻易了结的事。”

“没关系,谁让他没给我们糖果呢?等我明天见到了再陪个不是。”笑嘻嘻地不以为意,鹤丸国永与他来到了粟田口家短刀的门外。还没推开幛子门,两人就听到了里面的吵闹声。三日月宗近将门推开,结果看到了一团超乎意料的混乱。

见到门被拉开,被弟弟们的猜拳和吵闹弄得头昏脑涨的一期一振回头看到是他们两个,捂着额头叹了一口气:“不好意思,三日月宗近,鹤丸国永,让你们见笑了。”

“我们是来……送衣服和糖果的,”鹤丸国永看着一屋子闹作一团的成年人和站在旁边从体型上就被忽视了的一期一振,隔着外套挠了挠头。这时三日月宗近上前一步,鹤丸国永颇为担心地看向了他:“喂,你要做什——”

只见他将自己盒子里的糖果尽数撒了出去,一瞬间的糖果雨让室内安静了下来,接着是以包丁藤四郎为首的欢呼和迎接。喧闹之后注意力被吸引的短刀们将两人围到中间,鹤丸国永头一次感到了来自他们的体型上的压迫感。

“谢谢你们的糖果!”

“啊,这双眸子……难道是……”

“这两位是……”

“缠着绷带的是三日月宗近大人吧?”

“那旁边的那个幽灵是……”

“应该是鹤丸国永,刚刚一期哥都那么叫了。”

“真的变小了耶……”

“你们究竟在做什么?”三日月宗近问道。

“如你所见,能穿出去的衣服太少了。所以大家都在石头剪刀布,划拳决定谁能今晚出门。”一期一振苦笑着答道。

将吸血鬼的装束从盒子里取出,鹤丸国永说道:“这里有两套变装,如果需要的话,不用客气。”

“还有糖果啊!”包丁藤四郎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手里的盒子。鹤丸国永看着他,笑着说道:“我们现在才是孩子吧?万圣节应景的话,也该是向你们要糖才对啊!”

“说得也是。”一期一振从柜子底层拿出自己备下的点心,走路时差点被长长的巫师袍绊倒,五六个弟弟伸出手扶住了他。他将一整包递给了两人,鹤丸国永推辞了:“不用啦,刚才开玩笑而已。”

“现在又加了两套衣服,那么我们来继续决定吧——”刚赢了一局的信浓藤四郎胸有成竹地说道,旁边的人纷纷应和。

这时幛子门又开了,进来的是楚叶矢和大典太光世,两人从头到脚都盖着本丸里配发的床单,似乎是将一块一裁为二,也打扮成了幽灵。与三日月宗近他们俩一样,在送糖果的同时也带来了新的能解决部分燃眉之急的衣服——两套狼人猎人的装束。

 

前田藤四郎围着大典太光世说着说那,在一期一振的感激声里,三日月宗近与鹤丸国永离开了粟田口家短刀的屋子。在院子里,他们碰到了穿着明石国行的出阵服和内番服无精打采地坐在树枝上发呆的爱染国俊和萤丸。他们的家长根本没有准备万圣节的装束,搞得两人现在也兴致缺缺。

虽然好奇萤丸为何身为大太刀,居然身体也跟着短刀他们一起变大了,鹤丸国永憋住了没问。他好言好语地抚慰了失落的他们一番,留了一堆糖果。等从左文字兄弟那里回到房间后,月亮已经高高地悬挂在了天空。

鹤丸国永推开幛子门,走的时候虽然没有挂上玩偶,触发式扩音器却还是在的。在一片瘆人的笑声里他快手快脚地关掉了它,然后拉好门,将羽织外套脱下,拢了拢被汗水浸湿的头发。披上了很不合身的内番服后,他帮着三日月宗近将绷带一一解开,他也穿上了很不合身的衣服,将长裤卷了三四道。

将空了的糖果盒子摆到了角落。这时鹤丸国永忽然记起了什么,小手一拍脑袋:“哎呀……忘记给我们自己留了。”

“这倒不一定。”三日月宗近从地上拾起一粒被忽视的糖,那正是鹤丸国永变小前拿着的那颗。鹤丸国永迈着小碎步跑到他面前,看看糖果,看看面前的三日月宗近:“Trick-or-treat!这个总该给我了吧?别忘了,算年龄你可比我大。”

