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10-31
阅读 11164

【瓶邪】海的儿子

(一)


“今晚的月色……皎洁呢!”


吴邪趴在露出海面的一块礁石上,手托下巴仰头看着空中一轮圆月。夜空渺瀚,皓月清辉,月光柔柔地洒下来,给他裸露的上半身镀上一层糖霜般的银色。


在一百岁生日的这一天,吴邪终于成年了。作为一个成年人,不,成年鱼,吴邪第一次被允许游离极深海底,来到海面上。


他从小被族里的长辈教导,岸上有一种叫做人类的危险生物,他们用两条腿走路,用双手和轰鸣着的叫做船的怪物捕捉海洋生物,他们残忍又贪婪,一定要远离他们。所以吴邪只敢远远地望着岸上那新奇的世界,并不敢靠近。


岸上灯火迷离,和海底明珠的莹白亮光不同,岸上的光是带着诱惑的暖黄色,依稀可见建筑物的轮廓,还有和海底完全不同的植物,这陌生的一切都勾起了吴邪强烈的好奇心,让他不知不觉中想要靠近。正当吴邪心里好奇和惧怕的天平在剧烈摇摆、犹豫要不要游近一点看看时,他听到了一阵悠扬的笛声。


笛声从岸上传来,被海风吹散在寂静的夜里,飘飘渺渺的,像轻薄的纱,丝丝缠绕着吴邪。尽管听不真切,但吴邪仍能依稀分辨出,这曲调非常好听,比海底最高级的音技师的笛声还好听。


也许是人鱼天生对音乐有好感,吴邪像受到蛊惑般,离开了掩住身影的那片巨大礁石,小心翼翼地向着笛声的方向游去。


他心里还是有些忌惮,不敢靠太近,和岸边保持着大概十米的距离,双手扒着礁石,偷偷探出半个脑袋,搜寻着笛声的来源。在月光的照耀下,他看到一个人类闲闲坐在沙滩上,一条腿屈起,闭着眼睛在吹笛子。他的衣服是吴邪没有见过的样式,勾勒出好看的身形和一双长腿,衣服上的饰品在月光下折射出点点亮光。


吴邪借着月光仔细打量着那人的样子,皮肤很白,额前的刘海微长,鼻梁高挺,一双薄唇微抿着凑在笛子边,修长的手指在笛孔上轻轻按动。月光流动在他身上,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清冷又柔和。


他长得可真好看啊……吴邪在心里默默地想。


温柔如水的笛声还在继续,悠悠扬扬,离近了听更是悦耳,吴邪只觉得那笛声像是一双温柔的手,在他心上拂来拂去。


正当吴邪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时,那人闭着的双眼突然睁开了,向吴邪藏身的礁石处看来。吴邪心里一惊,嗖地一下沉入水面,闭紧了双眼,贴着礁石一动都不敢动。


他看到我了吗?他会不会要来把我抓去吃了?妈妈我好怕……他紧张得双手都无意识地用力抠住礁石壁,只能听见自己怦怦的心跳,眼前只剩那双淡然的黑色眸子,深邃得像要看到他心里去。


不知过了多久,吴邪渐渐冷静了下来,他缓缓睁开眼睛,仔细聆听着周遭的声音,发现笛声已经停止了。他在心里给自己打了打气,转了身子悄悄把半个头露出水面,向着刚才那人坐的地方看去。


什么都没有了。


说不清是失落还是庆幸,吴邪也没了再多观察观察岸上景色的细致,转头向海底深处的家里游去。


(二)


“笛子吹得那么好听的人……一定是好人!”吴邪躺在床上,尾巴一甩一甩地拨弄着床帐上的穗子,手里拿着个海星捏来揉去。


“少、少爷,别捏了……胳膊要、要断了!”名叫王盟的海星龇牙咧嘴。吴邪听到他的哀嚎总算手下留情,没有继续“蹂躏”他。


被随手扔在床尾的王盟抬起“手”来揉揉眼睛,道:“少爷,您见到人类了?”


吴邪点点头,道:“他坐在海边吹笛子,吹得特别好听!”


“少爷,不是王盟要扫您的兴,可人类真的很危险啊,会把您捉走吃了的!您还是离他们远点好。”王盟苦口婆心地劝他。


“老子才不怕呢,区区一个人类还能抓得住我这人鱼小王子?”吴邪嘴上逞强,可心里还是没什么底气,脑海里只余那双黑瞋瞋的眼睛,仿佛有魔力般,要把他吸进去。


第二天晚上,吴邪犹豫着在海底游了好几圈,终是没有战胜自己的好奇心,甩甩尾巴,向着海面游去。


果不其然,昨晚见到的那人依然坐在同样的位置上吹着笛子。今天他换了一首曲子,不像昨日那般悠扬婉转,而是带着几分清越、几分昂扬,听来也别有一番滋味。


吴邪还是躲在昨天藏身的那块礁石后,仔细规划了一下万一那人对他不利时的逃跑路线,而后缓缓地探出头去——对上眼睛了!他在看我!


