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4
阅读 63

【赤黑】青瓷曲 (1)

在合起今天看完的第二本书后,黑子哲也还是不经感叹今年的新年过的真是悲惨,有谁能料到新年的第一天,家就被一把火烧给光了个精光呢。

清月神社-帝光国内最古老的神社之一,据说神社中的御神木已有千年之久,只可惜这棵见证了世间风云变幻的苍天古树也在大火中变成了飞灰。

新年的第一天照例是神社最繁忙的日子,大人们带着自家的孩子们来参拜,原本清幽的神社也变得热闹了起来。小孩子永远是闹气鬼的代名词,就在大人们忙碌的时候,几个小孩溜去了后院,在空旷的院中玩起了烟花。也不知是a谁不小心,把还没有燃尽的烟花抛到了木制的走廊间。等人们发现时火势已经蔓延开来,大家又忙着疏散人群,于是偌大的神社就被烧没了。


 


真像是个笑话,这就是黑子站在废墟前的想法。要不是他那时在皇宫里做祈福法事,这场火不会烧的这么彻底吧。

神社的重建每天都在进行着,可要修复那么庞大的神社,还是需要很长时间的。黑子就这样皇宫中住了2个多月,皇宫里是比神社里住着舒服,可是待人接物处处都被严格的规范着,没有在神社里那么悠闲在在。黑子就向天皇请示,想要搬出皇宫,毕竟一个神官也不好在皇宫里久住。陛下也明白黑子的意思,于是准备今天的朝会上向众大臣们提出这件事。



就在黑子准备转向一边的书架,准备再找出本书看时,荻原成浩跑进了屋子。

「黑子,你等下就能出宫了。」荻原双手扶着膝盖喘着气。

「确定下来了?」黑子起身,倒了杯水递给荻原。

「是的,不过...」

「不过什么?」

荻原看着黑子,吸了口气。


「确定下来的地方是赤司将军的将军府啊!」

黑子点了点头,转身在一旁的柜子里捧出一个精美的木盒。


「既然定下了,那我就走了,你们的话还是留在这里好了。」

「黑子你不能去啊。」

「要不是我需要守护重要的东西,住哪里都行。但是要是算上它。」


黑子看着怀里的盒子。


「赤司将军那里的防卫和皇宫不相上下,住在那里也好。」

荻原见拦不住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外面车马已经准备好了,陛下也真是知道你的脾气,早就吩咐下了。」

「嗯,等神社重建好了,大家再一起过来吧」黑子踏出房间,向着院门口的马车走去。



将军府内

「启禀将军,神官大人到了。」实渕玲央走进房间,向着屋中端坐的人禀报着。

「嗯,我知道了,请他进来吧。」

「是。」

话音刚落,众人就看到一个月白色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门口。

「神官大人里面请。」玲央微微一愣,但还是迅速反应了过来。

黑子缓缓步入房中,衣衫随着走动而轻轻飘动,和衣服同色的纱巾遮住了整张脸,完全看不到长相,连头上也带着帽子,整个人就像被这水蓝色包裹起来一般。身前一双白皙小巧的手里,轻捧着一只精美的木盒。

「神官大人到来,没有出门迎接,还望见谅。」赤司征十郎站起身,迎向来人。

「将军这是客气了,本就是我来叨扰将军,将军不必如此。」

「那就请神官大人落坐吧,玲央,上茶。」

「是,大人。」

待茶水送上,玲央向二人行了礼,退出房间,关上了门。

赤司捧着茶杯,饶有兴致的看着一旁端坐的人-帝光国的御用神官。没人知道他从哪里来,只知道每代的神官都是从一个隐世的大家族里由帝王亲自请来的,而且每次来人的姓氏都不同,好像要遮掩什么一般。

而一旁的黑子也在悄悄打量着他,帝光国最勇猛的将军之一-赤司征十郎。这位将军从出征以开,全战全胜,也就凭着这一点周边的各大国家才不敢轻举妄动。这几年各国也都相安无事,没有战争,最开心的就是老百姓们,民间流传着这样的话-只要帝光还有这位赤发赤金双眸的将军在,国家就可永保太平。

「神官大人这样一直看着我,难道我身上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么」赤司放下茶杯笑道。

「啊,没什么」黑子有点郁闷,难道这位将军大人能透过面纱看到自己不成,不太可能吧。

「我可不像神官大人有法力可以隔空看物什么的,只是觉得大人的心思很好猜。」

「我对我的行为表示道歉」黑子微微欠了欠身「还有,我并不是用法力看物的,就算我闭上眼也能感觉到四周的一切」

「哦,真是便利的能力呢,是天生的么」赤司似乎来了兴趣。

「并不是,我从小接受训练才练出来的,而且像我们一族的人学习东西,不单单要靠努力,还要付出些许代价」话出口后,黑子不由得感到诧异无比,自己和这位赤司将军以前也就几面之缘,怎么什么都说出来啊,自己的嘴什么时候那么管不住了。

