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2-11
阅读 3412

[忘羡]寥若晨星 (2)


2.


带着一个全城通缉犯大摇大摆去超市显然不太现实,尽管全智能化的超市已经没有店员,现在也不会有顾客,但难保不会被路边如天罗地网的监控拍到什么。在特殊时期全城警戒的状态下大半夜也不会有人愿意玩命送货上门,好在街区里就有不少便民的自动贩售机,从食物到日化品常用的怪异的难以启齿的应有尽有。

蓝湛在身旁充满期待的目光中选好泡面。一听到商品入槽的响动,血魔立刻弯下腰,熟练地打开闸门拿出了心心念念的泡面,两手捧着放在脸边蹭了蹭,神情是不加掩饰的陶醉与满足。

蓝湛看着他漆黑的发旋,又买了一些个人用品。


两人一前一后走在已无人烟的巷道里,雨水落地发出迸溅声响,哗啦啦一大片。血魔打着一把才买来的伞,抱着泡面小心翼翼跟在后面,时不时睁大眼睛看一看四周,偶尔有些微动静都能让他立刻警戒起来,结果只是生活在城市阴暗处的小生物们匆匆经过。

蓝湛的住所在一幢颇有些年岁的矮旧公寓里,位于僻静的街角深处,住户不多,灰扑扑的旧时代老建筑乍一看与他的身份颇不相称。但略懂行的人都会立刻明白,这已经不是寻常人能够住得上的屋子,从进入楼口开始,里面的区域都属于重点保护的中心安全区,无数肉眼难以捕捉的仪器与射线构成了严密的防护网,监视着一切可能的威胁。

蓝湛更改了指令码,却发现血魔还站在一道道防护网外正望着他,表情有些犹豫。

蓝湛想了想,说:“我一个人住。”

血魔点点头,盯着面前,明明空无一物,他却像是在注视什么极为可怕的东西,然后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低着头小跑了过来。

“哇过来了过来了,吓死我了!”血魔心有余悸道。

蓝湛回头望了望,除了昏黄的灯光只是空荡荡的一片而已。

“你能看见?”他问。

血魔抬起头,也跟着回头看了一眼旋即立马转了回来,答:“嗯……有很多光交错在一起,就跟那些人关我用的笼子一样,一旦我碰到那些光就像被刀子扎进身体……不过你这个好多了,不疼。”

看来血魔的可见光波长范围比人类宽广。蓝湛想。

“我叫蓝湛。”他说。

“诶?”血魔正低头专心走着楼梯,抬起眼睛看向他,笑,“我叫魏婴。”

“你有名字?”蓝湛问。

魏婴皱了皱眉,有些疑惑,说:“怎么没有,我妈妈取的。”

看到蓝湛不说话,他又补充道:“我妈妈是血魔,但我爸爸是人,不过他们都不在了。”


人和血魔能够繁衍后代,这在蓝湛所接触过的全部文献资料里都是前所未有的事。与生殖隔离倒是无关,有些亚人物种与人类之间血缘本就极为亲近,历史上也有不少亚人与人类结合的案例,但唯有血魔是绝不可能的,捕猎者和猎物有了后代怎么看都十分骇人听闻。

魏婴被这道审视和怀疑或许还夹杂着深思的目光盯了许久,摸摸瘪肚子,警惕地环顾了一下四周,终于受不住了,小声道:“那个……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的……能不能先开个门……?”


公寓楼不大,一层就两户,而蓝湛因为连着隔壁的房一齐买下,打通了重新布局,加上除去生活必需外一点多余的家具和陈设都没有,房间显得宽敞空旷得异常。屋内整洁到了强迫症的程度,甚至有些不近人情。唯一能让人感受到生活气息的是开放式厨房的流里台边一个有些突兀的马克杯,纯白杯壁上是色彩斑斓的儿童画图案,无法辨认具体画的是什么,看起来与周遭的氛围格格不入。

“欢迎回家,蓝先生。请问您需要咖啡、热茶、还是开水?”

魏婴刚合上门,屋内便传出一个中年男人彬彬有礼和蔼可亲的声音,他吓得一激灵,差点就地滚进鞋柜下面,奈何空间狭小,只勉强塞得进半个脑袋。

蓝湛对他的惨状视若无睹,略略松开领带,换上拖鞋,答:“水。”

“客人需要什么?”中年男人问道。

魏婴还在努力把自己塞进鞋柜缝并且瑟瑟发抖,连视若珍宝的泡面都扔在了一边,委屈着嗓子呜呜道:“你骗我!你明明说家里没别人的!你是不是一直都准备把我送回去!你也是坏蛋!”

