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1003

【霹雳·书素】平安夜系列 现代 (2)

 三年后,12月24日,平安夜。
 素还真开着车在往新家赶,副驾位上摆满了食材。每年的今天,整个城市披着五颜六色小灯装点的衣裳喧闹的等候圣诞的来临。自三年前的平安夜,一页书再没有在今天回来过。想到此处,素还真脸色不佳。
 
 加班,应酬,加班……再忙今天也留不出一丝时间给自己,连电话都……
 
 素还真叹了口气,连接电话都爱理不理……我们……抓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再这样下去,我们还有继续的可能吗?一年到头,两人业务繁忙,疲惫的回家倒头便睡,说的上两三句话已是万幸。在一页书疲惫的时候,素还真总会为他泡上一壶茶,将他揽在自己怀里,慢慢按揉他的太阳穴。但现在……就连这样温存的时刻都越来越少了……
 
 今年,他会回来吗?
 
 素还真不确定,看着车窗外欢闹的人潮,素还真莫名的从心底感到一丝寂寞。
 
 素还真打开门,一篇漆黑, 空空荡荡的大屋内一个人也没有。素还真无声叹了口气,按下开关,整个屋子亮堂起来,高档的家具,宽屏的液晶电视,看着生机盎然的假花假树,素还真突然感到,有点冷。
 
 白色的灯管发出刺眼的光,素还真不适的眯了眯眼,独自拎着大包小包的食材进屋。
 
 分门别类的放好抢购的食材,素还真从袋里拿出条鲜活的鲫鱼放在砧板上,面无表情的抽出菜刀开膛破肚取出里面的内脏,刮掉鱼身上的鳞片,把鱼清洗干净后放在一边。看着丢在垃圾桶里的内脏,素还真想起三年前,一页书为他做的鱼,鲫鱼的肉里那浓浓的腥味,当时素还真没说什么,把鱼身翻过之后才发现,那人没有去掉内脏。素还真转过头,在鱼身上切出几道痕迹放上切好的姜葱,放在锅里慢慢蒸。不一会儿,锅盖上的孔冒出热气,素还真靠上前,看着那热气直冲而来,不闪不避。
 
 如果,如果还有如果……我还想再吃一次没有去掉内脏的鲫鱼。
 
 素还真又做了几个小菜,然后靠在冰箱上拿出手机按下通话键,“嘟——嘟——”的忙音像是心跳,素还真有些忐忑,他今天还回来吗?
 过了一会儿,电话通了。
 “前辈……”
 “啊,还真,今天我恐怕还是回不来了,公司活动我……”
 对方那头吵杂不堪,男女欢笑声如此刺耳,素还真此刻不想深究对方现在到底是否在活动。他只想再确认一次……他的心是否还在自己这里。
 “我明白,但……你还记得三年前的平安夜吗?”
 电话那头的人没有回答。
 “如果,如果还有可能,我想再吃一次没有去掉内脏的鲫鱼。”不等对方回答,素还真挂了电话。
 不多时,素还真的电话响起,铃声是那人专属的高昂音调:“素还真,接电话。素还真,接电话……”素还真看了看手机,直接挂掉。
 
 素还真把做好的菜放在饭桌上,拿了两副碗筷,坐在饭桌边静静的等着。
 
 时钟上的指针从七点移到了十一点,屋里的空调素还真没有开,桌上的菜渐渐冷去,那人没有回来。素还真麻木的抬头看了眼钟,默然的给自己的碗里添了饭,慢慢的拾起筷子,夹了些冰冷的鱼肉在自己碗里,就着饭吃下。等素还真慢慢吃完,已经十一点半了。素还真收拾完饭桌,洗了一盘水果放在饭桌上,静静的坐在饭桌边。
 
