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3
阅读 971

【仙六】【嬴洛】不在东墙 (30)

》》

嬴旭危翻开一卷记载着三皇秘辛的古简,看着上面晦涩的文字,辨识起来倒不觉得吃力,只是许多地方都已模糊,字意上难免不连贯。

他对上古的文字也算精通,甚至魔族的许多语言也多有涉猎,这都是从前修习心法时一点一滴积攒起来的。嬴旭危看到中途,感觉到有人悄然的站在门口,于是从书简中抬头,看向不远处的葛清霏:“什么事?”

比起老三的随性,老二是个显然更冷静,她很少有笑靥如花的时候,但不动声色时却尤为冷艳。

葛清霏走进藏书室,来到他面前,嬴旭危注意到她手腕上的机关好像换了新的。

看这个样子,大概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他暂时放下手头的事,耐心听着。

“大哥,我觉得洛埋名的计划很可能是一个阴谋。”葛清霏冷漠而严肃的开口,目光停留在嬴旭危的脸上。

嬴旭危的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你继续说。”

“按照小桓说的,洛埋名此人城府极深,他主动提出与我们合作,本就是一件极为蹊跷的事情。再来,他把热海算入计划的一环,我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会不会,与我们联手,是他与柷敔布下的又一个局?”葛清霏认真分析。

“不会。”

答案脱口而出时,嬴旭危自己都愣了愣。

葛清霏看着他:“大哥,你好像很信任他。”

嬴旭危听到这个措辞不易察觉的皱起眉,他不是一个武断轻率的人,对于事情的认知总是冷静而理性,然而对于洛埋名这个人,他无法否认,似乎确实有一种微妙的信任。只是这种信任有从何而来?自己与他并不熟识。

“大哥,你觉得洛埋名是个什么样的人?”

“如你所说,他城府极深,而且心思诡谲,不能以常理度之。与他合作,确实无异于与虎谋皮,但眼下,这个解决柷敔之祸唯一的转机。”他想起那封信上的种种,只觉得心头沉重,但到底不曾吐露分毫。

想到那封信,嬴旭危突然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下意识探向袖口。

总觉得印象里自己曾经带着那封信去找过谁。

可是自己又哪里能找到一个述说这件事情的人呢?

“大哥?”察觉到对方的恍惚,葛清霏轻声唤了他一句。

嬴旭危定了定神,面上仍是淡淡的:“你不必担心,那边我自会派人盯紧,洛埋名虽然厉害,但毕竟不能离开热海境内,就算真和柷敔勾结,在血缚解除之前,也难有所作为。等找到了沾染神农气息之物,还需要他渡入热海之力进去,方可伪造钥环,届时也可趁机试探一下他的诚意。”

他很是客观冷静的剖析了一大段,却发现葛清霏看向自己的目光有些唏嘘。

今天这一个二个是怎么了?

“大哥,”葛清霏仿佛是叹了口气,转过头看着一架子的典籍,“你有没有觉得,自己弄丢了什么?”

嬴旭危握着书简的手一紧。

这句话鞭辟入里,精准的描述了他内心深处那种无所适从——是的,他一定丢了什么,可是仔细想想又无法捕捉到任何蛛丝马迹。是真实可感的物什,还是虚无缥缈的东西?他一遍遍梳理着自己的记忆,只觉得毫无破绽可循,一切事情都顺理成章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没有半点突兀与不妥。他甚至记得老二第一次装机关手的时候把食指和无名指的关节安反了,这说明他的记忆力并未随着身体的崩溃而衰退,那么他又能遗忘了什么?

葛清霏看着他皱起眉,无声无息的离开了藏书室。

扁络桓在楼梯口等着她,见她出来了,有些期许的询问:“怎么样?”

“如你之前所言,大哥并没有服用过洗脑的药物,我观他的言行,也不像是记忆出现断层。”葛清霏抬手抚开垂落眼前的额发,仔细思索着每一个细节,“他能记住和洛埋名的结盟,以及制定的整个计划,甚至能准确的分析利害。和大哥的言行相比,我更宁愿相信你刚才说的那些是无稽之谈。”

“……我说的可都是真的。不信你可以问小媛,那天早上我们看着老大从洛埋名房间走出来的。”

葛清霏有些头疼的支着额头:“按你这么说,其实大哥不是失忆了,而是记忆被人篡改过?可是谁能做到这一点?大哥的实力我们都清楚,旁人想近他的身都难。而且,以大哥的性格,怎么会同意有人修改他的记忆?除非是……”

“你是说洛埋名?”扁络桓也跟着皱起眉,“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你当然不明白,你有喜欢的人吗?”

“……没有。”

“我也没有,所以我也不明白。”葛清霏不再继续这个没有意义的话题,“这件事情我们不好插手,但不能没有防备。我要负责监视天晴之海,当下启魂圣宗一事也快要了结,如果大哥与洛家再有联系,你多留一个心眼。你去给大哥煎药吧,我去看看小媛睡了没,再等半个时辰我就要去禹族那边了。”

扁络桓点点头,只是仍有些迟疑,仿佛很惋惜的样子:“虽说洛埋名这个人有些蔫儿坏,但毕竟是老大这么多年来惹上的第一朵桃花,想想也是替老大可惜啊。”

葛清霏活动了一下机关手腕,感觉关节处还需要再调整,她一边校队着细节,一边轻声开口:“记忆是种很容易被修改的东西,感情却不一样,爱过恨过都会留下痕迹。记忆丢掉了也许再也找不回来,但一段感情,却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就好像假如有一天,我们都不记得你了,但也会记得曾经视某人如亲人。”

 


  • 举报帖子
喜欢 25
收藏
评论 1

猜你喜欢

【瓶邪 HE】两耳之间

95

——95——   炎热的夏天漫长得好像没有尽头。在没完没了的耳鸣声中,九月悄然而至,新的学年开始了。我的同学们都升上了高二,踏上了新的征程,闷油瓶也结束了兼职回到学校上课了,而我却拒绝回去上学。   我父母生气、愤怒、焦虑、失望、难过,但是毫无办法。他们以为我是因为视频的事情害怕面对同学。这当然是一部分原因,但更重要的是,无力感。   我耳鸣,我会听不清老师讲课;我出现阅读障碍,明明书本上的每个字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54)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黑花】九门传媒那些事儿(娱乐圈架空,HE)

(71)

这是本周的更新 更文之前来个广告 广而告之~ 《time slit》本子开始陆续发货 感谢各位小伙伴的支持~~ 通贩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37122608183 -------------------------------------------- 二月红只扫了最上面的几行就看向了解语花,“我说你这孩子可够敢张嘴了,你这是要钱呢还是抢劫呢

姓南名宫
谜の签名栏
署名非商用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