吴邪打了个激灵,这次鼓足了勇气没有再遁下水面,睁大眼睛回望了过去。那人的笛声顿了顿,随即又闭上眼睛,继续吹了下去。吴邪像受到鼓励一般,心里的害怕也消散了不少,便大着胆子又探了半个身子出水面,趴在礁石上静静地听着笛声。


今晚的月光依旧很美,温柔地笼下来,照着岸上的吹笛者和海中聆听着的人鱼。浪花轻轻卷起,海浪声给这曲月下独奏更添一分静谧。


不知过了多久,一曲吹毕,那人放下笛子,向着吴邪望过来。沉浸在笛声中的吴邪堪堪回神,见对方正盯着自己看,便鼓起勇气向他挥了挥手,道:“你好,我叫吴邪。”他想了想,又补充一句:“我一点都不好吃哟。”


“……”


吴邪见那人不理他,以为是离得太远了对方没听清,索性从礁石上跳下来,又游近了些。如果他老爹知道他就这样没心没肺地靠近岸上生物,一定会气得关他一周的小黑屋,还不许他吃最喜欢的贻贝。


吴邪凑近了,肩膀以上都露出水面,冲他一笑,坦率地说:“你的笛声真好听!”


那人看着海中的吴邪,头发湿漉漉的,眼睛也湿漉漉的,脸上挂着无害的笑容。“张起灵。”他沉声吐出三个字。


“是你的名字吗!”吴邪有些惊喜,和人类交谈的历史性的第一步已经迈出了,果然没有什么能难倒我哈哈哈!他暗自得意。


“那个,张……张小哥,”吴邪终是没敢直呼他名字,“你每天都会来这里吹笛子吗?你家在哪里啊?有空来我家玩吧,我有好多好多好吃的,可以送给你吃!不行……你是人类,不能到海底去的……”吴邪兀自叽叽喳喳地说着,张起灵只是静静地听着,目光都柔和了几分。


那一晚,张起灵在岸上吹着笛子,吴邪在水里缓缓地游来游去,直到月上中天。连静止的月光仿佛都流动起来,水面清辉荡漾。


自那以后,吴邪每晚都浮到海面上来听张起灵吹笛子,他每天吹的曲调不同,却都很好听。吴邪有时听得入迷,竟会不自觉地跟着唱起歌来。人鱼天生的好嗓音与笛声相应相合,宛若天籁。当然,吴邪也不会免费听他演奏,时常带些海底的珍奇点心或者贡果,与张起灵分享。


(三)


经过连日来的相处,吴邪已对张起灵彻底放下了戒心,有时还敢跟他开开玩笑,趁他闭着眼睛时掬起海水往他身上撩。张起灵也不恼,偶尔沉下脸来看他一眼,吴邪就会像恶作剧得逞的小孩子一样吐吐舌头,装傻冲他一笑。


一夜,吴邪仰面躺在水上,尾巴轻甩着慢慢游动,喃喃道:“小哥,可惜你是人类,不然就能下水来陪我一起玩了……”


张起灵听了一言不发,默默站起身来,开始脱衣服。


吴邪愣住了。虽然他不穿衣服,但也知道人类是不能随便在别人面前脱衣服的,别鱼面前也不行。所以当张起灵三下五除二脱得只剩一条裤衩站在他面前时,他脸上一下子有些发烫,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看了。


张起灵脱了衣服,矫健的身体沐浴在月光下,流畅的肌肉线条美感十足。吴邪想看又不好意思看,别过脸去偷瞄几眼,只觉得小哥看上去非常……好吃。


吴邪啊吴邪你怎么就知道吃!他甩甩脑袋,把脑海中奇怪的想法赶走。正胡思乱想着,张起灵已经伸展身体,纵身一跃,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完美弧线,扑通入水。吴邪被溅了一头一脸的水花,待张起灵绕着他游了一圈,他才回过神来:“小哥你会游泳?!”


“嗯。”张起灵点点头,像展示般又绕着他游了一圈。吴邪见他动作流畅自如,十分娴熟,忍不住玩心大起:“小哥,我们来比一比谁游得快好不好?”


