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11-27
阅读 54395

【狗崽】那些年,背着灯笼鬼搞事的日子

#含有微量晴博#

#我在搞事情啊!!#

#伪车注意#

上接:那些年,跟着姑姑拐孩子的日子

自述:灯笼鬼

笔录:判官

后期整理:雪女

是这样的,我觉得,身为一个灯笼,我的本职任务就是守护主人的房门,燃烧着自己来提醒那些不长眼的小偷歹人——此屋有人,靠近者乱舌舔死。

当然,就算屋子里住的是能够秒天秒地的大妖,只要把我搁在门口,我也应该负起责任。

姑获鸟大人把我放在了大天狗大人和小妖狐——那个时候算是小妖狐,他们俩的门口。

我就规规矩矩每天站岗,虽然飘来飘去还吐着舌头看上去很不正经。

但我真的是在很正经地燃烧着自己去守护他们的,真的。

我没想到,屋里这俩是不要脸的小白眼狼,完全不在意本妖的感受,那天,那天,那天!不好意思判官大人,我的灯油快没了,麻烦给加点……

……

好了继续,那天大天狗大人回来,身后跟着长大了不少的小妖狐和阿妈。

阿妈给小妖狐买了新衣服,小妖狐穿上真的是好看极了,像是个待嫁的小媳妇似的……噢我知道这样说可能有辱妖狐大人的形象,但是他垂下耳朵由着阿妈摸头的样子真的是乖巧极了,加上大天狗大人当时浑身散发着莫名的抖S气场,我可不把小妖狐当成小媳妇吗……偷偷说一句,阿妈摸小妖狐脑袋的时候,大天狗大人暗戳戳瞪了阿妈好几眼,我绝对没有看错。

阿妈走之后,大天狗大人一把扯过小妖狐,拽着他往屋里去,临近门的时候看了我一眼。

我当时真的只是很乖巧地飘着,虽然嘴巴里一直响着prpr的声音有些不怀好意,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天狗大人看了我一眼之后……就,就把我给吹灭了啊!

“扑”的一声,我就灭掉了啊!

然后大天狗大人似乎很满意地点了点头,带着小妖狐进屋去了。

我当时想方设法地重新点亮自己,但是未果。正想着要不要去找座敷借个火的时候,屋里突然传来一声木凳倒地的声响。我心说活该,让你们不留火,这下绊着腿了吧……但幸灾乐祸没多久屋里又是一声巨响,吓得我差点甩掉舌头。

估摸着是里面那俩妖摔在一起了。

我第一次怀疑起了那两个妖的生存能力。

不就是没了我吗,怎么还都成瞎子了。

这要是遇到夜袭不跟小鸡仔一样一会儿就被抓去炖了?

我深深担忧起来,同时抬眼看向了悬在夜空中明晃晃的月亮,那月亮可真漂亮啊,照得整个庭院都亮堂堂的……哎,好像有什么不对……

就是啊,月亮那么大,里面那俩妖还能摔一块儿去,他们就是瞎!哎雪女大人您为什么这样笑,看上去有点阴阴的。

不过当时我没注意到这一点,还为里面那俩妖深深担忧着,守着门口不敢动,怕真遇到什么夜袭。

那声巨响之后没多久屋里又响了一声,像是衣服被撕烂的声音,我想起来大天狗大人和妖狐大人身上穿的衣服,由衷惋惜了一番,多好的衣裳啊,烂了就只能给我当燃料了……这样想想还有点小激动……雪女大人您不要再笑了,我并不是在讲笑话。

后面那俩妖好像一起躺被窝里去了,我听到妖狐大人说了声让大天狗大人把手拿开,估计是大天狗大人压着妖狐大人了吧。

然后……然后……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我好像听到妖狐大人哭了,很小声很小声的那种,还一直不让大天狗大人碰他的尾巴。

对了,还有那种“噗嗤噗嗤”的水声,我一直都很纳闷,大天狗大人和妖狐大人为什么要在半夜玩水呢……妖狐大人小的时候可没有这种情况……果然妖长大了就会变得很奇怪吗?真是对得起妖怪的怪字啊……

嗯?雪女大人您问第二天有什么异常吗?似乎没有什么,只是大天狗大人腰间的那个面具,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啊,我总觉得那个面具的鼻子更长了……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大天狗大人为什么这么喜欢戴着这个面具,而且妖狐大人那天之后好像看到那个面具就会迷之脸红?

