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01-05
阅读 8526

【黄喻】绘意

自搬运ing……


【黄喻】绘意

 

我又看见一个新的天地,因为旧的天地已经过去,而海也不再有了。

——《圣经·启示录》

【一】

 

黄少天几乎是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上了广场上那个流浪画家。

 

大约是一个半月前吧,流浪画家来到了蓝雨广场,那天黄少天照例早早地把刚出炉的面包放进橱窗,刚一开灯,就看到有人正在橱窗边支画板,老旧的黑色帆布包颓了似的靠在那人脚边,上面还沾了不少油彩。应该是个流浪画家,黄少天想,扭头看了眼挂钟,七点都没到呢,哎哟人都没几个呐有没有必要来这么早啊?哎……

大约是发现了身后的光源,那流浪画家侧身向橱窗的方向看过去,与黄少天的视线自然而然地相交,于是流浪画家举起右手炭笔朝黄少天笑了笑,左手却指了指自己的脸颊。

右手拄着下巴的黄少天没反应过来是个什么意思,直起身来用右手指了指自己的脸颊,脸上却写满了不明所以,橱窗外的画家忍俊不禁,示意黄少天看看他自己的手掌,黄少天低头一看,“卧槽。”他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沾了些面粉,自己居然没注意到,还半点感觉没有地拄下巴……强忍住扶额的冲动,黄少天面上一热,尴尬地笑了笑,立马冲回后厨洗脸洗手。

冰凉的水从掌心流过指缝,黄少天却没有任何动作,他呆呆地看着水流,脑子里全是橱窗的暖光,远方的晨曦,空白的画板,一截炭笔,画家骨节分明的手,和左眼角下一颗小小的泪痣。

 

要完,黄少天想,这人的脸有点对他口味哦。

 

门口的风铃忽然叮叮咚咚地响起来,把黄少天从漫长的回想中拽回了现实,他急急忙忙搞定面粉挑起帘子走出后厨,便看到那画家走在他店里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瞥见黄少天身影便笑着走了过来。

黄少天看到这人眼角泪痣俏皮地冲他笑,然后听到不知姓甚名谁的声音问他:

“您好,请问有隔夜的面包吗?”

“隔夜的?没有,昨天的全卖完了,一个都没剩下,”黄少天说,“你要隔夜的做什么?面包就该吃新鲜出炉的,可不能为了省几个小钱亏待了自己的胃。”这么说着的时候,黄少天顺手给画家用纸袋装好了几个餐包,又递过去一盒牛奶,“喏,拿着,大清早的你也不容易,吃点东西垫垫吧,我请了。”

画家和他对视着,也没客套,道过谢便收下了餐包和牛奶,黄少天看到他眼底一闪而过的欣喜,心里微妙地有些痒。

“白收这些我也不好意思,要不……我给你画幅肖像吧?”画家笑着邀请道。

 

哦不,这下完了,黄少天想,这人好像不只有脸对他口味哦。

 

大约是命中注定的一见钟情,从此黄少天再也忘不了画家长至眉梢的刘海,眼角小小的泪痣,骨节分明的手,被铅灰染暗的衬衣袖口,和微澜的眼睛。

半发呆地收下一幅肖像,黄少天看到右下角画家隽秀的签名。

喻文州。

黄少天默念了一遍这人的名姓,心尖一棵小芽破土而出。

他拿着画忽地笑了起来,二话不说单手揽过这人的肩膀,“画的不错嘛,果然有我风流倜傥的风采,我叫黄少天,交个朋友吧!”

喻文州也跟着他笑,“好呀,我叫喻文州,这段时间大概都会在这里画画,还要请你多指教。”

 

东方朝阳升起,洒了他们一身的朝霞。

隔着玻璃,黄少天抬起头去看橱窗外的喻文州,右手衬衣袖子被卷起来一截,刚好露出一段小臂,他一手扣着画板一手挥动着炭笔,将晨光留在了画纸上。

于是黄少天鬼使神差地掏出手机拍下了喻文州的侧脸。

像极了某句诗里的场景。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黄少天仿佛听到心底有个小人对他说:“嘿,黄少天,喜欢上喻文州吧!”

