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2
阅读 321

倦收天离开原无乡那里之后又拐去了之前怀疑几处,仍旧没有什么发现,这个叫做逆海崇帆的邪教势力这段时日下来发展的十分迅速,但就观察下来,好歹是还没来得及渗透到皇城,他心下稍安,决定今日就到此为止。他与原无乡还有约,若是去得晚了,又叫他言语上好一顿挤兑。

 

因为自己走时并未与他约见地点,所以倦收天就来到中午遇见时的酒楼,权当看彼此有无那份默契罢了。只是当他登上楼的时候他之前的位置已经坐了一人,却不是原无乡,而是一个看上去很特别的人。

 

那是一个超脱凡尘似的人,墨纱白梅的衣,冷峻得欺霜赛雪的面容,悲悯得包容万物的双眼和似乎永远化不开的紧皱的眉头,仅仅只是坐在那里就已经和周遭的一切都隔开了,好像有一道无形的墙,没有人敢越过去。

 

倦收天稍微顿了一下之后决定换一张桌子,毕竟这层楼也不是只有一张桌子,犯不着打扰别人,然而那个人朝他侧过头来,眼底浮起了然的笑意,即使是笑,也是带着薄冷的。

 

“这位兄台何不坐过来,我瞧你我有缘,不如共饮一杯茶?”说罢那人又取了一个茶盏,用茶水润渍过后泼去,才执起那紫砂壶替他添上茶。

 

倦收天本就对他心生好感,瞧见他动作之间自带超然的气质,更是惊叹,于是也不推辞的就坐下了,又见他所倒之茶茶汤清亮,香味芬芳,竟非凡品。

 

“方山露芽?此茶不仅名贵,更极难得,今年的贡茶中都没有此品,想不到此处竟能提供这等茶品。”

 

那人朝他一笑,将倾好的茶递过去:“好茶也要识茶的人共品才有滋味,要不是那人衷于茶道,于此方面又极为挑剔,我也是尝不到这等好东西,这种酒楼可是不会有的。”

 

接过茶倦收天笑了,“想必是爱茶之人。”

 

“他呀,专爱雅致的事,越麻烦越喜欢。”大概是因为说起那个人,鷇音子的神色难得温柔了几分,因带着对倦收天的语气也更缓和了些:“我猜你最近是有一件要事要办吧。”

 

倦收天神色一厉,但看见坐在对面的人表情不变之后又放松了下来:“那你说说看是什么事。”

 

“我听闻最近兴起一个教派组织,叫做逆海崇帆,北芳秀你应该是为此而来。”见倦收天挑了挑眉,鷇音子轻笑了一声,替自己添了茶,“拥有金红色眼瞳又穿得这般华丽,气质傲然不群的,也只有北芳秀这一人了。”

 

“高抬了,你亦是超然不凡,”倦收天淡淡的应了,见他提及逆海崇帆,心底便开始戒备起来,面上却还是没什么太大表情,“只是不知道逆海崇帆的事情你是从何得知的。”

 

“我从周边的城镇一路走过来,沿途均发现有他们教众,而且呈现出壮大的趋势,他们的教义虽然冠冕堂皇,端的是体恤民间疾苦,但细思一下却又是无稽之谈,鼓吹神力蛊惑人心,买卖人命。”鷇音子冷笑了一声,又道:“一句荼罗无疆要是能够解决民间疾苦又需要贤明的王者做什么。”

 

倦收天听他说道荼罗无疆,心思一动,从怀中掏出那日自慕潇韩身上拾得的丝帛,“这是我从他们一个教众身上得到的,你看这上面的图案代表的什么意思。”他已经不再怀疑鷇音子的意图了,能够说得刚才那番话的人是不屑于奸险狡诈之举的。

 

鷇音子接过他递来的丝帛仔细看了,那是一块写着荼罗无疆的丝帛,上面画着漩涡似的黑海之眼,眼中燃着无相业火,焚毁大地。看过之后他又将那方丝帛还给倦收天,“一时半会我还无法参详个中含义,我现下还有件极为要紧的事情要去办,你我约定三日后还是此处,到时候我再告诉你。”

 

“要紧的事?”

