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127

【德哈】时间之芯 (0)

时间是个奇妙的东西。


0.
德拉科推开弗罗芒蒂钟表店的门的时候,戴着金色镶边眼镜的老钟表匠正在二十英尺高的梯子上修理一个坏掉的时钟。

“欢迎光临,真是意外——”老钟表匠推了推那副显然过大的镶着金色藤蔓眼镜,“马尔福家的小少爷,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他说话的同时一颗螺丝钉从他手中崩了出去,老钟表匠连忙用了一个漂浮咒将它捡回来。

“我只是随便看看。”德拉科昂着头慢悠悠地说,“打发下时间。”

他的目光被蓝色天鹅绒垫子上的一个陈列物吸引了,金色的圆形怀表,填了祖母绿的珐琅,德拉科伸手将它取下来,掂了掂分量。

大概是铜镀金的,德拉科想。

“哦,这样。”老钟表匠了然地晃了晃脑袋,“马尔福先生,这是当然的,随您的开心吧。”

德拉科瞥了他一眼,打开了手中的怀表。

老弗罗芒蒂的钟表店开在古灵阁旁边的角落里,连着一条灰暗的小街,直通翻倒巷,他的牌子挂了很久,黑漆掉了下来,露出木质的内里,破得跟奥利凡德的魔杖店有得一比,却很少有人光顾,毕竟那些新入学的年轻巫师们不会特意跑到钟表店买一块怀表带去霍格沃茨。

但弗罗芒蒂的钟表店是对角巷唯一一家钟表店。

又一颗螺丝从弗罗芒蒂的手底下崩了出来,老钟表匠惊呼了一声,这次德拉科皱着眉用一个无杖的漂浮咒帮他捡了回去。

“这些是什么?”德拉科指着怀表里的四个指针问。

“指针,亲爱的,他们是纯金的,最小的那个镶了绿宝石,多纯粹的祖母绿,是我前些年在中国火球的洞里发现的,那可真废了我不少劲儿。”

“我知道是指针。”并且我对你如何得到那颗绿宝石没有兴趣,德拉科感到自己被敷衍了,“我是问他们代表了什么,并且你不用费劲心机欺骗我这是一个正常的指示时间的怀表。”

“不过恰恰是那样的钟表最昂贵也最精致,麻瓜们总是把他们做的很好,我一直打算抽时间去瑞士看看,那些日内瓦的钟表店。”

德拉科觉得没有必要跟他废话下去了,他撇了撇嘴,打算合上那个怀表。

但是弗罗芒蒂又开口了。

“我不能说,亲爱的,这个怀表——只有你拥有了它才能赋予他们意义。”

德拉科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老钟表匠从可以移动的梯子走了下来,梅林保佑他终于修好了那个无论什么时候布谷鸟都不会弹出来的挂钟。

他将怀表从德拉科手里拿过来,小心地盒上放回天鹅绒的垫子里。

德拉科看了他一眼。

“那你可要好好思考一下怎么卖出去这个东西了。”他带了些许讽刺地说

“老弗罗芒蒂从不轻易卖出自己的作品,时间是个奇妙的东西,马尔福少爷,说实话我到现在还在后悔将上一个怀表卖给米勒娃•麦格,虽然那都是五年前的事了。”

已经走到店门口的德拉科停住了自己的脚步。

“你是说这五年你都没有卖出一块表?”

弗罗芒蒂兴奋地点了点头。

“时间是无价的,亲爱的。”

疯子,德拉科在心里冷笑了一声。“那个。”他指了指刚放回垫子上的怀表,“多少钱?”

老弗罗芒蒂眯了眯眼睛:“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您是要买下它?”

“当然,除非你觉得我负担不起。”德拉科露出一个假笑。

老钟表匠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将怀表从垫子上取下来交到淡金色头发的少年手中。

“记得每天上发条,马尔福少爷。”


  • 举报帖子
喜欢 8
收藏
评论 1

猜你喜欢

【闲散集】《忘渡一人》

15.

  “眼下虽只是猜测,但江湖风声又起,务要留心。”蓝曦臣转向蓝忘机道,“此行下山你二人隐藏行踪,途中如有异样,再唤思追前往。” 如今那一半阴虎符下落不明,众人捕风捉影,那民间歌谣所指不可不虑。虽然字句中并未提及蓝家,但云亦雾亦,倘有人要含沙射影,并非难事。何况含光君与夷陵老祖瓜葛颇深世人皆知,即便魏无羡自认行事坦荡,却也不能听任蓝家被牵连其中,眼下自是低调为宜。 “我们沿途也可打探下消息的来源。”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60)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剑道】快剑秦惘

卷二《剑魂白穹》13

之二   叶问苍支支吾吾说了句“没有”,又唯恐不够笃定似得加了一句“前世我跟你根本不认识”,就匆匆忙忙抱着那把纯阳剑逃走了。 温白穹在叶问苍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了些许失望的神色来,看着那剑灵落荒而逃的模样,不禁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小声道:“就算你承认了,我也不会说什么啊……” 叶问苍抱着剑逃出去一段路,才意识到自己忘记把那把重剑带出来了,于是只好硬着头皮又回去,把重剑也一起带上。幸好,他回去的时候温白

屋檐下的猫
谜の签名栏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