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4
阅读 384

【鹤一期】恋爱循环 (三)

#鹤一期#


~长篇连载~

- 借用盗梦空间世界观,简化过后私设一大堆,没什么意思其实……

- 变相写短篇而已【。

- 有bug的话请当做没看见【喂


今天也爱着鹤一期。

以上。



(三)

 

一期一振负责的那个班里都是四岁左右的孩子,已经完全适应了幼儿园的生活,正是最有活力的时候,自由活动过后费了不少劲才让他们乖乖在教室里集合。本来早间活动负责弹钢琴的老师今天请假没有来,于是鹤丸国永有幸看到一期一振弹了吉他。

应该是刚学没多久,他弹得算不上好,有时候会明显的弹错或者停顿,不过他并没有觉得不好意思,依旧认认真真地把准备的伴奏弹下去,带领着学生一起唱歌。一期一振说话时声音清透干净,唱起儿歌来却多了一股子绵软,浅浅的鼻音透在喉咙里,格外的可爱。鹤丸在旁边时不时地按快门,很有私心地给一期一振多拍了几张。

无论是教多大年纪的学生,如何做一个老师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特别是在小孩子的面前,相比高中生,国中生甚至是小学生,他们更加单纯敏感,更容易察觉到你的行为与话语中细微的不同。小孩子不是只要宠爱他们,给他们无忧无虑的生活就可以了,虽然这些也很重要,但大多数时候你应该把他们当做独立的一个人来看待,即便年纪再小,他们也会有自己的想法,有一些与众不同的点子。在他们因为这些慢慢开始展现的个人特质和逐步接触到的社会而不自觉地烦恼不安的时候,就需要老师用不同的方式来引导,认真地去倾听,了解,公平,诚实地面对他们,这是该有的尊重与责任——在这一点上,我认为没有人比一期一振君做得更好了。

采访园长的时候,在责编问到“幼儿园的老师通常都是女性为多,但是看起来那位叫做一期一振的年轻人似乎更受孩子们欢迎”的时,这个慈眉善目的女人是这么回答他的。鹤丸觉得她说得很对,更重要的是一期一振适合这个行业,他在面对孩子的时候,眼里毫无保留的信任跟温柔是非常显而易见的,这样的安心感大概是每个人都需要的吧。

从园长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正好到了午餐时间,因为还要进行下午室外活动采访,杂志社的人就一起留下来吃饭了。刚刚结束画画课程的学生们在老师的带领下一起去了小食堂,鹤丸跟在后面准备一起进去,转头却发现一期一振还在教室里。他走过去敲了敲门,提醒对方可以去吃饭了。

“啊,鹤丸先生,您先去吧,我把东西收好就过去。”一期一振抬起头来看见是鹤丸便露出一个轻快的微笑,“今天的菜很不错哦。”

“没有关系,我不是很饿。”鹤丸走到他身边,看见他手里的蜡笔跟画纸,“是刚刚画的吗?”

“对的,因为没多久就要放暑假了,所以我让大家画一画自己假期里想要做的事情……啊谢谢。”一期一振手里拿着一叠画纸,又把每个人的蜡笔盒摞起来,一不小心就要掉,被鹤丸眼疾手快地接住了,顺势就把笔盒拿在手里。

“这些是要放在哪里?”

“放在小柜子上面那个纸盒里就好。”一期一振走到用来贴孩子们的各种手工和画作的墙边,动手一张张地把那上面原本的画取下来,仔细地不弄坏纸张,再放在一边的桌子上,转头看见鹤丸已经拿着今天的画纸走过来。

“您快去吃饭吧,我很快就好了。”

“两个人一起会更快的。”鹤丸说完觉得太唐突,又补了一句孩子们看见你不在肯定要问。一期一振愣了愣,随即笑着从他手里拿过一半画纸,又把胶布递给他。

“那就麻烦您啦。”

小孩子的画一向都直接,能很简单就看出他们的意图,鹤丸大学时学的摄影,为了色彩和构图特别去修了两年绘画,虽然手里这些画纸上的东西对他来说就像是涂鸦一样,但这么纯粹干净的色彩线条却让人心情舒畅。鹤丸把它们顺着墙面贴好,贴到最后一张的时候发现这一幅画跟前面的都不太一样。大部分孩子画的都是假期里与父母一起出门,都是些漂亮的花儿跟大大的笑脸,但这一幅上只有小男孩一个人,他孤零零地站在一间房子里,脸上同样是个大大的笑,却怎么看怎么别扭。

“那个,一期……一振老师?”第一次喊他的名字,鹤丸说的有些吞吐,见对方转过脸来便举起那幅画,“这个孩子……”

一期一振把画接过来,看清楚时那双温暖明亮的眸子一下子黯淡了不少:“是纮君。”

他的表情看着很难过,鹤丸觉得自己或许问了不该问的事情,连忙打了个哈哈想带过去:“我这边已经贴满了,这一幅就贴在你那边吧。”

“啊,好的。”一期一振抬起头来,收起刚刚的失落连忙寻找起墙上的空位来,却发现只剩下最高处还有位置了。他的身高不太够,伸直了手也只是勉勉强强,只好踮起脚来,摇摇晃晃的样子实在是有点……可爱。