赤司见黑子迟迟不再开口,就猜到几分「是我唐突了,不该问大人这些私事的,还望大人勿怪。」

「不不,是我失礼在前,将军无需道歉。」

二人就这样客套着

「大人的住所已经准备好了,不如我先领大人去看下是否满意」赤司说着已经站起身。

「也好,这东西也需要个妥善的保管之所」黑子拿起了放在桌上的木盒,跟在赤司身边。

「那个将军,我叫黑子哲也,将军不用一口一个大人的称呼我」黑子微微抬头看着一旁的赤司。

「那我叫你『哲也』可以么,哲也也直呼我名字好了」赤司感到有些意外,很少有人知道神官的名字。

「对着才见面的人直呼名字很不礼貌的,赤司君」黑子觉得自己最近一定是累了,怎么连名字都随意告诉别人了。

「那还真是抱歉了,我习惯在称呼友人的时候直呼名字,哲也不觉得这样更好么。」

『友人么』黑子脚步顿了下「说实话我很开心,赤司君是我来了京都的第一个朋友呢」

赤司回头看着有些落后的少年『真不知道是该称哲也太直白还是太天真呢。要不是他身份特殊,不然怎么可能在鱼龙混杂的京都安然待到现在。』


一蓝一红就这样走在曲折的游廊间,游廊尽头是一个紧闭的园门,牌匾上走着三个娟秀的题字『梦花园』。


「当年家母喜欢清净的地方,还最爱荷花,父亲就给她特别建的园子,园名是父亲起的,母亲写的。」


黑子看着推开园门的赤司「赤司君的父母还真是恩爱啊,想必现在也如此吧。」


「哲也不知道吧,我父母在我小时候就病故了。」赤司特别在『病故』上加强了语气。


「啊,对不起。」黑子低下了头「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来到京都,可是到他们去世我都没能再见到他们。」


「我们一样呢,哲也。」赤司的言语间听不出悲伤,有的只是淡淡温和的味道「哲也进来吧。」


黑子看着赤司伸到自己面前的手,是那样的白皙精致,很难让人联想到有这么双漂亮手的主人是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大将军。


黑子看的出神,赤司便一把抓过黑子的手腕「哲也一定也喜欢这个园子的,我敢肯定。」


「赤司君还真是有自信。」黑子随着赤司的脚步踏进园门,入眼是一个巨大的人工花池,种满荷花的花池。


「有没有一点熟悉的味道。」赤司问向身边的黑子。


「熟悉的味道?」黑子不明白赤司为什么这么说。再次望向花池,池中盛开着粉色的睡莲,碧绿的荷叶轻浮在水面,时不时有鲤鱼冒出水面,引得睡莲和荷叶轻轻摆动。『真是漂亮的池子,但赤司君的话是什么意思』黑子不解。


「哲也现在几月?」看清了黑子想法的赤司出声提醒道。


「3月初,怎么了?」话才出口,黑子就马上明白了过来「这个花池被法术加持了。」


「是的。」赤司朝前走去「父亲为了让池中的荷花常开不败,就请了上一代的神官夫妇帮忙。被法阵加持的荷花不但常开不败,而且会在每月的月圆之夜变化类型。最奇妙的地方是这个法阵靠的是地脉的力量,也就是说只要法阵不被破坏就可以一直存在下去。」


「父亲,母亲。」黑子轻轻呢喃。


「哲也的父母肯定也想把这美丽的景色留下给你看。」赤司回头「我的父母也许也是一样的意思吧,给自己最爱的人留下些什么。」


「赤司君谢谢你。」


「嗯?」


「说实话,父母离开的时候我还很小,现在几乎都记不清他们的样貌了。」黑子望着荷花池「谢谢你也记得我的父母,我真的很开心。」


就算隔着面纱,赤司也能感到黑子浓浓的笑意,和那种从心底深处传来的感谢。


「哲也不用感谢我,我小时候也有受到你父母照顾,这次换我照顾你吧。」赤司继续拉着黑子的手走在池边「池中的楼阁就是你以后住的地方。」


黑子看着那栋被荷花包围的小楼「赤司君,没有桥啊,怎么过去呢?」


「哲也这边来。」赤司陡然拉着黑子加速跑了起来。


黑子就这么跟着赤司越过池边的石栏,眼看着要落入水中,可脚下却传来实质的感觉『原来桥在水面下,荷叶做到了很好的掩饰作用啊,好雅致的设计』黑子不由的佩服起赤司夫妇起来。


