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7-23
阅读 12968

【赤黑】料理 (短篇 24K纯糖)

灵感来自楼阁太太的图

 

笔/蚊子




黑子哲也站在厨房的炉灶前,已经站了好一会了。

 

面对这些刚从超市里购买回来杂乱无章地堆了一桌子的食材,他有点茫然,无从下手。

 

额头晶莹的汗珠还没擦干,脸上还是风尘仆仆后红白红白的,强有力的心跳依旧鲜活地清晰,手背上的青筋微微凸起。但这些,他都顾不上了。转身去厨房门后拿出一件蓝色的围裙,熟练地套上,又回到炉灶前。

 

 

6点整。

 

距离赤司君回来还有大约1小时。

 

必须在他进门前做好。

 

 

 

 

黑子哲也心里默默地想着。

 

掐一下手指算一下,和赤司君一起生活了都有好一段时间了吧。那时候,他们刚完婚,第二天就一起去选房子,后来慢慢置家具,经过两人的精心装饰一下,为原本就有极好的临海光景房子增添了不少温馨。

 

日子像一杯沁人心碑的茶,经过时间浸泡,在午后的阳光下散发阵阵幽香,舒适而恬静。但渐渐地,黑子哲也开始有点困扰,那就是自己的厨艺。除了水煮蛋还是水煮蛋,汤豆腐还是汤豆腐,除此之外,再也不会任何料理。虽然赤司征十郎表示他永远都吃不腻自己的这两道拿手好菜,但怎么样还是说不过去吧,毕竟都是人妻了……

 

 

之后的日子,黑子哲也每天饭后都会定时守在电视机前,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看着美食节目里面主持人是怎么弄的,他就怎么学,必要时还做一下笔记,第二天就匆匆忙忙跑去买食材。只是现实很残酷,每次做出来的,无论是色、香、味都跟节目里面的介绍的相差甚远,这让黑子哲也很苦恼。

 

所以赤司征十郎每天回家看到的是这样一幅场景:摆着奇形怪状的料理的餐桌旁,站着自己还没来得及脱下围裙一幅狼狈样子的妻子。

 

 

“哲也你想吃什么跟我说,我带去吃就是了,用不着每天都这样辛苦吧。“

 

赤司征十郎总是这样说。

 

 

的确。以赤司征十郎的财力,每顿出入日本最高级的餐厅都绝对绰绰有余,根本用不着自己这样奔波。

 

 

“但一份出色的料理包含的不仅是它的味道,更多的应该是人在它里面倾注的感情吧。”

 

黑子哲也是这样回应他的。

 

 

 

那么回到现在。

 

黑子哲也抓起一个萝卜,开始像昨天在电视里教的那样,拿起刀,笨拙着削起皮来。

 

可能注意力太集中了,以至于赤司征十郎回来时候的开门声,他都没听见。

 

 

 

 

黑子哲也只感觉自己正在全力以赴地削着萝卜的时候,有一双有力的手环住自己的腰,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刚想转头的时候,对方熟悉又温柔地声音恰到好处地出现在耳边,说话时的暖气氤氲在耳边。

 

“我回来了,哲也。”

 

 

 

他一下子有点慌。

 

“对不起,赤司君,我很快会弄好的。”

 

“没事,我还不饿。”

 

 

 

赤司征十郎在一旁看着他专心致志的样子,没有说话。一瞬间,他好像回到了过去。想起那时国中时期那个在篮球框下反复运球的黑子哲也,执着的蓝眼眸闪动着灵光。时隔多年的现在,他伏在他的身后,细细地打量着这双如昔日般澄清的眼,漂亮的纹理依旧让他沉溺和窒息。

 

 

呐,哲也,悄悄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不好。

 

以后的每天都可以近距离看着你就是我遇见你的那天默默地对着天空许下的愿望。

 

 

 

 

赤司征十郎不会知道,他的赤瞳因头顶暖橙色的灯光而在此刻显得无比得柔和,他极少在外人显示出来的温柔却只在怀里的这个人表露无疑,嘴角好看的弧度为他而扬起。

 