 十二点,那人没有回来。
 
 凌晨一点,那人没有回来。
 
 凌晨两点,门外响起清脆的钥匙声,素还真抬起头,看着门。
 
 “吱——”门开了,那人回来了。准确的说,那人被人搀扶着回来了。
 “呃,你好,我是一页书的同事,他喝醉了我送他回来。”搀扶着一页书的那人看见素还真似乎有些尴尬,立刻解释道。素还真从饭桌上缓缓站起,这时候,素还真才发觉自己的四肢已经僵了。
 “谢谢你。”素还真挂着笑容缓缓上前,扶住昏迷了的一页书,“剩下的交给我吧,已经不早了,您也早些回去吧?”
 “好。”那人见一页书有人照顾,送了手道“再见。”
 “慢走,今天多谢您了。”
 “不用客气。”
 
 送走那人,素还真扶着一页书慢慢走到沙发将人安置好。
 “擎海潮……”一页书嘴里嘟囔着“别灌我酒……”
 素还真无奈的叹气,打了盆热水,用棉布浸湿扭干,擦拭一页书因喝酒而红润的脸庞。
 “怎么就喝醉了……”一边细心擦拭,素还真一边抱怨着“明知道喝不了多少还硬撑……你以为你是我千杯不醉么?”
 “唔……”一页书皱眉,转头吐了素还真一身。
 “……”素还真来不及闪躲,衣服全中招。素还真把外套脱去丢在一边,擦去那人脸上残留的污秽。然后扶起一页书回到卧房,将人放在床上,拖去那人衣衫盖好被褥后,素还真又打了一盆水清理那人的呕吐物,之后把自己和那人的脏衣服丢进洗衣机清洗,晾衣。这一切做完之后,素还真抬眼看钟,已经快四点了。
 
 素还真来到卧房,搬了个凳子坐在一页书床边。打开床灯,调低亮度,那人呼吸均匀,睡的很好。素还真撑着脸,看着那人的面庞轻声低语。
 “若平时我们有空闲的时间相处那该多好?”
 “公司活动我明白,但……能不能留一点时间给我?”
 “再这样下去,我不知道……我们还能在一起多久……”
 “前辈……”
 素还真那晚靠在一页书身边睡着了。他不会知道在他睡着后,一页书睁开了眼,将他抱上床,轻轻的抚摸他的脸颊自语。
 “我只想……让你过的更好,还真……我不想让你跟那些三姑六婆在超市抢购,跟她们挤一辆巴士走路回家……”

  • 举报帖子
喜欢 21
收藏
评论 15

猜你喜欢

[空俏]皇帝不嫁

※微蟹牛   「陛下——」   「何事呢愛卿*?若非急事的話且先退下吧,朕現在有點小忙。」   「急事啊陛下!納妃——」   「報!空王爺到!」   「唉呀,仗義這麼快就來了?愛卿我們暫且先不談了吧,朕再不走可有人要鬧脾氣了。」史精忠拍了拍衣上髒汙,隨手整理下衣領,腳底抹油般咻一聲給跑了,徒留皺紋雖多卻無法掩飾愁色的老太監。   老太監欲哭無淚,他按上隨時可能犯病的心窩,朝門口一喊,「陛下!納妃立

宁远县小姐联系方式

宁远县小姐联系方式电话185-6539-6611娜娜选照片!媛媛十分钟我们一定能送到您指定的酒店24小时营业新到白领,学生,模特,姐妹花数名。会所本着“品质第一、服务至上”的理念为您服务 http://gacha.163.com/detail/post/ccc707b2d7d14df1955e0f547130a769 http://gacha.163.com/detail/post/3ba2840

[瓶邪民国paro]城南小巷

正文终章 刀片预警

十年后--    “您让我找的人我帮您找了,内战基本结束了,找起来方便了许多。”一个年轻人拿出一个牛皮纸文件袋递给那个脸上没什么表情的青年人。    青年人接过文件袋正准备打开,年轻人问他,“老师,您在北京做研究做的不是挺好的吗?怎么忽然想起来到长沙住着了?”年轻人正说着,就窜出来一条毛茸茸的大狗扑到年轻怀里。    青年人打开文件袋,看着那几份文件手慢慢颤抖起来。    年轻人一边摸大狗一边自言

魔导帝国
书素(非父子党,偶尔吃一点正常的素书) 佛缘 温蝶(非父女向) 目前追九轮,金光新剧=0 挖坑党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