张起灵不答,向他投去探寻的目光。


吴邪指着几百米开外的那篇礁石道:“把那儿当终点,在此之前你若能抓到我,就算你赢,反之我赢。”


张起灵心念一动,面上却不露声色,淡淡地问:“赢了可有奖励?”


“奖励啊……”吴邪歪头思考,一颗水珠顺着他的脖颈滑过,落在锁骨上的窝里,“这样吧,如果我赢了,你就教我吹笛子,你赢了的话,嗯……我收藏的宝贝随你挑一件,行不行?”吴邪觉得自己从小生活在水中,又有方便游泳的鱼尾,算是占了先天优势,这下自己可是赢定了。


张起灵点点头,算是答应下来。


“那准备好,三,二,一!”话音刚落,吴邪尾巴一甩,像只离弦的箭般率先弹了出去。他伸展身体,尾鳍有力地摆动着,胳膊也配合划动,不一会儿就游出去老远。他心里正得意着,已经开始想象跟着小哥学吹笛子的情景了。


他回过头去想看看自己把张起灵落下多远,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只见张起灵正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赶了上来,离他只有几米之遥!吴邪这下可不敢再轻敌,回过头来尽全力往前游去。不是他心疼自己的宝贝收藏不愿送张起灵,只是小小的好胜心被激发出来,不愿输给对方罢了。


可是张起灵越游越快,没一会儿就赶上吴邪,伸开双臂去捉他。触到滑溜溜的鱼尾,只觉得手感不能更好。只可惜鱼尾太滑,被吴邪扭扭身子逃脱出去。他调整了一下姿势,继续他的“捉鱼”大业。


就在吴邪手要触到终点的礁石时,张起灵大力地从后面拦腰抱住他,带着他浮出了水面。吴邪挣扎两下扒着礁石喘粗气,喘够了又笑:“小哥你真厉害,没想到你游这么快!是我输了。好了好了你可以放开我了,我吴邪愿赌服输,不会逃跑的。说吧,你想要什么宝贝?”说着拍拍他的手臂。


张起灵一直没松手,抱着他的腰把他抵在礁石上,此时又搂着他往上带了带。他回想着刚才触到的鱼尾滑溜溜的触感,看着吴邪蕴着笑的眼睛,湿漉漉的头发,还有脸上身上星星点点的水珠,蘸着月光,滑过他的脖颈,胸口,乳/头……沉沉地吐出一个字:“你。”随后就没有丝毫犹豫地,吻上了他的唇。


吴邪一下子呆住了,愣愣地张着嘴来不及合上,任张起灵的舌头伸进来攻城略地。张起灵搂着他,霸道又不容置疑地亲吻着,柔软的舌头像一尾灵活的鱼,在他口腔中游弋。吴邪呆愣半晌,终于想起来要回应,也抬手拥住张起灵,加深了这个吻。


一吻作罢,处鱼吴邪已气喘吁吁。他看着张起灵泛着水泽的嘴唇,忍不住又凑过去,轻轻蹭了蹭。张起灵和他额头抵额头,抬手轻轻抚了抚吴邪发红发烫的脸颊,近乎耳语般低低地道:“明天晚上,还在这里等你。”


“嗯。”吴邪低头应声,不好意思去看他的眼睛。


可是第二晚,吴邪在礁石上一直坐到明月西沉,天边泛起鱼肚白,张起灵都没有出现。



(四)


第二天晚上,张起灵仍是没有出现。


第三天晚上也没有。


吴邪心烦意乱,整日在寝宫里转圈圈。王盟见他这幅样子很是忧心,又不知该从何劝说,只能小心翼翼地挪动手脚蹭到吴邪肩头,一脸英勇就义状道:“少爷,您要是实在心烦,就……就揉我吧!”


吴邪转头看看那战战兢兢一抖一抖的海星,又好气又好笑,抬手把他扒拉下去:“谁稀得揉你,别添乱!”


王盟打了个滚,心里很是委屈——好不容易主动献身一次主子还不领情……他组织了一下语言,还是开口道:“我说少爷,您就别想着那个人类了,人类没一个好东西,况且他们寿命那么短,又为世俗桎梏,您就别……”


“行了行了,你别说了,”吴邪摆了摆手,“我知道了。”


王盟松了口气,没想到自家那倔起来八头鲸鱼都拉不回来的主子竟然被自己三言两语劝动,觉得自己简直可以去参加虾兵蟹将辩论队了。


可吴邪向来不是盏省油的灯。他早就有了主意,当然要先稳住王盟了,不然他要是向老爹告状,关了自己小黑屋那还了得。他装作一副已经放弃的样子,等王盟放松下来开始打盹儿,就悄悄地溜了出去。