 

 

 

曾经有人说过,赤司征十郎是座冰山,严酷又冰冷,强大又坚韧的内心不为任何而动摇。

 

只是凡事都有例外,黑子哲也就是那个例外。

 

 

 

 

 

当初学校里追求赤司征十郎的人很多,她们得知黑子哲也和她们梦寐以求的赤司大人正式交往的时候,很多人都倒吸了一口气,表示怎么都预想不到。有人妒忌,说赤司看走眼了。也有人表示祝福,都说是黑子哲也是不是人品太好了,还是上辈子积德了,有这等多少人求之不得的福气。

 

 

 

只是在赤司征十郎看来,真正走运的人是他才对。

 

 

是谁,能够一眼就洞察到一直无人发现的存在感低到如透明的未来幻之第六人。

 

是谁,能够完全占据他内心的全部,为改变后来冷漠无情的另一个你而放弃豪门强校,毅然用两年的时间不断改进自己的篮球,只为在决赛那天用行动告诉你,他未变的初心。

 

是谁,能够赢得他这辈子的信赖与忠诚,在全世界都为你的失败而责骂惋惜的时候,默默地站在你的对面,眼里全是大写的痛心二字。

 

是谁,能够让他心甘情愿为你付出,亲手解开捆绑你的枷锁,摘下你头顶那无比沉重的皇冠,重新唤起你对篮球的热爱,将自己的手交给你,在神父面前许诺至死不渝。

 

 

 

现在,你听到他用绵柔的声音对你说:“赤司君,能帮我尝尝吗。”

 

 

看着他拿起一个勺子,打开一旁的锅盖,用勺子往不温不烫的汤料里来回搅了几下后盛了一碗汤料递到你面前。

 

 

 

“电视里介绍说汤料要下5克的盐,但你不喜欢吃咸的,所以我只下了2克,你看看够不够味,如果不够的话,我再…。“

 

 

 

所以到底谁才是最幸运的人。

 

 

 

赤司征十郎忽然靠近他,猝不及防地用手轻托他的下巴,然后堵住他的唇,细细感受他唇瓣的温度。黑子哲也愣住那里,瞳孔微微放大,还停留在在空中的手僵硬着,手上被小碗盛的汤料还飘着一丝丝青烟。

 


过了一会,赤司征十郎松开了他,看见他还一脸诧异的表情无比的满意,于是,他坏笑一下说:

 

“知道我这辈子做得最正确的事是什么吗,哲也。“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

 

“就是国中时候把你追到手,然后在大学毕业那天当着全校的人跪下向你求婚。“

 

 

房间里静谧着,如同被隔绝了一般。沉默不知过了多久,直到锅里的汤料刚好沸腾,棕色的液体不断冒出汹涌的泡泡才让黑子哲也回过神来,然后匆匆忙忙地将切好的萝卜倒如锅里,不小心溅起的液体沾到皮肤,他微微地缩了缩手。

 

赤司征十郎说了句我来吧,就挡到他面前,挽起衣袖。


“其实昨天你看的那个我也会,今天我来做吧。“

 


黑子哲也看着他的背影,心里突然一暖,有个声音在呐喊。

 

那个简单的句子早就在心中默念了很多次了,只是他们从相遇到热恋再到磨合期直到现在,自己一直没对他说过。简单的主谓宾四个字,说出了却觉得无比的艰难。

 

 

即使以两人长时间的默契相处,彼此都是心照的。

 

不说出口的爱真的才更弥足珍贵吗?

 

不,直白明了的才更震慑人心。

 

 

 

黑子哲也忽然走上前去抱住他。

 

 

“我喜欢你,赤司君。“

 

“我也喜欢你,哲也。“



  • 举报帖子
喜欢 32
收藏
评论 1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54)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65)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90)

我是你蚊
微博 loter :我是你蚊 屏蔽的帖子找这两个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