反正我是忍不了每天晚上被吹灭的滋味了,我已经跟姑获鸟大人报告过了,以后就去座敷童子门前站岗了,没灯油的时候还可以跟他借点鬼火……

嗯,我所知道的就是这些了,没什么别的事情的话我就去找座敷童子了,两位大人再见……哎判官大人,我这句话您可以不用记录下来的……好吧,那我就不说话了。


判官在把这份报告拿给阎魔看的时候用朱笔在后面补充了一句。

——灯笼鬼是个纯洁的鬼,值得阎魔大人信赖。

但是阎魔大人表示她和判官的房间门前也不需要夜夜亮着个灯笼鬼,他们屋里的动静可比大天狗和妖狐那里的更诡异。


雪女整理版本:

灯笼鬼第一次被吹灭的时候,阿妈给妖狐换了一件新衣裳,那件新衣裳衬得妖狐更加的好看了,当然了,妖狐本来就是妖媚的种族,说他漂亮也完全不是什么怪事。

阿妈对这样的妖狐肯定也喜欢得紧,我们都知道阿妈是个不折不扣的颜控,虽然我们平时都给她面子不吱声。

所以阿妈就去摸了摸妖狐的脑袋,这就让我们的大天狗大人不快了。

毕竟妖狐还是个小崽子的时候是被大天狗大人一直带着的,大天狗大人胳膊上那些被小妖狐咬出来的牙印都可以证明。

所以我们毫不怀疑大天狗大人对妖狐有了占有欲。

那是他奶大的崽儿,不能随随便便就被阿妈摸脑袋。

吹灭灯笼鬼,只是为了更好的去惩罚在阿妈面前表现得异常乖巧的妖狐。

——妖狐怎么能这么乖乖被驯服。

如果当时有台词的话,大天狗大人一定是这么想的。

——要驯服也是被吾驯服。

所以妖狐被大天狗大人拽进了屋。

在妖狐想要从大天狗大人强势的桎梏下挣脱的时候,不小心踢翻了木凳。

妖狐的挣扎激起了大天狗大人强烈的征服欲,他扼住了妖狐的下颌,凑了上去,应该是想要给妖狐一个足以永生铭记的吻。

但是妖狐躲开了。

并且抬腿绊住了大天狗大人的腿,在一起摔倒的时候扯住大天狗大人的衣服,迅速交换了姿势,让大天狗大人做了肉垫。

便是灯笼鬼在外面听到的那声巨响。

妖狐跨坐在大天狗大人的身上,垂眼看着大天狗大人,脸上满是得意的笑。

应该说,大天狗大人在妖狐这里已经吃了不少的亏了。

所以这次大天狗大人要连本带利一起讨回来。

他伸出手去,毫不留情撕开了妖狐的新衣服,在妖狐措手不及的时刻。

撕破的衣服顺肩滑下,堪堪停在了一个暧昧的位置——借着月光,胸前两点若隐若现。

妖狐俯下身去,却不料被大天狗大人腰间的面具抵住了小腹,顿时僵在了那里。大天狗大人趁机摁倒了在他面前丝毫不乖巧的妖狐,面具的凸起顶在了一个更为尴尬的位置。

大天狗大人将妖狐的衣物一点点褪去,张开双翅挡住了妖狐的身体——他不想跟任何人分享妖狐的躯体,就连月光都不可以。

手,放在了妖狐的胸前,尽做撩火之事。

妖狐小声的抗议进入耳中也只是一声软到蚀骨的调剂。

大天狗大人翻过妖狐的身体,抚摸上他的尾巴,那个面具也丝毫没有闲着,似乎到了这个时候,才有了用武之地。

身体一点点被拓开,像是在开拓一块肥沃的土地。

泉眼在土地中央,深探下去,水流渐渐润湿了临旁的土壤。

大天狗大人用他的面具打了一口井,自己则去品尝了井中的甜美。

他在跟妖狐做很快乐的事情。

快乐到妖狐都哭了。

这不是搞事。

这只是每个妖怪的成长必经之旅。


雪女整理完之后转手就把报告拿给了八百比丘尼。

没几天寮里的女孩子就人手一份了。

有天博雅不小心看到了这份报告,便夸了雪女一句。

——这个小作文写得真不错……不过,打井是什么意思?大天狗为什么要在妖狐身上打井?还是用面具?

一旁的晴明听到后,拽走博雅身体力行地去教了他什么叫做打井。

事后雪女看着抱着弓吭哧吭哧生闷气的博雅,真心想扒一套御魂给他穿上。

博雅大人,您可多长几个心眼吧。


  • 举报帖子
喜欢 92
收藏
评论 7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54)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90)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89)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