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80

【川吉良】弗拉季米尔的等待 (4)

04

据说人的一生会遇到2920万人,对于川尻浩作而言,吉良吉影只是普通的2920万分之一,然而却逐渐引导着他的生活转向不一样的方向,等他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自己早已偏离原先的道路很远。

比如,此时此刻,坐在旅馆双人床的床沿上的川尻,根本想不出自己获得这个出差机会的原因。

他的业绩很普通,既不显眼也不到挨批的程度,怎么也不可能拿到可以当做是旅游的出差机会;更想不到和他同行的会是吉良吉影。

大概是突如其来的大雨的缘故,川尻觉得整个世界都仿佛安静了下来,在这个不大的双人房里形成了一个天然的隔离罩,将他和吉良包裹其中。川尻虽然有些迟钝,但是好歹也反应过来,自从他和吉良相遇之后,仿佛就有一道无形的线将他们牵扯起来,似乎无论做什么事,他只要抬起头,总能在不远处找到吉良吉影。

真是……不可思议啊。

雨水打在窗玻璃上的声音打断了川尻的思维,他从床边站起来,走到拉好窗帘的落地窗边,撩起窗帘的一角,看向窗外。

窗外面是黑漆漆的世界,除了瓢泼的雨水,便只看得见一排排亮着的摇摇欲坠的灯光。

想来街道上也没有行人。骤雨和荒漠其实都是一样的,它们将人与人之间隔开一道距离来,距离是远是近,则是未知的。

“川尻先生?”吉良的声音将他的思绪从远处给拉回来,川尻回过头,抓着窗帘的手还没放下,就看见刚刚洗完澡出来的吉良只在腰际围了一条浴巾,还往外蹭蹭冒着热气的身体就这么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吉良先生,衣服不穿上的话,会生病的吧。”川尻稍微别开脑袋,走到沙发边将吉良的衣服扔给对方。

吉良接过之后却没有立刻穿上,反而走近川尻的身边,平视着对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川尻先生,你在害怕。”

“……”川尻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该你去洗澡了,川尻先生。”

于是他狼狈地近乎逃跑一般进了浴室。

热度适中的水喷洒在他的脑袋的瞬间,川尻觉得自己的脑袋总算是清醒了一些,蒙了一层水雾的镜子里映出川尻不算有精神的模糊的脸。川尻将镜子擦干净一片,看着自己熟悉却又莫名感到陌生的脸,开始回忆起自己与吉良之间的一切来。

川尻浩作最大的愿望就是平淡而低调地过完一辈子,也许在他人眼里很没有志气,但他的的确确从小就是抱着这个愿望活着的。然而吉良的出现就像是不可测的原子,永远无法知道他即将采取什么样的行动,而这种行动又会对他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不过,现在最好的做法便是什么也不做才对。川尻想着,将脑袋埋在喷洒的热水之中。

等他洗完澡出来时吉良已经在床上穿着睡袍躺着了,房间里的吊灯被他关了,只开了床头的一盏小台灯,台灯的灯光照出一片暖黄色的区域,刚刚好将他的脑袋包裹起来。吉良的手上拿着那本《等待戈多》,书是川尻放在床头柜上的。

“吉良先生。”躺下的时候床陷下去一小块,川尻说,“你很喜欢看这本书啊。”

吉良的眼睛从书里抬起来:“之前我说过的吧,它很对我的胃口。说起来,川尻先生看完了吗?”

“嗯。”并不是多长的一本书,他只花了数小时的时间就看完了,不过说实在的,大概是真的在文学上没什么天赋的缘故,川尻完全没明白这本书到底写了些什么。

“那,觉得好看吗?”

“唔……”他装作思考的模样,事实上,只发出了一个音节,就再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于是气氛就这么僵持住。

不过吉良早已不是第一天认识他,也没等待他的答案,反而将书合起来,一只手弯曲着撑着自己的脑袋,又笑着问了第二个问题:“川尻先生觉得,‘戈多’到底是什么呢?”

这个恐怕更加不明所以。川尻思前想后,却也不知道答案到底是什么。他转过脑袋,在那么个一瞬间的时间里,看见吉良嘴角噙着笑意,笑意却没有到达眼底的模样忽然觉得自己内心某处被轻轻地戳中了一下。他下意识地张开了嘴,发出一个意味不明的音节来,不过很快就停下了。

我想要说什么呢?川尻想。

“吉良先生,是怎么认为的呢?”川尻将问题反抛过去。

“我吗?”吉良皱起眉头来,似乎没有料想到川尻会反过来问他,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我一直觉得,就像每个人眼里都有不同的哈姆雷特一样,‘戈多’对于每个人而言,也不是相同的象征啊……有人把它看作希望,或是看作死亡,这些都解释得通,对于我而言的话……”

话没有说完就被他咽了下去,川尻等待着答案的同时,感觉到吉良的手搭在了他的手背上。

川尻的眼神灼热地粘在了吉良的手上。

“川尻先生啊,”吉良靠近过来,呼出的气息喷在他的脸上,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川尻,用极其缓慢的语速问他,“对你而言,是什么……?”

我该推开他的。在吉良的嘴唇贴上来的那一刹那,川尻在心底这样想。

但是屋外的雨声掩埋住了他的所有念头,渐渐的他的脑袋里什么思绪也没有了,大脑恢复到一片空白的状态,只剩下雨声在他的脑袋里回响,就像那日在西餐厅里听到的离别曲一样。

川尻忍不住反扣住吉良的手,让对方的手和自己的手十指交叉扣在床上,另一只手则绕到吉良的身后,搂住了对方的腰。

“唔……”

吉良闭上了眼睛,川尻发现两人的距离近到他可以轻而易举地看清楚吉良的睫毛,亲吻所带来的颤抖从他的腰部一直传到他的睫毛上,让他感到一阵莫名地怜惜。

于是他加大了自己的力度,轻而易举地撬开吉良的牙关,让自己的舌头滑了进去。

到最后,他还是没能弄清楚对于吉良而言,“戈多”到底意味着什么。


  • 举报帖子
喜欢 2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血之楔》(三日鹤,伊达组亲情向,多人)

(50)

本子通贩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48054392905 第五十章   “花的香气……”鹤丸国永喃喃重复着他的话。小狐丸啧了一声,他想到了公爵家的花园,也明白了鹤丸国永此行的用意;听弟弟简要描述过谋杀案前后经过的三日月宗近同时想到了这点。 “光忠,烛台切光忠——就是被指控的吸血种说过,他最后留下印象、同时也是他被发现的地方是花园,”鹤丸国永慢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90)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今天的我也在思考如何脱离五剑世界

(3)

然而我不能。 因为我是支撑这个五剑世界的根基——无剑。 第三回   我找来了刚属性的白虹剑,然后又去找柔属性的。柔属性除了金铃索之外,我搜肠刮肚想了一圈我能找来的能打的……好像只有毒龙银鞭。 我对金铃小天使说道:“金铃儿,你一个人独当一面行不行?” 金铃索看着我冷冷道:“我只是一朵三花聚顶。” 拒绝得真干脆,丝毫不给我面子,真不愧是大家公认的金铃小天使。 我迫于无奈只好去找了毒龙银鞭。虽然这货脾气

夷羊行者
冷门狗,历史狗。脑洞大,挖坑永远比填坑快。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