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2-09
阅读 240

【周叶】危险游戏 (9)

(开始与现实牵扯不清)
       要问依诺此刻有何感想,概括一下都嫌复杂。
       激动?苦涩?得偿夙愿的欣喜?并非现实的酸心?百味交杂于心,依诺脸上的表情也跟着数番波澜,最后平静下来,收回了笑容,黑白分明的眼就这么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的一枪穿云。
       该说这是一番奇遇吗?没有其他人,却偏偏是自己。
       现在的我,是不是可以任性地理解为这是你真实的想法?
       依诺这么想着,张了张嘴,一声呼唤到了嘴边,停顿了一会儿,又被咽了下去。
       怕只是自己的一番妄想,又期待这成为现实,自己难得也有了畏缩不前的时候。
       不,应该说,在这个人面前,自己的一切行为哪怕只是毫末,都会被过滤上一遍又一遍。
       他没有作声,一系列动作落在一枪穿云眼中,让他不由得不确定起来。
       前辈是想说什么吗?他不说,是不是说不出口?一枪穿云这么想着,又见依诺动了动嘴唇,却什么也没有说,心中不免有些忐忑。
       “唉。”最后,依诺只是小小地叹了一声。短小的气音消散在空气里,像一张巨网一下子将他拖进黑暗的深渊——他的意识又来到了那片漆黑之中,黑暗的彼端有人在轻声叹息:“周泽楷啊……”
       他的声音像是四月的春风,轻浅而温柔,带着一点点沙哑,似乎蕴含着对那人浓厚的的无奈与包容。
       没来由的,一枪穿云知道,这个人在呼唤自己。
       “周泽楷……”他喃喃道,“这是……我的名字?”
       头又是一阵眩晕,再度睁眼,一枪穿云发现自己枕在依诺的腿上,对方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自己是晕倒了吗?
       两人就着这个姿势对望了一会儿,一枪穿云道:“前辈……”
       “嗯?”依诺依旧看着他,眼中尽是清透,“你想问什么?”
       “我……是周泽楷,还是一枪穿云?”
       依诺闻言,笑意加深了几分。他抬手放在一枪穿云的额间,然后便再没有多余的动作:“小周啊……你要记好了。”
       “你是周泽楷……只是周泽楷。”
——————————
       雪后小镇一役,似乎牵动了什么隐秘的东西,于世界、于“规则”、于周泽楷、于依诺——现在该叫伤心一枪了——都有了不小的影响。
       说实在的,很累。每天要做的事情都非常多——一颗不停地躲人,和杀人。
       用伤心一枪的话说就是:“规则”怎么跟吃了炮仗似的堵人,发情期吗?
       对此周泽楷只能回以自家前辈一个“呵呵”。
       依稀记得上次前辈换皮又变成了一个妹子,一个名为“逐烟霞”的女枪炮师,两人被一群来自四面八方的人围堵在荒野小镇里,被迫上演对手有系统开挂的大逃杀。
       不过在逐烟霞这个人形作弊器的带领下,两人宛如在自家后花园里闲庭信步般地吃鸡成功那就没什么好特意炫耀的了,嗯。
       哦,那天他们还又一次“偶遇”了金香姑娘,真巧当时逐烟霞的玫瑰重炮被扔了,于是两人愉快地联手设计了金公主并扒下了她的卸甲炮,以及一条项链,简直大丰收。
       至于金香哭骂两人不要脸什么的……嘿人都死了你管她在说啥呢。
       现在他们正在向安龙高地进发,看风景。
       不过“规则”显然不想让他们好过,于是Boss龙剑士就这么空降到了他们面前。
       可以说是十分火大了。
       要说龙剑士有多厉害,也不至于,但是他有一点比较牛逼,就是涵盖了剑士系的四个职业。而对于周泽楷来说,这种上一招月光斩下一招却是崩山击、刚躲开一个银光落刃又来了一个冰创波动剑的体验……很有点应接不暇的感觉。
       以及有些……怀念?周泽楷仔细想了想,自己应该没怎么接触过这种类型的Boss才对……那么这种莫名的熟悉感是打哪儿来的?
       在他思索的这一会儿,伤心一枪闪过了落凤斩,回身便给龙剑士送上了一招百龙流星打,手中战矛一抖,豪龙破军刺出,没给龙剑士半点回手的机会。
       不知何时,周泽楷停止了射击,有些愣愣地看着伤心一枪手里的战矛被舞得像朵花,而龙剑士硬是在这样的攻势下被揍得半分招式都是不出来,即便是使了也被伤心一枪早有预料般地躲去了大半……
       强大,凌厉,灵动,迷人……周泽楷想尽所有满溢着赞美的词汇去修饰形容眼前这个画面,却又觉得这些词汇是如此的贫瘠——这样的战斗,这样的伤心一枪,足以让所有看懂这场战斗的人为之惊叹着迷。