第一次在白天浮出海面,吴邪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明晃晃的日头晒得他心里发慌,可他想起张起灵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睛,还是鼓起勇气向岸边靠去。


白日的陆地喧嚣热闹,今日尤甚。岸上不知有什么活动,阳棚凉椅摆了一处又一处,像在举行露天宴会。吴邪借着礁石的掩护,小心翼翼地凑近,极目望去。人鱼本就天生视力超群,虽然距离很远,但他仍能看清在岸上集会的一群人的面容。


本来他是不抱任何能找到张起灵的希望的,毕竟天地之大,哪有那么巧他正好出现在岸边。可当他的目光扫到宴会中央的一张大桌时,他不禁呆住了。


精致的华服,英俊的面容,还有那双淡然的眼睛,不是张起灵是谁!吴邪心下一喜,可随即又一股气闷涌上心头——老子等了你三个晚上,你却在这里花天酒地!你这混球,真是气死鱼了!待他看清张起灵对面坐着的是个盛装打扮的女人,顿时怒火燃得更旺,原来还是跟漂亮的雌性生物花天酒地!天真单纯不谙世事的小人鱼还想不出放鸽子、始乱终弃、脚踏两条船这些词,他只觉得胸中燃着一团火,烧得他生疼。


他又远远地看了张起灵一会儿,最终转过身子,甩了甩尾巴,向海底游去。



那厢醒了盹儿的王盟到处找不到自家少爷,急得团团转,正犹豫着要不要去禀告老爷,就看见吴邪没精打采地游了回来。王盟赶紧迎上前去,问道:“少爷您这是怎么啦?”


“咳,别提了,”吴邪垂头丧气道,“刚才去小花家赌牌解闷儿,输了老子五十斤贻贝。”说着就一下子躺倒在大床上,一脸痛心疾首。


王盟对主子的话不疑有他,“那就好,我还以为您去找那人类了,可把我吓死了。”


“哎你就别瞎操心了,快点该干嘛干嘛去,我要睡觉了,别来吵我。”吴邪不耐烦道。


王盟见他并无什么异状,这才退了下去。



吴邪在床上翻来覆去了一会儿,还是决定要去找张起灵,至少要问清楚他到底是怎么想的,还有那一晚的吻……只是在开玩笑吗?想着想着,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他脑海中形成。


他睡了一小会儿,等大家差不多都歇息了,才从柜子深处翻出地图夜明珠,开始查询黑瞎子的住处。


黑瞎子是这片海域有名的巫师,相传法术高强,脾气古怪,在吴邪还是一条小鱼时就听说过他,却从未得见真容。吴邪看着夜明珠上显示出来的路线,偷偷摸摸地出了门。


黑瞎子住得可真他娘的远啊!吴邪跟着浮在前面的夜明珠,游得气喘吁吁。他越游越深,越游越远,四周环境也愈发幽深。深海植物长得千奇百怪,各种丑到姥姥家的鱼更是吓人,吴邪看着这些长得随心所欲的半个同类,默默庆幸自己没有长成这副鬼样。


等夜明珠的光变得愈发明亮、开始一闪一闪时,吴邪停下来抬头看看——目的地终于到了。眼前是一座漆黑高大的宫殿,隐约闪着紫幽幽的光芒。吴邪咽了咽口水,鼓起勇气游了进去。


宫殿内部倒不像外面看上去那么可怕,也亮堂了些。院子里遍生着硕大如缸的奇异绿色植物,看上去像是……青椒?


吴邪游到门口,抬手轻轻扣了扣门:“有巫在家吗?”


门吱呀一声,自己开了。


吴邪看着黑洞洞的屋里,心里打了一会儿鼓,还是壮着胆子游了进去。刚一进门,屋内的夜明珠就自动亮了。厅后传来桀桀一阵怪笑,吴邪吓了个哆嗦,颤声问道:“你好,在下吴邪,找黑瞎子巫师有事相求……”话音刚落,一个黑影嗖地闪到吴邪面前,差点贴上他的鼻子,吴邪惊得后退了几尾,才稳住身子。


只见一个一身黑衣、目遮黑纱的人站定在吴邪面前,上下打量他一番,自言自语道:“你就是吴邪?不错不错,果然鱼如其名。”吴邪还没来得及开口问他怎么知道自己,就听他继续道:“说吧,来找我什么事?”


吴邪说明了来意,黑瞎子又桀桀笑了一阵:“所以你是想上岸去找你情人?啧啧,真是勇气可嘉。”


“什么情人,你别胡说八道!”吴邪脸红,这瞎子瞎说什么呐!太不靠谱了!