三日月宗近微微一笑,剥开糖纸,却将糖球含到了自己的嘴里。在亲吻上面前的人之前,他盯着鹤丸国永金色的双眸:“来捉弄我吧。”

舌尖触到了非常甜美的感觉,非常轻微的热力从体内散开。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两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回了原来的形体。双手抚上了三日月宗近的脸颊,鹤丸国永稍稍离开了他:“你说的?那我可要开始了。”

 

 

翌日大家都在打扫房间,一个个南瓜被叠起来送到了厨房。除了日常的各种值日和远征,今天审神者没有安排出阵,因此分出了一批人手收拾走廊和庭院。

在自己房里的烛台切光忠刚与歌仙兼定刚敲定晚上究竟是做南瓜粥还是南瓜饼,鹤丸国永便拿着自己的衣服过来了。

“哟!”他朝两人打了个招呼,坐了下来。歌仙兼定带着菜谱先行告辞,烛台切光忠看着鹤丸国永展开羽织,然后双掌合十:“小光,拜托你帮忙补一下!明天上午就要出阵了,长谷部说主人会安排我去。”

“鹤先生,”烛台切光忠忍俊不禁,“我就说啊,昨天看到的分明是你在自己外套上戳了两个洞……”

“那也是为了节日啊节日,”鹤丸国永舒了口气,晃了晃手指,“楚叶矢和大典太光世他们更有决心,直接裁了床单就出来了,现在估计也正在缝呢。”

“真是的。”烛台切光忠微笑着,也不知是在说他们还是在说鹤丸国永。他从抽屉里拿出针线盒,展开了鹤丸国永的白色羽织。这时,门外的墙壁响起了有规律的敲击声,隔了几秒,一期一振推门而入:“打扰了!啊,鹤丸国永,你也在啊。”

“下午好,一期一振。”鹤丸国永打了个招呼。只见他拿着半篮糖果,种类不一。一期一振走到两人中间,将篮子放下了:“这是我弟弟们昨天收到的糖果,早上他们商量了一下,觉得还是想和大家一起分着吃最好,也很感谢你们的心意。”

“真是太客气啦!”鹤丸国永笑着拈起一粒。那枚的包装是他相当熟悉的,和昨晚吃的那颗一模一样。他的笑容引起了烛台切光忠的注意:“怎么了?”

“没什么,”在两人的目光里他拧开糖纸,扔进了嘴里,“嗯,好甜。”

 

 


END

 

祝万圣节快乐·~·就是想写一个甜甜的本丸故事啊~



  • 举报帖子
喜欢 28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love song】 取名废,BL,大概就是顺丰和京东小哥的love song

42.结婚照

  回了民宿后顺丰和京东为了第二天能好好的玩便只是面对面的拥抱着,细细的亲吻了一会后便相拥而眠。   第二天醒来洗漱完后他们便在楼下买了早餐,到西栅景区售票处买了套票,乘坐公交先到了东栅。   万幸的是,天气很好,碧水蓝天的,很适合出游。京东和顺丰一人买了两个青团走在石板路上,看到河边全是低低矮矮的木式房子,从低垂的柳枝下看过去很有年代感。京东左瞧右看的,惊讶的发现这些房子里竟然能开一个小洞,从房

剑网3/明唐 《陆离》

(15)

“前辈,此二人皆是晚辈的好友,绝无恶意。晚辈确实有重要的事情告知,”无名说到,“前辈可知,陀老几位已经惨遭毒手。” “人在做,天在看,他们几人不过是为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赎罪而已,死有余辜。”说着,唐厉的目光未从陆烟身上离开。 陆烟轻笑一声,说到:“老前辈,好歹相识一场,人都已经死了,落井下石总是不太好吧?” 唐厉闻声大怒,一掌击向陆烟,陆烟措不及防硬生生挨了一掌,一口鲜血吐出来。 “明教之人,胆敢

[damijay]陷入

(36)野獸

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596414/chapters/23552640 長微博 http://wx2.sinaimg.cn/large/006xGz7cly1fep1xdsfeuj30c67eunez.jpg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