蓝湛终于看不下去了,说:“他不是人。”

“这个不是人在说话还是什么!”魏婴回过脸怒道,却只见一个精巧的探头状物体从天花板上垂了下来,与他贴着地板的脑袋平齐,中年男人的声音从探头里响了起来:“您好,尊敬的客人,我是家庭管家Beta S1.023,目前的最新版本。很抱歉惊吓到您,请问您需要开水、热茶、还是咖啡?”

魏婴吸了吸鼻子,好奇地瞧了瞧,说:“我可以要可乐吗?”

探头左右转了转方向像是在思考,然后闪了闪白光,说:“好的,请问需要冰块吗?”

“一点点吧。”

“了解,这就为您准备。”

话音刚落,探头“嗖”地一下缩了回去,厨房里传来音调由低变高的盛水声,接着两块冰滚动一下,落入了杯子里,一杯带冰的可乐便被放在了餐桌上。

蓝湛正喝着水,微微皱起眉头,问:“哪来的可乐?”

“这就向您汇报:蓝议长在区位时十八时五十分零六秒给您送来了一些物资,已经按照常规方式收纳完毕,这里是清单。”

蓝湛面前凭空出现了一个泛着蓝光的小屏幕,并且按照一定的阅读速度自己滚动着。

“可乐刚才已经消耗掉了一罐,余下还有四罐,请问怎么处理?”

蓝湛看了看那堆五花八门的杂物,叹了口气,捏了捏山根,低头发现魏婴正坐在桌边悄悄看他,对上目光后又立马装作注视杯子里的气泡。

“留着。”蓝湛说。

“好的。另外蓝议长说,最近由于全区警戒会采取一些限制措施,外出不是很方便,所以还送来了一套电子码,内容是‘您应该会感兴趣的纪录片’,请问现在要启动全息设备放映吗?”

“不了,下次。”

“好的……”

“管家先生,”魏婴突然出声打断了他,从怀里掏出不知什么时候捡起来的泡面,放在了桌上,瞅了瞅蓝湛,可怜巴巴道:“能帮我煮个泡面吗?我好饿了。”

探头犹豫了一下,指向了蓝湛,像是在征求意见。

“给他煮。”蓝湛说。

“您晚餐需要什么?”

“平常那样。”

“好的,一份‘正宗百年老字号好味道牌特别辣含天然牛肉速食面’和一份‘平常那样’,两位稍等。”没有实体的中年男人一本正经报着有些奇怪的菜单,厨房立刻运作起来,不一会儿两个热气腾腾的碗带着餐具和托盘便被机械臂送上了餐桌。

“考虑到营养搭配,擅自给您的食谱加上了一个煎蛋、一份香菇肉末臊子和生菜,希望不会影响您的食欲。”探头左右转转脑袋,又对向蓝湛,“相信蓝先生也会允许的。”

蓝湛点点头,端过自己那碗。魏婴叼着一口面溜过眼睛望了望,发现蓝湛那份只是普通的营养餐,几样蔬菜和少量肉类,一点油光都见不着,不由得十分珍惜地抱紧了自己热气腾腾香喷喷的泡面碗。


吃完饭,蓝湛回了里屋,拿出了一个银色的圆环,走到了魏婴身前。

“戴上。”

魏婴接过,打量了一下,乖乖把手伸了进去,圆环立刻重组了结构,骤然缩小,紧贴着皮肤,再也难拿下。

“只要在这间屋子的范围内,他们就找不到你。”蓝湛面无表情地解释着,“但如果你擅自踏出范围一步,系统就会自动报警并向警方实时提供你的坐标点。”

魏婴张大嘴呆呆地看着他,似乎难以相信这个看上去正直可靠的救命恩人竟然会不声不响就做出这种事,摇了摇手腕,那银色手环果然像长在了皮肤上一动不动,晃都不晃一下。但当他再仔细打量打量房间后又立马释然——虽然不知道蓝湛是出于什么目的,但待在这里肯定比在外面东躲西藏有上顿没下顿的舒适多了,当即点头答应。

蓝湛把在贩售机里买的东西递给他,说:“现在,洗澡,把你身上的衣服都扔掉。”

“为什么,洗洗都还能穿呢!”魏婴接过装得满满的口袋不解道。

“太脏。”蓝湛毫不留情地回答。

“这边请,我带您去浴室。”探头贴心地跟了上来,在魏婴面前引路,还不忘问蓝湛,“请问现在要对客人使用过的区域和用品进行消毒吗?”