然后他想都没想地回答道——

“好啊。”

 

【二】

 

“哦。”郑轩往面团上洒了一层面粉,继续揉面。

“你哦什么哦,快出点主意啊!还有没有点同事爱了,事关你未来的老板娘,更事关你老板我的终身大事,除了哦你就不能说点别的吗!我都把情史这种不能跟外人说的事告诉你了,你快帮我出出主意啊!”黄少天没好气地关上烤箱门,设定好温度时间,便走了回来倚着冰箱,气呼呼地叉着腰。

郑轩把一句“可我也不是你内人好吗”咽回肚里,“压力山大……黄少你喜欢人家就去追呗,在这儿废话还不如再去要张画啥的……”黄少天没好气地回他,“一个半月要了六张了都,再去要岂不显得我很没皮没脸?”郑轩心里默念三遍压力山大,没敢告诉黄少天六张真的已经够没皮没脸的了……

黄少天见郑轩进入了鸵鸟状态,知道这人怕是给不了他什么好建议了,心里一阵烦躁,“哎算了算了,我去前面透个气,阿轩你记得收拾,我就不信其他人没有好建议。”目送黄少天离开,郑轩默默地给前台的徐景熙点了支蜡烛。啊朋友再见。

这时候正是下午一点半,店里没什么人,徐景熙刚结完账,打着哈欠伸懒腰到一半见到黄少天,一下子不上不下地僵在那儿,眨巴两下眼睛,立马恢复正常状态一脸严肃地站着给下一位客人结账。

黄少天内心一阵恨铁不成钢,恨恨地走开了,却不自觉地来到了橱窗边,数了数还剩下几个蛋糕,眼睛又往外边瞟,哦,在给妹子画肖像呢,嘿嘿嘿干嘛呢干嘛呢妹子管管你朋友好吗收起你们的手机偷拍是不道德的!居然没关闪光灯不知道很打扰他画画吗!

看了有一会儿,妹子们总算是走了,然而那依依不舍和喻文州告别的场景实在看得他眼睛疼,垮着脸,黄少天下意识往店外走,临门一脚又转回店里,扭着腿的形象有点滑稽,忽略了徐景熙不明所以的表情,黄少天三步并作两步迅速回了后厨。

“郑轩你怎么还在揉呢过发酵了怎么办你负责哈!”

“黄少……我新揉的,你……”

“……当我没说,你继续。”

“恋爱脑真可怕……”郑轩嘟囔了一句,黄少天立刻转头看他,“你刚才说了什么?”郑轩举起沾满面粉的双手,“报告老板,压力山大。”

“哦,虽然字数好像不对,看在押韵的份上这次就姑且信你一回,下回字数要是不对可饶不了你。”

说完,黄少天站在烤箱对面默默无言地等着这一炉面包烤熟,面团在高温的作用下一点一点膨胀起来,表皮也渐渐变深,淡淡的麦香味逐渐开始逸散,黄少天吸了吸鼻子,靠在料理台边撇了撇嘴。

喜欢就去追,这个道理他又不是不懂,别说得好像他没追过似的。

黄少天自己都不知道已经找了多少个理由去和喻文州搭讪聊天,从今天天气真好到今天天气不好再到今天天气既好又不好,从你用的什么画纸到你的包用了多少年再到这只炭笔是不是新的,挑起话题的方式越来越诡异,诡异到黄少天自己已经不知道正常的开场白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了,他甚至想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句话也不说一切尽在我为你留的那个隔夜面包里算了。

可天知道他只是想多和喻文州说说话而已啊,听喻文州讲旅途见闻很有意思的啊。

既然主动去搭讪已经变得不合时宜,那他就在店里蹲等喻文州好了,然而现实实在是不能更残酷,喻文州的生意一天比一天好,一张画板旁边有时候还会排三五个人等着他画,黄少天泪流满面,这哪儿抽得出时间去他店里呀……

叮——

不知不觉地,面包该出炉了,黄少天机械地伸手打开烤箱,脑子里唯一的念头是——还好早上开店那会儿喻文州会进来买早餐和隔夜面包什么的……

然后果不其然地被烫到跳起,黄少天连忙吹吹手指捏住耳垂,这才回过神来,一边嘟囔着什么一边戴上高温手套,眼底一片寂寥。

他并不是为日渐减少的交流而沮丧,而是为喻文州一如既往的态度。

 

有时候,黄少天真的很想对喻文州说这么一句话:

“你就真的看不出我喜欢你吗?”