二人跑在荷花池上,惊得池中鱼儿乱窜。


「赤司君,其实可以不用跑的吧。」黑子停在楼前的台阶上微微喘着气。


「哲也没被吓到啊。」


「我觉得赤司君不会没有理由去做没有把握的事情。」黑子直起身「还是先去把这个放到楼里吧。」


「嗯。」赤司看着黑子怀里的盒子,答应一声,转身走上了台阶。


赤司和黑子沿着楼梯,直接走上了第三层。整个第三层空空荡荡,除了正中央桌子上的一个神龛,房中没有其他摆设了。黑子上前,把怀里的盒子郑重地放入神龛中。


「哲也。」赤司就在黑子即将关上神龛木门时,叫住了黑子。


「赤司君,有什么事么?」


「这里不需要其他布置了么,陛下吩咐的时候说只要一个神龛,防护措施都不需要么?」赤司是有点好奇的,这个好奇不是指的这里简易的布置,而是指盒子里的东西。


「赤司君喜欢拐弯抹角地说话么。」黑子重新把盒子抱了出来「我会在楼里布下法阵,再说...」黑子望向窗外「这个院子里的法阵不单单可以护着荷花,整个院子甚至连将军府都被保护起来了吧。刚才被赤司君提醒了我才发现的,府外什么都感觉不到,而府内有着一些压迫感,到了这里感觉就更强了。」


赤司不由得挑眉,这件事他从来没和其他人说过,就连最心腹的玲央也不知道「不愧是神官大人,只是看一眼就明白了啊」


「赤司君,请不要取笑我。」黑子边说着话边把手放在木盒上,轻轻地摩挲着「很多人都对这件最重要的法器感兴趣。」


「其实我也不是很明白,这件物品为什么那么重要,在我看来这就只是一件可以增幅法力的东西罢了。」黑子轻轻打开盒盖,从中取出了一只小小的青花瓷瓶。


赤司定睛看了很久,怎么都觉得这只小小的瓷瓶和自己客厅里摆放的青瓷花瓶没有什么区别。瓶身上是常见的祥云和牡丹,式样也是常见的小口,大腹,体修长的样子。


「外间传言,这件法器是上古之物,据说是神仙做的,哲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么?」


「没有」黑子把瓶子重新放回盒子,然后把盒子放入神龛。


「还不如说把瓷器当做法器比较奇怪吧,瓷器在仪式中更多是用来盛放物品用的,而这个却是主要物品。还好新年举行法事的时候顺手带走了,不然真不知道这个瓶子会不会一起被烧了。」想到新年的那场大火,黑子还是唏嘘不已。


「说起来神社里不也有法阵护持吗,怎么会烧起来的?」赤司继续做着好奇宝宝的角色。


『赤司君很像个刨根问底的小孩子』黑子有些无奈「法阵是用来防人的,不是用来防火的,赤司君。」


看着黑子已经无心回答他的问题了,赤司挑了挑眉,很少有人这么随意和他说话的,更不要说是有些敷衍的言语『黑子哲也真是有趣。』赤司心里如是想着。


「既然盒子存放好了,我们就下楼吧,去看看你的房间,准备的有些匆忙了」赤司率先下了楼梯。


黑子不急着下楼,慢慢走到窗边,看着开满荷花的池子,思绪飘到远方。家族里也有一个大花园,一年四季鲜花常开,不像这里只是单单开着荷花。黑子小时候经常喜欢在花园里看书,一看就是一整天。凭着天生的体制外加鲜花的遮掩,家族的大人们很难在满眼的花海里找到小小他,除了他的父母。在父母离开族中后,他就被长老们管束起来,学习各种知识,直到父母去世的消息传来,黑子在花园里整整的哭了一天一夜。年幼的他其实明白,父母一旦离去就再也看不到了。「我也会和父母一样,再也回不到那个花园里去了吧。」黑子轻声呢喃着,等他回过神来,才发现赤司早已经不在身边。楞了下神的黑子迅速走下楼梯,向着二楼的房间走去。

  • 举报帖子
喜欢 6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藏の秋

(4)

气氛不对劲到极点的时候,即便是迟钝如博雅也察觉不对了。 但是他仍然神经十分大条地跟一直抱着胳膊站在一旁不说话的荒川再三确认他们不会打起来,而且得到保证荒川会送一目连回去后,就开开心心地走了。 “真的没问题吧?” “没有。” “那我先走了啊,我还得送人去看牙医呢,说起来你等下也方便送一目连回去?” “没问题。” “那我就放心了!” 一直默不作声在一旁局促不安地一目连就被这样“默认”了今天的安排,就算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11)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107)

此文连载ing,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II已到货,目前正在陆续发货, 【rime II】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

胧月
在凉意沁人的山坡,在开遍花朵的森林里,享受解脱的快乐。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