黑瞎子不理会他的窘迫,继续道:“不过这鱼尾换腿的魔药可是相当珍贵,得到它可是要付出代价的。我要你用你的嗓音和日后行走时刀割般的痛楚作交换,你可想好了?”



(五)


精明如吴邪,他的想法总是出巫意料的。


“我想好了,我拒绝,打扰了,再见。”吴邪向黑瞎子点点头,转身游了出去。


黑瞎子站在原地目瞪口呆,过了好一会儿才像是终于反应过来,哈哈哈哈地笑弯了腰。


这时,从屏风后缓缓现出一个身影,正是张起灵。


“哑巴,你可都听见了?哈哈哈哈,你看上的这小家伙还真是有意思。”黑瞎子调侃道。


张起灵不答话,面色有些不虞,招呼也不打一声,大步向外走去。


“哎哎哎,你可别怪我不帮你啊,是你那小情儿太鸡贼了,不做亏本买卖!”黑瞎子冲着那个背影喊道。



那厢吴邪正气鼓鼓地顺着回家的路游去,在心里把黑瞎子唾骂了一万遍小气抠门。不就是一瓶药嘛,竟然要用老子的嗓音来换,没了嗓音见了那三棍子打不出个屁的死闷油瓶还怎么骂他?看着他和美女花天酒地在旁边干瞪眼?还行走时刀割般的痛楚,哼,老子凭什么为那混蛋受这份罪!这死瞎子当我是傻的?


吴邪越想越生气,他想象了一下张起灵和美女共进晚餐、有说有笑,而自己像哑巴一样站在旁边还走一步痛一下的情景,更觉得肺都要气炸。混蛋,老子才不去找你呢!


他正往前游着游着,突然边上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吓了他一跳。刚想拉开架势,就有一只手伸了过来,顿时他嘴巴就被捂住了,身子也被夹了起来,动弹不得。


吴邪用力挣扎了几下,可制住他的东西力气极大,他一点都动不了,同时听到耳边有一个人轻声道:“别动。”


他一听整个人一惊,立即停止了挣扎,心里几乎炸了起来。


虽然只有两个字,但他还是马上听了出来他是谁。


这竟然是那闷油瓶的声音。


吴邪认出声音的那一刹那,本该有无数的反应,疑惑、愤怒、惊讶、恐惧,等等,但是事实上此刻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在这里听到张起灵的声音实在是超出了他的认知。张起灵不是人类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是为什么而来的?大脑空白之后,无数的疑问犹如潮水一般涌了上来,吴邪无法思考,只想立马揪住他问个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起灵觉出他不再挣扎,慢慢放松了制住他的力气,开口道:“吴邪,是我。”


老子知道是你!但是不知道你是谁!你在搞什么鬼!


“此处不宜说话,去我府上。”张起灵道。


吴邪听他说得有理,只好憋着一肚子疑问,跟着张起灵走了。


待吴邪来到张起灵府前,看着匾额上书“墨麟”二字,惊讶得张大了嘴,能吞下一只水母。“你你你!你竟然是……墨麟海神?!”这个超乎想象的认知如一道晴天霹雳击中了他。


张起灵点点头,拉过已变成木头鱼的吴邪进了家门。


原来,张起灵是这片海域的墨麟海神,司掌洪水、风雨、丰欠等。起初他并未向吴邪表明身份,只是怕他认为自己是神,不敢接近。而前几天的爽约,也是因为陆上风神陈文锦找他商议下一季的布雨情况,事关重大且程式繁琐,这才耽搁了。至于为什么最开始他要坐在岸边吹笛子,张起灵是不会告诉他真实原因的。


吴邪听他难得解释了这么一大长串,愣了半晌,才想到一个问题:“那之前的赌约,还……还作数吗……”说完脸已红了大半,低下头去不好意思看他。


“当然作数。”张起灵莞尔,拉过吴邪,对着他的唇轻轻印了上去。


当晚,张起灵那常年冷清的府中传出的呻吟喘息声一直持续到中宵。至于吴家太爷发现宝贝儿子被拐跑后该作何反应,那就是后话了。


-END-


小剧场:


张起灵:“吴邪,其实我有无痛无害的鱼尾变腿的魔药。”


吴邪:“现在已经知道你不是人类,我也无需再去岸上找你,还变腿做什么?”


张起灵:“方便。”


吴邪:“什么方便?哎……你干什么!你……唔……”


---------------------------------------

一个欢乐向的有病故事,食用愉快XDD



  • 举报帖子
喜欢 37
收藏
评论 2

猜你喜欢

封锁线

(9)

走链接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86)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0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雪木拾野
灵歌千阙思吴邪。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