“对。”蓝湛答。

魏婴走着走着听见这个答案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本来孤注一掷赌一把结果好像运气还不错,遇见了一个不仅长得好看还不怕他而且好像还一反常态对血魔很感兴趣的人,没有被送回去,以后还能有饭吃。但这人到底怎么回事,好像是非常嫌弃他?魏婴这才想起,自从遇见蓝湛到现在几个小时里,他根本就没有见过蓝湛的表情有丝毫变化,无非是才看见他时行为里的警惕性强很多罢了,除此之外脸色一直臭臭的,说话也半分起伏都没有,似乎看什么都很不高兴。既然如此添堵为什么又要把他捡回来?还做出一副很强硬很想让他留在这里的样子,妈妈说得没错,人类果然比血魔还要匪夷所思得多。

像是看出了他的疑惑,探头将他引进浴室后解释道:“蓝先生就是这个性格,您千万不要介意。”

“啊?就是这个性格?”魏婴摇摇头,“他就是对谁都是这么……嗯……冷酷?还,呃,老嫌别人脏?”

说完,他不服气一般在自己破破烂烂看不出原色的袖子上猛力一吸,被钻鼻而入的浓烈酸臭熏了个够呛,大咳了几声,这才停住了抱怨。

“蓝先生因为职业原因有一点轻微洁癖,还望您谅解。”探头大叔非常有耐心,“但他本质上是个非常好的人,不然也不会冒着风险把您保护起来。”

“保护……”魏婴抻着下巴,琢磨着这词。

“您的气息与人类不同,也不是狼人。请恕我大胆猜测,您右眼眼周皮肤状似烧伤的瘢痕是天生的吧?”

魏婴一惊,退了一步,下意识捂住了被长刘海盖住的右眼,仅剩的左眼瞪得大大的。

“非常抱歉,请不要惊慌,我不是在恐吓您。”探头说,“我只是依照既得信息把程序运算的结果告诉您罢了。我是一个为持有者服务的家庭管理系统,没有人类的情感和成见,请放心。”

魏婴狐疑地看着他,缓缓放下手,小声问道:“你不会告诉别人我在这里吧?”

“只要蓝先生没有这样指示。”

所以到底还是要看那个貌似十分不好相处的蓝湛的心情吗!魏婴逃亡许久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心脏又悬了起来,忧愁地开始脱下自己的臭衣服。

“您不用太担心,蓝先生不会做出您想的那种事,您在这里非常安全。”探头安慰他。

“你有读心术吗?”魏婴问道。

“很抱歉暂时没有此项功能,不过我可以将您这个要求加入到向研发部发送的定期客户反馈中。”

魏婴被逗乐了,光溜溜钻进了淋浴房,热水便自动洒了下来,他一边抹着头发一边笑道:“那你还该写一个,建议加个甜甜的小姑娘的声音,适合蓝湛这种光棍用!”

“这个在设定系统时是有选项的,但蓝先生执意选择了现在这种。”淋浴房外的探头说道,语气里似乎也有一点不解。

“哈??”魏婴揉着头上丰富的泡沫,十分诧异,“你家主人口味还挺重的……”


在魏婴去洗澡后蓝湛就进了书房继续工作,直到中年男人的声音响起。

“抱歉打扰您。客人按照您的指示洗完澡后遇到了一点麻烦,您似乎没有为他准备睡衣,所以我从您的衣柜里挑选了那件与您尺码不合并且穿着频率几乎为零的衬衣给他,可以吗?”

蓝湛觉得没有什么不妥,点了点头。


然而当他推门走出去的时候,发现自己还是失策了。

魏婴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用着放映设备津津有味地看连续剧,十分随意地翘着二郎腿,手里又开了一罐可乐,面前还有大概是今天送来的那堆东西里的薯片,看见他出了房间还热情地招了招手,十分坦荡自然,仿佛已经习以为常。

魏婴身上穿着件他的白衬衣,是所里统一发的,当时他的身材数据出了纰漏,衣服做出来肥了一截,十分不合身,魏婴身量比他小一点,穿着更显宽大。

而刚才管家说找了件衬衣,果真是只有一件衬衣。

魏婴打了个哈欠,二郎腿换了个方向,没有遮盖物的修长双腿在空中划过白花花的漂亮弧线,腿根在白衬衣边下若隐若现。

蓝湛觉得还是再出一趟门比较好。


  • 举报帖子
喜欢 22
收藏
评论 1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89)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79)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66)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KeiY_ToMaco
LOFTER@ToMacoの見世屋✨||微博@长在树上的ToMaco || 懒人有敏感词直接扔外链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