 

将面包放进空了的盘里,黄少天终究还是忍不住往外面瞟了那么一眼——

正遇上喻文州似是不经意的回首。

黄少天还没做出反应呢,喻文州先笑了一下,接着转回头去和画板后面刚坐下的客人聊天。

黄少天再一撇嘴,移开了视线“瞅啥呢你……”

店里弥漫着刚出炉面包的浓郁香味,温暖的灯光升高了温度,黄少天在人来人往当中心不在焉地摆盘,客人们赞叹着面包的香气,黄少天却没怎么注意,他更在意面包好不好吃的问题。

和他没发觉喻文州刚换下的那张画纸上的人根本不是对面的客人一个道理。

他一直、一直注视着的,是喻文州。

只是喻文州而已。

还真应了郑轩的话——

“恋爱脑真可怕……”

 

该看见的一样都看不见。

 

【三】

 

这天傍晚,刚过高峰期,黄少天帮着收银忙活了快两个小时总算得空休息,随手扯来旁边的凳子坐上就基本快累瘫了,在徐景熙经过他面前的时候还不忘叫人帮他带杯水。

头靠着墙,黄少天盯了会儿天花板,感觉脑袋越来越重,这两天正遇上换季推新品,高峰期忙了不少,跑一会儿后厨又得来前台帮忙,没办法,人手不足,临时招工不放心,他这个老板就得多受点累了。

 

昏昏沉沉地,黄少天眯了会儿眼,不一会儿靠着墙就睡了过去,还做了个不长不短的梦。

梦里光怪陆离,有烘焙屋,有蓝雨广场,有一张画板,还有一个眼角有泪痣的家伙,黄少天忽然想不起来这人的名字,幽魂似的跟着这人从店外走进店内,从店内走进家里,他注意到家里也有一块画板,而那人无比自然地坐在画板前悠哉地画着,嘴角有淡淡的笑。

他还是想不起这人的名字,却不觉得这人在他家里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反倒很希望这人就这样一直坐在那里,哪儿也不要去了。

场景突变成了店外,他发现那人在店外画着蓝雨广场,而他自己则在店里隔着橱窗往外望。那人忽然开始收拾东西,老旧的黑色帆布包塞得鼓鼓囊囊,像是要出远门,他毫无预兆地慌了,忙要拉开店门出去,却死活拉不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人收拾好了行囊去往远方,离开了暖色的灯光,迈进了遥远的晨曦,只留给他一个背影,不知道将要去往哪里。

黄少天想让这个人留下来,却被阻挡在店里无法到达那人身旁,情急之下他喊出了那个人的名字——

“喻文州!”

“你……叫我?”黄少天猛然惊醒,喻文州正好撞进他视野里,方才的梦境呼啦一下从记忆里消失得一干二净,黄少天直觉自己好像可能也许大概是睡着的时候喊了喻文州的名字,至于喊得大不大声激不激动……恐怕只有喻文州知道。

黄少天挠了挠头,“额……我做梦呢,梦话,梦话,哎我怎么想不起来说了什么了,不管了反正梦话这种东西也没什么现实意义。”说罢站了起来,有点心虚地看向喻文州,“你说是吧?”

