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4
阅读 1057

《Mr吴,您已被抢单》 第六章

照片上的人影有些模糊。只是一个侧脸,很像下班时出租车上的那人。

 

短信又追了过来:「收到没?」

 

吴邪心里操了一声。迅速往回数了下,发短信:「第三个,有电话没。」

 

这一次解雨臣没有立刻回复,大概探问去了。吴邪盯着屏幕间的人,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皮衣也不能说明什么,本来他们这个群体这类穿衣风格的就不少。但他觉得那就是了。

 

在车上的时候不是没瞎想,但那是因为知道大抵不会再遇到,才敢随意YY。车速带着风,兜头灌了他一脑子,那种情形下什么都敢想,下了车脚着了地,理智就跟着回来了。

 

吴邪在被子里重新躺下,按灭手机扔在一边。莫名有种从私家侦探手里拿到自己对象逛夜店证据的感觉,他捏捏眉心,这他妈才哪儿到哪儿,想得也太远。

 

枕侧传来震动感,吴邪抬手摸过去,拿到眼前。屏幕上没有号码,只有一行字:「再挑个,那个刚走。」

 

吴邪捏着手机一个字一个字看完,心下舒了口气。说不心动是不可能的,但紧张感似乎盖过了结识对方的欲望。他一边琢磨着解雨臣这任君挑选的语气,暗道小花这是钉子碰少了,真要是碰到那个闷油瓶,甭说挑了,估计吃都吃不消。又想了下,回复:「困了,睡了。」

 

还没撂下手机,对方的追问就甩了过来:「这个怎么样?」后面附了一张新照片。

 

吴邪瞥了眼,懒得戳大图,直接敲字:「这个看着就没劲。」

 

解雨臣很快回了话:「你不就喜欢这种正经的。」

 

吴邪心说之前那个看着更正经,你他妈倒给老子找去。不过这话也就是想想,他回了句「快没电了」,关了网络。

 

卧室里跟屏幕照片上一样昏暗,吴邪蜷在被子里,仔细打量起那身皮衣,忽然又不能确定。

 

心里是这样希望的,但这希望似乎也没什么用。夜里一个人的时候总要诚实些,像他跟解雨臣,一同伪装寄生在这个表面温和的空间里,喘息的机会本也不多。

 

闭眼想了一会,吴邪睁开眼,抬手选择删除全部,点击确定。

 

窗外渐渐淅淅沥沥,低头对着手机,一时有点道不明的情绪。这个姿势能够瞥到自己胸腔微微起伏,房间里的钟表声也格外清晰,滴滴嗒嗒流进血管,沿着搏动蔓延全身。

 

又看了眼漆黑虚无的房间。或许是该添点什么了。

 

 

 

早上醒的时候不到六点,隔壁养的鹦鹉在阳台上“恭喜发财”。吴邪用力揉了把脸,心说发你大爷的财。

 

隔壁这鸟扰民专业户,专挑早晚练嗓子,已经被左邻右舍向小区管理投诉好几回了。昨晚还算不错,没趁吴邪睡觉时瞎吵吵。

 

不过那东西虽然聒噪,倒也启发了他。

 

反正已经睡不着,吴邪干脆套了运动衫出门。回来的时候拎着一袋子金鱼进小区,保安还打了招呼,大概难得见他这么早出去逛。吴邪自己想想也觉得稀罕,工作以后就没怎么早起过,晚上赶工,第二天都是压着上班点进办公室,早市也得有年把没去过了,上次还是因为太后驾到要买早点才去了趟。

 

进了门先到浴室,吴邪挑出只不太用的盆,把鱼放了进去。临时起意买的,也没预备鱼缸,盆里暂时搁一搁。

 

金鱼在水里浮着,尾巴纱罩一样,红的黑的,各自一隅。他蹲在地上看了一会儿,伸手逗了逗那条黑色的,被躲了开。

 

吴邪看着那鱼潇洒地摆尾掉头,心下笑了笑,起身出了浴室。

 

手机回来的时候丢在餐桌上,眼下正嗡嗡不停。起床的时候连了wifi,估计这会儿同志们也都起了,群里大概正狂轰滥炸。这个点一般没正经事,吴邪直接开了客户端看新闻。所谓的热点新闻也是乏善可陈,不过这也没什么可介意的,起码看着还算太平。

 

扫了一眼体育那栏,吴邪退了App,犹豫一下,戳开微信。早上起来的时候又被解雨臣昨夜发的照片秒了一遍,估计这家伙当时先发了微信,见他没回应才发了短信。

 

夜里视线不好,照片上的人眼下看起来简直赏心悦目。虽然看不清脸,但越是这种感觉越不能释怀。吴邪自诩有那么点儿品格,不过要说完全不看长相也是不可能。既然对方确实中看,当然没理由跟好皮相过不去。

 

又盯了半晌,吴邪在心里将自己唾弃一番,默默把图存了,回到卧室拔下wifi插头,换了衣服出门上班。

  • 举报帖子
喜欢 43
收藏
评论 4

猜你喜欢

【荼岩】《你好,这里警察局》

(19)

嗯,这篇文修改后的已经重新开坑了,想看的请移步吧 修改人设 身份不明荼X私家侦探岩 剧情走向大体不变,详情请移步【荼岩】《逃之夭夭》

莹草的心意

如水

入夜,月润如水,我坐在门槛上,望着那片星空,也许这样会没那么难受。                                      “莹草姑娘,小生有个问题请教?”他突然坐在我身旁,让我有点手足无措。                      多好看的人啊,笑起来的眼睛就像那月亮一样,温柔而深情。不止是月色,还有那万里星空。                    “嗯?什么事?”有点小紧

【瓶邪】一面之缘

(10)

从背后抱上去的时候,张起灵感觉到吴邪的身体轻轻颤抖了一下。从头顶浇下来的水很凉,不知道是不是匆忙打开还未顾及。他把那个若隐若现的疑问投给自己,只是投入一片漆黑的深潭。始终是无解,也许内心惶惑不知所措,他不确信,身体却先一步做出了应答,手臂自怀里的人腋下穿过,每一次轻微的触碰都会换来这副身体不易觉察的绷紧。只是伸手调节水温,却构成一个这样近乎拥抱的姿势。刻意的?他在那深潭之前无声地询问,寄居在潭底的

松鼠
一只杂食大尾巴,最爱松果(^ㅅ^)ノ✪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