 

“是啊,于我来说是极为要紧的事了,我惹恼了他,再不去哄,只怕跑得没有影了。”他这话说得温柔又无奈,倦收天只当他是提及自己心爱之人,又见着他视线投向楼下便猜那人应该就在附近了。

 

倦收天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街上人群里有一人如嫡仙下凡似得站在穿流的人群中,时间在他面前都仿佛停止了,喧闹也在此刻静了,那人握着一把白羽扇,扇骨上镶了翡翠玛瑙石,华丽精致,素衣黑发,白玉为扣,青丝为绦,俏生生的一张脸半掩在羽扇后面,明眸里含了怒气隐隐要发作,过了会那怒气却似乎被压了下去,只见他看了眼这边,秀丽的眼眸闪了闪,就摇扇子穿过人群往前走了。

 

“哎呀,糟糕,这下是真生气了。”坐着的人道了一声不好,眼底笑意却是愈来愈浓,他没有马上追上去,只回头对倦收天拱了手道,“我乃丹华抱一鷇音子,三日后,请勿忘了。”然后只见墨色衣衫闪过,已是追着那人去了,剩下倦收天对着半壶好茶愣神。

 

“那人是个男的吧……?”

 

 

 

 

 

夜里长街上灯火明灭,五彩斑斓,火树银花更坠落星和雨,倦收天倚着楼角唇边挑着笑,看楼外宝马雕车香满路,鱼龙夜舞,行人如织。

 

原无乡自楼梯踱步上来只见漫天烟火夜幕,楼上檐角高吊着的灯笼在倦收天的脸上投下朦朦胧胧的光,那面上的笑他看得真真切切又恍如梦境,只是脚步早已经不自觉得轻快了起来,提起衣衫跨过最后几阶台阶走了过去。

 

“让你等久了。”

 

倦收天回过头来仔细的打量了下原无乡,随即说道:“无妨,只是没想到好友竟然抽空去换了件衣裳。”

 

原无乡的衣裳大多是白色的,因此极易惹尘,之前那件穿了一个白日沾上不少污垢,便回去洗漱换了身,依旧是白色,只是在肩周用水蓝色的料子做了个衬,腰带处仍挂着水色丝绦束着的玉佩垂在身侧。

 

“那件脏了,我便换了,怎的,你喜欢?”

 

倦收天摇摇头:“只是觉得你的衣服似乎都是白色。”

 

原无乡略微思索了一下,发现好像的确是那么回事,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喜好什么颜色,只是下意识的就选择了这些东西。他的目光在倦收天身上一转,突然勾起唇角:“你这么一说我倒觉得你也是一个色系的嘛,凡是都少不了金色。”

 

倦收天刚想告诉他北域皇族的服饰都是这样的,还未开口就又听到原无乡道:“要不这样吧,我们换着穿,你穿我的衣服,我穿你的衣服,怎样?”

 

不怎样!倦收天懒得理他,装作偏过头去看烟花。

 

“走吧,横竖还早,先回我那里换衣服去,”原无乡扯了一把倦收天,没扯起来,心里一边犯嘀咕是不是倦收天这个冬天都没怎么动,长胖了之类,一边对他说道,“我们是去赏灯的,你带着一把这么大的剑也不是个事,放我那屋里去,然后我们换衣服穿!”

 

“原无乡,你是闲得没事做了是吧?这衣服我穿过了,你穿过一个白日的衣服就嫌脏了,还要穿我的?”倦收天已经连名带姓的喊他了,这说明他已经要闹脾气了,不过原无乡知晓他的性子,面上笑容不变,细语温软:“不嫌你。”

 

倦收天发现自从认识了原无乡之后他就没有办法拒绝他的要求,因为他总有方法让你答应……所以结局显而易见,现在站在街头的倦收天一席白衣出尘,银丝滚边,轻罗为褂,就连头上的饰物也按照原无乡的爱好全换成了银色的,几条闪亮的银色丝绦缀着珍珠垂在肩上。原无乡用纸扇掩了嘴,笑意盈盈的看着完全不同的倦收天,感叹道,还是之前那个样子好看,这个装扮完全没个人气,好像下一秒就飞了似的。

 

“你看够了没有!”

 

“看够了,明天就换回去吧。”

 

“……”缠着让自己穿上的是他,现在要换回去的也是他,倦收天显然猜不透原无乡的心思了,只好将话题转向别的地方去了,“你不是要赏灯,做什么一直往河边走?”

 

“河灯啊,你要去街上看舞龙灯也行,不过你确定那么拥挤待会儿不会发起你北大芳秀的脾气来?”

