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1
阅读 1953

开始下雪了。
我摘下护目镜,抬头看了一眼灰色的天空。

今年长白山天气反常,七月初下了一场雪。那时候一队人马浩浩荡荡地刚到二道白河不久,着实惊讶了一把。毕竟就算是在北方,这种事也是极为罕见的。小花和我开玩笑,原话记不住,大概是“你家那口子真能折腾”,我笑说人还在不在尚且是个问题,下场雪和那个人又有什么关系。小花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看我,我半天才反应过来他刚刚那句话的称谓,但气氛已经很奇怪了,再计较也没意思,懒得和他多说什么。
之后遇到一大摊子事,临近八月中旬才消停。一大拨人驻扎在山脚下的农家乐,胖子已经和主人混熟了,每天优哉游哉地在院子里晃荡,偶尔心情好了还会帮老板娘杀鸡。我笑说你不是只对年轻小姑娘感兴趣的吗,什么时候降低要求了。他正站在一溜酒足饭饱的北方汉子身边研究国粹,四个老头麻将牌打得噼里啪啦响,他兴趣浓厚的样子,一手还抓着个油腻腻的鸡爪,这时候把啃完的爪子往树底下一扔,笑道:“谁说老子对那老板娘感兴趣了,你胖爷我乐于助人还不行吗?像胖爷这么好的男人哪儿找去?要求高着呢。”说罢一只胳膊勾上来,我只觉得肩膀一沉,不忘扫一眼,嗯,这只手没油。
“天真啊,胖爷算是想通了。咱们这样的人,也没必要在感情上磕磕巴巴讲那么多,随着性子来就好。人活这一世该受的苦还不够多吗,纠结来纠结去有个啥劲儿?该放下的,咱都给放下,都给放下……”
我这才想起胖子中午喝了不少本地烧酒,他平时就没个正形,喝多了跟没喝没什么两样,这会儿隔壁院里还在收拾桌子,估计他酒劲上来,酒精的作用话一多很快体现出来,另一只手沾着油在空中挥舞着,说着说着就给扯远了,声调时高时低,一番话不知道是对谁说的。
我嘴上含糊地应着,把他送到客房,没一会儿鼾声就响起来了。
我没什么力气动弹,在客房窗前坐半天才意识到自己无事可做。一个人劳碌惯了就静不下心来好好休息,但我心里也知道现在还没到休息的时候。
一切都快结束了。
奢望了很久的东西,真正即将得到的时候,反而就没那么想要了。对我来说,这样东西也许仅仅是一个交代。那个人是否会出现,我不知道。我要的只是一个结果,至于这个结果是怎样的,我花了十年的时间来猜都没有答案,现在却显得不再那么重要。到了这个关口,只要静静等待它来临就好。
胖子的鼾声起起伏伏,我脑子里还是背他过来的时候他含含糊糊重复着的“放下,放下”。突然觉得这或许不只是他的自言自语。
我的内心分成两个部分,一个坚定不移地相信着那个人一定会回来,一个却时刻怀疑。
一个会告诉我,如果连这个人都不能相信,你还有多少人可以信任,另一个则在我疲惫的时候小声喃喃,你又对他了解多少。
两者中和的结果是我云淡风轻,都已经到了山脚下,还纠结那么多干什么。
放在五年前,我刚刚意识到这个人可能骗了我,他可能永远都不会回来的时候,我的心情几度濒临绝望。因为那个时候我太需要一个理由支撑我走下去,让我的十年有一个明确的终点。
越接近终点,到达的愿望就越发迫切。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我反而淡然了。
也许那个人回不回来都没有什么关系。
十年里等待的人永远不知疲倦。看着已经近在咫尺的长白山,我却累了。
然而当我半夜醒来,看着一片漆黑中闪动的手机荧光时,心里倏然涌起一种冲动。
那是8月8日,凌晨1点半。立秋。
我从床上翻身而起,翻箱倒柜找出了最厚实的外衣,背上早就准备好的背包,推门走进了院子。
我所在的地方地势较高,站在门前的台阶上,可以看见远处有零星的灯火。
吸了一口夜间偏凉的空气,我踏过了台阶。
“你在做什么?”
我偏头一看,不出所料,是小花。
他就住在隔壁,我一有动静就醒了,手里提着一盏老式的风灯,登山专用。黑夜里灯光照出他前几天刚刚剃干净的胡子和严肃的神情。
我突然来了一句:“我觉得你还是前阵子蓄胡子的时候比较有艺术气息。”
他的表情没有变化,语气平稳地重复了一遍:“你在做什么?”
“如你所见,出来走走。”我朝他轻松地一笑,在石阶上坐下来。
“我理解你的心情。”他挨着我坐下,大概是穿得不够多,又拢了拢棕色的皮夹克。
之后是良久的沉默,直到我从兜里掏出一个皱巴巴的烟盒,递给他一根。他没说什么,接下了。
打火机的火苗亮起来,我舒爽地吐出一口烟雾,看着台阶下的石板问他:“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他也吸了一口,道:“想我强制你戒烟不成,反倒和你同流合污。”
“操,你怎么知道的?”
他扭头对我一笑:“认识这么多年了你什么心思我看不出来。”
我心道也是,就看到他直接掐了烟,站起身来。
他慢悠悠地走了两个台阶才背对着我道:“真的不考虑和我们一起?”
我看着他的背影,又吸了一口烟,也掐了,站起身拍拍裤子:“一时兴起而已。”
“小心点。”他转过身,朝我点点头。
“好。”我朝他抬了抬手,算作告别,就紧了紧背包带,走向院门。
我不是做事非常情绪化的人,只是到了今天,我很想听任自己的情绪一次。
这应该算是我们两个人的事。
十年前奔赴长白的时候,我一个人。
十年后的今天,我还是决定提前上山。
独自一人。