鹤丸忍不住笑了起来,走到一期一振身后,微微前倾,抬手从他手里接过他举在半空努力往上够的画纸,轻轻松松就贴到了空白的位置,不偏不倚刚刚好,于是满意地低下头去。

“这样就好了。那么我们走……吧……”

话尾还在喉咙口没全部出来,就被眼前近在咫尺的脸生生堵了回去。

一期一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转过头来看着他的,此时他们之间的距离近得可以闻到对方身上的气味。他的头发近距离看似乎更加的柔软,仿佛只要呼出一口气就能轻轻晃动起来,像是清晨温柔的大海。从闪烁着一丝惊慌的眼睛里往下看去,鼻子也很漂亮,柔软的嘴是微微张开的,能看见洁白牙齿之后若隐若现的舌尖……

真是,太糟糕了。

鹤丸觉得他的身体好像被什么别的东西支配了,根本不受自己控制,只知道脑袋在慢慢往下,像是被那双眼睛里的蜂蜜黏住了一样,距离那片柔软越来越近,呼吸好像都快要停止了……

“一期老师?”

突如其来的稚嫩喊声像是一道巨雷一般炸在鹤丸耳边,那双蜜色眸子也突然清明了起来,明晃晃地,还能看见自己的倒影。反应过来的两人几乎是同时往后退了一步,一期一振肩膀抵在墙上,鹤丸差点被身后的矮桌绊倒。

“啊,那个,是纮君啊。”一期一振迅速调整了一下慌乱的呼吸,赶紧应了一声站在门口的学生,“有,有什么事吗?”

被称为纮的男孩没有说话,只是把视线投向一边的鹤丸,眼神里并没有恶意,但绝不能称之为友善,带着冰冷的探究与审视,实在不像是一个四岁的孩子会露出的神情,鹤丸觉得这个孩子有点眼熟,却被他看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察觉到了的一期一振赶忙往门边走过去,说着话缓和起气氛来。

“纮君,老师已经弄好了哦,赶快回去吃饭吧,今天不是有你喜欢的菜吗。”他走到男孩面前弯下腰安抚地摸摸他的头,就见男孩又看了鹤丸一眼,然后抓住了他的手腕,说了一句“老师我们走吧”就把他拉出了教室,直到走路说话的声音都听不见,鹤丸才后知后觉地想去撞墙。

我刚刚都做了些什么啊。

额头在墙上抵了一会儿,抬起头的时候刚好能看见刚刚贴上去的那幅画,仔细一看发现右下角写着署名。

坂本纮。

难道这就是刚刚那个男孩子的画吗?鹤丸皱了皱眉头,想起来早上在幼儿园门口,一期一振就是在摸这个男孩子的头,又想起来他刚刚那个凉凉的眼神,好像猜到了些什么。


-TBC-



错过了三号的动车于是改成四号回家的小蚂蚁已经累得不会飞了_(:з」∠)_

在妖都only收到巧克力的姑娘们喜欢吗!大部分都给了出一期哥哥的妹子们>w<

重要角色出场~取名字绝对的夹带了私货,我最喜欢的男性声优跟女性声优名字的结合,有兴趣猜一猜吗(๑•̀ㅂ•́)و✧


  • 举报帖子
喜欢 27
收藏
评论 7

猜你喜欢

【闲散集】《忘渡一人》

15.

  “眼下虽只是猜测,但江湖风声又起,务要留心。”蓝曦臣转向蓝忘机道,“此行下山你二人隐藏行踪,途中如有异样,再唤思追前往。” 如今那一半阴虎符下落不明,众人捕风捉影,那民间歌谣所指不可不虑。虽然字句中并未提及蓝家,但云亦雾亦,倘有人要含沙射影,并非难事。何况含光君与夷陵老祖瓜葛颇深世人皆知,即便魏无羡自认行事坦荡,却也不能听任蓝家被牵连其中,眼下自是低调为宜。 “我们沿途也可打探下消息的来源。”

《血之楔》(三日鹤,伊达组亲情向,多人)

(48)

本子通贩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48054392905 第四十八章   负责人事的副会长咳嗽了一声,以他的级别也只够站在那位长者的身后。那位老人是赏金猎人工会的长老会成员之一,资历和话语权远高于担当行政工作的他。碰到这种情况,自然是由自己先出头代为解释几句。 “最高等级的猎人一直是我们的挽留目标,尤其像现在这种时候,”他想到了才引起过一阵议论

【剑道】快剑秦惘

卷二《剑魂白穹》13

之二   叶问苍支支吾吾说了句“没有”,又唯恐不够笃定似得加了一句“前世我跟你根本不认识”,就匆匆忙忙抱着那把纯阳剑逃走了。 温白穹在叶问苍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了些许失望的神色来,看着那剑灵落荒而逃的模样,不禁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小声道:“就算你承认了,我也不会说什么啊……” 叶问苍抱着剑逃出去一段路,才意识到自己忘记把那把重剑带出来了,于是只好硬着头皮又回去,把重剑也一起带上。幸好,他回去的时候温白

蚂蚁飞起来惹
感谢订阅以及关注。目前专注于鹤一期。Lofter同本ID。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