       不仅强大,而且温柔——这样的前辈,谁会不喜欢呢?
       关于这个问题,两人仿佛是心有灵犀般地都暂时避而不谈。你还不想说,那我便不问。你没有明着问,那我就先不说。默契得好像这事儿没发生过似的。
       但再无视这也是已经发生的既定事实,周泽楷只觉得在没有把喜欢说出口前,暧昧的氛围在两人中间挤成一头粉红大象两人也无动于衷,可一旦点破,伤心一枪的一切举动放在周泽楷眼里都能一点又一点、一次又一次地在那几乎要满溢出胸腔的喜欢上添砖加瓦。
       越相处越觉得,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好,有他在的世界简直美好死了。
       所以说恋爱中的人智商为负,是有道理的。
       直到龙剑士倒下,周泽楷才恍然回神,抬头迎上伤心一枪那带着笑的神色,不由得在对方的注视下面皮发烫,变成一只熟虾。
       居然就这么让前辈一个人打完了……
       心下懊恼不已的周泽楷还未自我声讨完,伤心一枪的声音就勾走了他的注意力:“小周,看什么呢?”
       “你。”周泽楷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
       ……哎哟,这年头小年轻真是直接,这话说的……有点燥人哪。伤心一枪觉得自己的耳根烫得灼人。
       周泽楷说不上来对“看前辈”这件事情有什么特别的感想,真要说的话……大概是很熟悉吧,熟悉得好像自己已经这么看了许多年。
       不知道在“真相”的世界里,自己和前辈是什么关系呢?也会如此亲密吗?
       真想看看啊……
       这样想着,似乎从一开始,一直是由这位“前辈”在告诉他:这一切并不是所谓的真实,你应该去获悉真相。于是他跟随着对方漫不经心地发掘着真实。而现在,他第一次真切地认识到自己对“真相”的渴求感:他想通过真相,去看那个真实的前辈,去了解他所在的世界。当然,那里也一定会有一个自己。
       当你因为一个人而想去了解一个世界,那他在你心里就已经很重要了。
       “前辈,”周泽楷看向在沉默时一直站在他身边没有离开的伤心一枪,认真地问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周泽楷的面容带有南方男人的温润,又加了几分精致,他的眉骨比较突出,眼睛便被衬得比较深邃。因此当他认真地看一个人的时候,真的非常……令人心动。
       伤心一枪不是没见过这样的周泽楷,但每次看见还是会晃神——周泽楷对他的吸引力,总是很强的。
       “那里呀……”他低下了头,似乎是在回忆什么东西,再度投向周泽楷的目光裹着一汪温泉,熨帖子而暖心。
       “是个美好的世界呢。”
       有荣耀,还有你。
       周泽楷也随之露出一个微笑:“想去看看。”他顿了顿,又加了一句,“也前辈……一起。”最后两个字周泽楷在脑海里斟酌了几个来回才吐了出来,虽然也不过就几秒钟。
       伤心一枪似乎有些高兴,可周泽楷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捕捉到了那丝闪过的笑意。对方的脸上又出现了那种自己捉摸不透的笑意,于是周泽楷意识到这大概是什么很重要的事要发生了。
       “小周,明天我想让你见一个人。”伤心一枪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明天影子军事沙寒应该会出现在裂屏群山,你去了就会看到他的。”
       “前辈不去吗?”他怎么找那个人?想到这,周泽楷顿时有些提不起兴趣。
       伤心一枪见他轻轻撇嘴的模样,不由得有些好笑,语气便软上了几分:“去看看吧。”
       “你去看了,就一定能认出他的。而她会告诉你最后的‘真相’。”
       尽管有些不乐意,周泽楷还是点了点头。
       那就去吧……一切,是为了迎接最后的真实。
  • 举报帖子
喜欢 16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89)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10)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90)

凤游
声控,深腐,脸盲,嘴毒,啊欢迎来lof找我玩,ID:fengyoupyh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