  • 举报帖子
喜欢 17
收藏
评论 3

猜你喜欢

为你沉沦

(13)

第十二幕 凤翎 “可以预见五月二十日的黄龙体育中心凤舞六幻演唱会,必将火爆全场。截止今日下午三时,演唱会的门票已全面告罄。在演艺圈全面发展,十五岁便成为好莱坞明星的白凤凰,正如他的名字一般……” 盗跖端着泡面在值班室里哧溜哧溜地吃着,电视中正放着烂俗的娱乐新闻。盗跖耸耸肩,他最不关心的便是这种东西了,奈何一同值班,哦不,应该是监视着他的小师妹一定要看这个台,自己总不至于和一个小姑娘争吧。 自从易水

-授权转载-《千秋(狼王瓶X驱魔天师邪)》

120树下落影

谢无量尴尬的退出解雨臣的房间后连忙迅速的离开了解雨臣的房前,他从来没想到自己居然会看到解雨臣被一个男人那样的暧昧的抱着。虽然解雨臣从小到大都告诉他,女人什么的都是浮云,自己本来都已经比女人还要美了,为什么还要找个女人谈恋爱,又麻烦,又矫情的。所以解雨臣一直没有谈恋爱,受解雨臣影响,谢无量也一直没交女朋友,一方面确实是因为他一直跟着二月红学唱戏,学驱魔术,根本无暇谈恋爱,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自己觉得自

玄晶战争

第十四话 语解梦中人

对面的所谓高层黑着脸看着袁真,袁真额头上虽然有一层薄薄的汗,但是眼神异常坚定。两人僵持了很长时间,终于,高层呼出一口气,“不如试试,我带你们去珠海见你想见的人,但是如果你这一切都是在诓我们的话,我们也会诉诸法律。” 第二天,袁真几个人就被安排上了前往珠海的飞机。杨兴邦坐在他身边,小声说:“你可以啊,你是怎么说动西山居送我们去珠海的。”袁真摇摇头,没有说话,杨兴邦看着他的侧脸,额头上有一层汗珠。 对

半十
一只写文的啾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