 

“……”

 

“走啦,我都已经准备好了。诶,等等,这灯笼不错……”原无乡忽然停住脚步,将道旁树上悬挂着的灯笼取了下来,又抽出塞在下方的灯谜,“朝也干戈,晚也干戈?”

 

“明争暗斗。”倦收天淡淡的答了。

 

原无乡揭开黏在一起的两张纸,夹页里果然写着明争暗斗四个字,他饶有趣味的笑了,将那盏灯笼塞到倦收天手里,“有意思,我决定晚点过去河上了,谁猜出灯谜灯笼就是谁的,你拿着。”

 

“明月当空良人伴。”原无乡在那排悬挂着的灯笼里又仔细的选了一个,念出谜面的时候他专注的看着倦收天的反应,只见那人略低了头在思索,光线里留下一道道模糊的剪影,少倾才抬起头来对他道:“是日食。”

 

谜底原无乡早就揭开看了,所以他并不在意倦收天对没对,他只是想对着他念那道谜面而已,结果他已经知道了,却是有些失望。

 

一只手从前面伸了过来,抽走他手中的纸条,倦收天展开那红色的纸条,里面果然是日食两字,于是笑道:“好友,怎么不说话,这下有两盏灯笼了,那一盏就当我送你的吧。”

 

倦收天说着,原无乡并没有什么表示,猜灯谜的人已经渐渐的向他们这边移动过来,忽的一下就嘈杂了。后背被人撞了一下,没有防备的倦收天踉跄了两步回身见着一个翠裙罗衫的姑娘捂着额头,一旁的朱钗都歪了去,眼睛却还盯着悬挂在最高处的灯笼。

 

元宵节历来的惯例就是最好的灯笼不是附着极难猜的灯谜就是被悬在最高处,愈好看愈难得。显然这个小姑娘是看上那挂在顶端的灯笼,即使撞疼了,眼睛都不离那华美的灯笼。倦收天了然,纵身一跃,取下枝头的灯笼递给她,灯笼的光照亮倦收天的脸她才呆了似的抽了口气,却连灯笼都忘记了接。

 

她紧张得握紧了裙衫,一张脸涨得通红,本来以为自己的哥哥已经是容姿清雅,见惯了好看的容貌,但这个穿着白衣的人却有更添一种摄人心魄的气质,外漏的冷冽藏着内敛的温柔,不然又怎会帮素不相识的自己取下灯笼。一颗春心忽然就荡开了层层涟漪,直到灯笼被塞进自己手中才发觉那人已是远去了。

 

手被人从后面握住,面容俊雅的人已经站在身侧了:“他,给人的感觉不好。”

 

少女回头,目光染上惊喜:“哥哥!”

 

“才片刻你就不见了,叫我好找。”来人伸手点了点少女的额,眼里分明尽是宠溺,哪有一丝责怪存在。

 

“哥哥,你看,我拿到了最漂亮的灯笼哦。”少女献宝似得举起那盏倦收天送的灯笼给那人看,见那人看过来又将灯笼宝贝的抱在怀中,惹得那人好笑。只摇摇头牵着她:“喜欢就仔细些别被撞烂了,这边人多,我们换个地方。”

 

  • 举报帖子
喜欢 11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黄徐】待流年

(上)

还有一或两章就完。黄徐群号628542626,欢迎来玩!!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鬼……反正是个古风【。】 巷口,榕树下,木桌一张矮凳一把,便是徐景熙的行医之地,手边往往搁上一壶淡茶,瓷杯可以多摆几盏,方便久行的路人讨杯水解渴。 “大爷,午后小憩一会罢,正是暑天,下地太过辛苦。” 他号脉不收诊费,就几钱药费还常常看着给老人孩子免去不少,乡里不算富裕,却都是朴实的人儿,见徐景熙不收金银,便折成蔬果和鸡

【曦孤】心事

(1)

梦间集背景上的平行架空 曦月孤剑和淑女君子互相认识,但是关系不算太好 没看过金庸武侠,无任何考据 想到哪儿写到哪儿 各种私设ooc瞩目         【曦孤】心事         一、     曦月最近有些心事。 他的那些不知所以的心思,似乎还是要从孤剑身上说起。但是当这些心思真的提到嗓子眼的时候,他又觉得似乎并不应该从孤剑身上说起。那到底应该从哪里开始说起的?他自己想了一会儿,倒还真的想不出个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58)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四弦无声
若得明月三千里,何恨浮萍一身孑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