喻文州的泪痣仿佛闪烁了一下,接着黄少天听到了喻文州的回复,“梦话是不作数的,其实……我刚才什么都没听到。”

黄少天忽然有种安心的感觉,打着哈哈笑了一会儿,“是吧是吧,这种小细节也没有在意的必要啦……诶话说文……喻文州你这个点……”他看了眼挂钟,“卧槽九点了?!我睡了这么久?!”黄少天这才注意到角落里放着的画板和帆布包,再看看空荡荡的店,心里忽然很不是滋味。

“郑轩他们先回去了,”喻文州说,“你也早点回去吧,今晚听他们说要电路维修来着。”很突兀的回答,黄少天将视线转移到喻文州身上,这人眼睑低垂,睫毛刚刚到泪痣的位置,黄少天看不明白他的表情。“我什么时候回去都可以,也不在意什么电路维修,可你……”不是天一黑就走的吗?后半句被黄少天自己咽了回去,直觉告诉他说出来不大好。

喻文州温温和和地笑,“想看看蓝雨的夜景,就留了一会儿,本来想找你聊聊的,你睡着了就……其实刚进来没多久,你不介意吧?”

这话漏洞百出得黄少天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两人面对面站着,却忽然之间谁都不和谁说话,谁也不看谁,黄少天侧过脸抿着嘴思衬,喻文州侧着身看外面夜景。

谁都不知道谁在想什么。

打破这沉默的人是喻文州。

“我先回去了。”

话毕转身,走到角落背上画板拎起帆布包,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鼓鼓囊囊的行囊,毅然决然的背影,黄少天觉得这个场景无比熟悉,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他皱紧了眉头企图从脑海里捞出蛛丝马迹,却一无所获。

但直觉告诉他,他不能再让喻文州离开了。

他得把喻文州留下来。

 

【四】

 

噼啪。

方才还亮堂着的店瞬间坠入黑暗,喻文州一时适应不了漆黑一片,于是停下了脚步,打算借着尚未熄灭的广场照明往外走,却不料黄少天比他更快。

喻文州的手腕突然被人抓住,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黄少天,也不知道黄少天怎么了,这一抓特别用力,喻文州都被他扯得不得不转过身来缓冲这力量,一句话都还没说呢,先被黄少天封口了。

只是简单的嘴唇贴着嘴唇而已,黄少天闭紧了眼不敢看喻文州什么表情,喻文州却明显被黄少天的举动给吓到了,眼睛还睁着。广场上的照明从外到内依次熄灭,喷泉也骤然坠入池底激起高高的水花,哗啦的一声穿过黄少天心房,吓得他迅速撒手放开了喻文州。

嘴唇上还沾着对方的余温,黄少天不自觉地舔了一下,说,“我想这么做很久了,你介意吧,我不介意。”牛头不对马嘴的还击,周身一片黑暗,黄少天也不知道喻文州现在是个什么表情,反正肯定不会给他好脸色看的。

黄少天没有想起方才的梦,他只是看着画板和行囊想起了喻文州的流浪画家身份,他喜欢着的这个人总有一天会离开这座城市去往更遥远的地方,用和他不一样的方式遇见新的人和事,他们的生活将再也没有哪怕只是一个隔夜面包的交集。

喻文州是他生命里注定的过客,可他却想成为喻文州的归人。

他听到心里的那个小人对他说,“嘿,黄少天,去追他吧,把他留下来吧。”

于是他去追了。

至于追没追上……

黄少天老脸一片红,冲动劲刚一过去就后悔了,他这不是流氓行径吗!脑内给了自己一巴掌,还说这么混账的话,跟作死有区别吗!

喻文州一直没说话,黄少天越来越纠结,本来打算抵死坚持的都快被沉默搞得想胡诌成起床气了……

“我介意。”喻文州说。

“你这是先上车后补票。”

“什么意思?什么上车什么补票,嘿我不就是……了一下吗,我跟你认错行了吧,以后你要不想见我了我保证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你得信我我在蓝雨广场可是出了名的一诺千金说不见就不……”

“黄少天。”喻文州打断了某话唠的话题转移,黄少天识趣地停下话头,“你说,我听着,保证不插话。”

他听到喻文州的深呼吸,在这一片寂静当中格外明显。

“我喜欢你。”

像是喷泉从池底跃出,冲破水面开出满池漂亮的水花,涟漪渐渐晕开,像极了黄少天眼中喻文州的眸。

“……你刚说什么风太大了我没听清……重来一遍?”

“……行。我……”

“我喜欢你。”

“……”

“嘿,这个打开方式才正确嘛,票补上了,满意了吗?”

