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3-18
阅读 5055

方圆几里 第一章

一个万里无云的下午,王邡一个鱼跃翻身而起,打了一套军体拳,长呼一口气,又坐下。
望着院子里开始冒绿芽的盆栽,微微发愣。

王邡从小品学兼优,每年都是三好学生,模样也还长得端正厚道,在小镇上是家喻户晓的人物。

一个安静的热爱学习的懂礼貌还长得不错的小男孩儿,在家长圈里面是很受欢迎的,在孩子群里面就很是受排挤了。

别人家的孩子,绝对是个魔咒,阴沉沉地笼罩在熊孩子的天灵盖上方,张着血盆大口。

尽管王邡其实蛮想为自己正名的,可谁会理会他呢。

小孩子的世界有自己的规则,对王邡抱着敬而远之的同时,也暗暗地对他不满。

大人们每天念叨“你看看人家王邡,再看看你,玩什么玩,学习!”

大家都是想撒欢的野马,家里没有他们想要的草原,只有干枯枯的稻草。

一边听着唠叨,一边做着永远不会完结的作业,内心充满了愤懑。

而这一切,都是王邡的错。

孩子们怒了,他们拼尽全力不给王邡痛快,包括但不限于在女孩儿面前说他坏话,上厕所不带上他。

可王邡全然不在意,他的心里只有学习,学习使他快乐。

随着年龄的增长,熊孩子都大了,小镇还是那个小镇。

王邡一直承受着同龄人承受不了的优秀,内心毫无波动。

不负众望,王邡考上名牌大学,人才济济的大学,习惯沉默的王邡仍是大家明里暗里的关注对象。

期末成绩总是第一,专业领域的比赛总是取得大大小小的名次。

人还很低调。

来自南方的王邡很不能接受澡堂,更不能接受和一群汉子坦诚相见。

所以王邡除了热爱的学习,还参加各种专业性质的比赛,拿奖金,终于得以搬离宿舍,在校外的某个环境清幽的小院里租住下来。

住了一个学期后,王邡遇到了问题,房东儿子……长得太漂亮了,王邡见着他就觉得心跳不太规律。

王邡没有去想这是为什么,隐隐约约感觉这不是件好事儿。

王邡凭借他敏锐的男人第六感,处处避着房东儿子,总归是住在同一个院子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逼得王邡睡五更,起半夜,恨不得整天躲在学校。

然而,就如同你一逃课老师就会点名一样,越想逃避的王邡被迫推到这个事件的面前。
房东夫妇决定去进行为期一年的旅行,原因是马上就要结婚纪念日了。

房东夫妇也是一直很随性的,对自家儿子的美貌仿佛一无所知,委托王邡照顾他们儿子,抵掉一年房租,儿子的生活费也由房东自己负责。

在房东夫妇眼里,王邡很是可靠,不仅能照顾儿子的起居,还能指导指导学习。

王邡只是个穷学生,面对如此赤裸的金钱诱惑,点了点罪恶的头颅。

所以才会有军体拳一幕——点过头的王邡终于意识到这一点头代表了什么,那个漂亮的小男孩儿,和自己,孤男寡男,共处一室,十分危险。

房东夫妇动手能力强劲,前两天才说了要走,今天就已经站在门口了。

女房东眉目里都是笑意:“王邡啊,我们家的混小子就拜托了啊。”

王邡点点头,心想,房东儿子学习好,很乖,不混。

女房东拍拍儿子的后脑勺:“儿啊,母行千里儿担忧啊,你要想念妈妈了记得给妈妈打电话哟~”

“……”

“妈妈和爸爸走啦~”

王邡和房东儿子挥挥手,房东夫妇高高兴兴地绝尘而去,王邡在心里努力地挽留了一下。

无果。

清爽的少年音实质般滑过王邡的耳畔:“王邡哥,我们晚上吃什么?”

王邡顿了顿,“出去吃吧,买点食材。”

“好,那我想吃牛肉面可以吗?”

“可以的。”

房东儿子笑着进屋去了,王邡被他这笑容晃了晃眼,他感受着轻柔的风,不由心想:春天快到了啊。
  • 举报帖子
喜欢 17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瓶邪 HE】两耳之间

79

——79——   厂房里光线不好,我的眼睛花了两秒才适应了阴暗的环境,然而等我看清眼前的景象后,顿时觉得大脑嗡的一声,一时间急火攻心差点要呕出一口血来。胖子跟进来也是倒抽了一口凉气,而后平地惊雷般一声怒吼:“我操你妈!你们他妈干嘛呢?!”   厂房很空,大部分的机器设备都已经搬走了,靠墙的地方堆了一些杂物。屋子中间站着五六魁梧的汉子,其中有两个人手上提着棒子,在他们中间有一个女人背对着我坐在椅子上

【伪父子】墨染苍穹

(40)变异

墨辰静静骑在马上,看着前面牵马前行的嵇倍穹,感受着自己面上温度渐渐降下来,转而变得冰凉,面色也变得苍白。 穹辰二人一路无语回到山庄红楼,本沉重的氛围却被红楼的异样驱散。 墨辰奇怪道:“碧落怎不在?”在墨辰的印象里,碧落似乎总是待在红楼里,今日却未见,很是奇怪。 嵇倍穹无言,他将墨辰外衣取下,挂在一旁衣架上,然后和墨辰一起上了二楼。他径直走到自己的书桌前,就见上面静静放着一封信。 墨辰走过去看了看,

别说鬼话

(8)

第八章 喝了酒,全身暖洋洋的。吴邪向后倚靠,任自己的眼皮合上,放开最后一缕理智,在卫生间里睡过去。 他睡了几分钟,便有一只手摇醒他。吴邪费力睁开眼,他的同事站在面前,嘲笑自己:“行不行啊,一个人躲到这里来有什么意思。” 吴邪看清楚了同事的脸,一手胡乱地抓住墙上的扶杆,将身体撑起,道:“怎么不行,我现在就回去喝第二轮……” 同事打开水龙头,低着头洗手,语气依然放松,“你说话都大舌头了,小心今晚回不了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