黑暗之中,黄少天听到喻文州无奈的轻笑声,于是他也跟着笑起来,笑着笑着他给了喻文州一个拥抱,杀个措手不及。

“留下来吧。”

喻文州沉默了一会儿,最终回抱住黄少天。

“好啊。”

 

周身全是黑暗,黄少天却觉得他的面前有光。

 

【五】

 

黄少天发现喻文州总爱偷偷画他,不论是在烤箱前还是柜台前,只要有空地够放下画板,喻文州就能堂而皇之地坐在那儿一直画黄少天。

黄少天忍无可忍,趁着加班烤新品的空闲一脸严肃地走到画板边警告喻文州。

“文州,你这样让我很难集中注意力工作,不能集中注意力工作就不能烤出好吃的面包,不能考出好吃的面包就不能赚足够的钱付房租水电费煤气费,不能……诶你袖口怎么又脏了?”

喻文州抬手看了一眼,“昨天忘记洗了,回去再说吧。”“回去可别忘了啊,我刚才在说什么来着?”“唔,左边那个烤箱的快出炉了。”“是吗?我去看看……”

成功引开黄少天喻文州勾起了唇角,继续挥动炭笔给画上的黄少天盖阴影的时候后门突然被人撞开,正专心的喻文州给这响声吓了一跳,画板都倒了下去,连带着旁边斜倚着的画夹一起……

于是满地都是黄少天,的肖像画。

郑轩拖着面粉愣在门口没敢进来,又拖着面粉出了后门,然后轻手轻脚地顺手关门。

给新老板娘喻文州默默点了支蜡烛。

黄少天不说话,捡起了离他最近的一张,仔细一看,脸色刷地就变了。

这个半边脸都是面粉还指着自己表情还特迷茫的家伙是谁啊?!

黑着脸,黄少天蹲了下来帮喻文州一起收拾画纸。

“生气啦?”喻文州往黄少天那边挪了一点,小声地问。黄少天睨他一眼,“一见钟情?”喻文州也不遮掩,“嗯,不然我干嘛找你要隔夜面包,又不是没有橡皮。”

“噢,那还真巧,后来每天都有隔夜面包。”

“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挺巧?”

“是够巧的,”黄少天顿了顿,“不过还有更巧的。”

画纸一会儿就被收好了放回画夹,喻文州坐回板凳上,仰头问黄少天:“还有什么更巧的?”

黄少天把新品面包从烤箱里取了出来,戴着手套拿了一个到喻文州身边再次蹲下,吹了吹递到喻文州面前,喻文州从善如流地咬了一口,“好吃。”抬眼发现黄少天盯着他不放,也就对视回去,“怎么了?”

黄少天凑过去吻他,喻文州没拦着,腻歪了一会儿黄少天才答道:

“没什么,就是喜欢上你的时候要比你早那么一点。”

“也是一见钟情?”喻文州调笑地看他。

黄少天装模作样地板着脸,才两秒就忍不住咧嘴笑,“是是是,你是非要我说出来才甘心吗……”

后门被偷偷推开一条缝,郑轩捂着眼睛又关了回去。

“没办法,谁叫我喜欢你呢?”

 

【六】

 

流浪的尽头从不是远方。

是家。

 

END.

 


  • 举报帖子
喜欢 5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血之楔》(三日鹤,伊达组亲情向,多人)

(53)

第五十三章   鼻间发出断断续续的闷声,隔着衣物的心口被手掌压住,令他感到窒息的长吻仍在继续。交缠在一起的舌头湿滑柔软,轻微的水声在一片寂静的黑暗里是那样明显。在最初的混乱和震惊沉下去后,所有想出口的话语都被剥夺了,只能感受到舌头在口腔里搅动的痒意以及吮吸的力度。 这里是一处无人的偏巷,离物吉贞宗的宅子不远。当他们拐进这里后,鹤丸国永完全没想到等着自己的是被压在墙上的亲吻。他的背脊紧紧地贴着墙壁,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23)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28)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白曜
右喻爱好者,甜文淡砂糖,虐文糖里毒,设定脑洞大,坑里没有粮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