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08-02
阅读 299

【天使之心】【黑苏】 (10)

天使系列十

苏万和父亲并排走着,想想他也快十八了,即使不考神学院,也该考虑一下将来了,转头看向苏主教,“爸,如果让你来给我设人生来是什么样的?”

苏主教几乎不假思索的说“好好学医,离开教堂,去当个医生吧。该结婚结婚,生好多小孩,然后看着他们长大。”

苏万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看着父亲,苏主教有些不好意思了,尴尬的笑笑,“这是我的愿望,不强求你。”

“不,这听起来太美好了,像梦一样,我要努力实现它,然后来接你,好不好?”原来父亲也创景着和他一起生活,这让苏万感到无比幸福。

苏主教激动的把他搂进怀里,连声说“好!好!”

临上车,苏主教递过来一个厚厚的信封。苏万以前总认为这是在敷衍他,现在却觉得里面也承载着父亲的爱。从里面抽出两张准备给福利院的孤儿买些礼物,又把信封还给了父亲“这就够了。”苏主教拍拍他的肩膀,不由感叹苏万懂事了。

坐上马车,看着父亲久久没有离开的身影,苏万奇怪以前自己怎么就觉得父亲不关心他呢。

或许是自己太被动了吧,他从小就被教育要听话,不能给大人添麻烦,如果不是黑瞎子,他也不会主动联系父亲,‘看来这次真是要谢谢他呢’苏万怀着这样的心情回到了小教堂。

另一边黑瞎子回到密室,将苏万的血液注入5点与7点位置的沙漏,他很想实地测试一下效果,但身体随时间的流逝在慢慢恢复,再耽搁下去通风口就钻不出去了,再看看屋内各种花式魔法阵,果断离开了下水道。

出来的时候天色已暗,准备去搜集些情报后开溜。最大的目标自然是汪家,黑瞎子也很快就找到了他们,无奈这些人勤劳的像蜜蜂一样还在工作,只得在下一层伺机而动。

楼下同样是办公区,人早早的都走光了,粗阅下这里的文件,只有些无关痛痒的日常。一直熬到深夜,才听见稀稀拉拉离开的脚步声。

摸黑上了楼,居然有守卫,还是两个。黑瞎子努力克制着想骂人的冲动,不断安慰自己,这样才能体现他的价值。不过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拿到情报是不可能了,索性大干一场,还能吸引敌人的注意力,掩盖他在防护罩上做的小动作。

想到这就飞身敲晕了守卫,小心翼翼打开门,没有像地下哪样各种花式魔法陷阱,干净得令黑瞎子起疑。

环顾房间,非常大,到处都是文件,两边顶天立地的书柜连成排,里面装的满满当当,中间三张超长的写字桌码得看不见桌面,甚至是地上都是堆积如山。但现在也顾不得那个有用那个没用,门外躺着两个人,换班的时间不清楚,而自己只有三成法力,被发现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所以动作必须迅速。

在中间的地毯上张开传送魔法阵,与交给解九爷的魔法阵打开链接,这所产生的波动很小,只有哪些特别敏感的人才能察觉。

然后黑爷拿起文件就往里扔,开始还挑做工精细的,或是整齐有序的。很快就感到有法力强大的人迅速接近,这比他预计的快了太多,情急之下把两个带锁的书柜整个塞了进去。然后召唤了地狱烈焰,四周燃起了熊熊大火。

他在确定地毯也被点燃后迅速跳了进魔法阵。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结界两端的魔法阵是联动的,如果一端被销毁,那么另一端也会马上消失,如果黑瞎子在这之前不能通过结界,势必会被困在异空间里,没人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也只有黑瞎子对这么危险的事乐此不疲。

当他到达令一端的时候,魔法阵只残存了五分之一的面积。冲出去的瞬间整个传送结界就消失了。

抬头望去是庞大威严的吴家古堡,他正身处后花园,可惜这里没有花,被黑魔法腐蚀过渡的地面已经呈黑色,并且干涩到崩裂,这下面不知掩埋着多少腐尸与枯骨。三米高的围墙完美的遮挡了这骇人的景象,后门趴着‘小满哥’,一只巨大的三头地狱熔岩犬,顺着嘴角流下的岩浆把地面烫的坑坑洼洼。

吴邪在不远处狠狠瞪着黑瞎子,咬牙切齿的骂他是“疯子!”,此刻吴邪完全感觉不到黑瞎子平时那强大的压迫力,深知他现在很虚弱,并准备安排他休息。

解语花解九爷对此却不以为然,笑着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他更关心黑爷此次的经历和这些战利品,能让暗夜公爵挺而走险必然有其相当的价值。

黑瞎子对吴邪摆摆手,表示自己没问题,并简单阐述自己圣教堂之旅的过程。

当听到血之天使结界的时候,吴邪按耐不住抑郁的心情,“口口声声说我们是恶魔,和他们比起来我们只能算小鬼。”

九爷冷静的多,法系并非他擅长,黑爷又是权威,只是询问是否有拆解的方法。

黑瞎子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个结界系统非常完美,十二个水晶天使应该是神器,不像人工制造出来的,我也无从下手。不过这次给自己留了后门,以后可以方便出入。”

吴邪又问起那个小牧师,黑瞎子表示不用管他,优先处理眼前的资料比较重要。

接下来的几天里三人开始整理散落四周的文件,并一一查阅。黑瞎子果然摸到的是汪家老窝,文件提供了他们各个方面的信息。有门卫的值班表,审批过的神学院申请,甚至是军饷发放纪录,还有几张圣教堂各种活动的奖状。

但是有整整一个书柜的文件都是怪异符号组成的,三个人都束手无策。他们各个算得上博学,黑瞎子精通精灵语,对各种小语种也都略知一二,解九爷熟知暗号语象形文,擅长破解密语,小三爷吴邪更是唤来了千年亡灵,也只能证明这并非某种失落的文字。

不能让这个瓶颈困住所有人,圣教堂发生这么大事故肯定会有所动作。三个人讨论后决定吴邪继续研究剩下的文件,看是否能读取出更多信息,解九爷带着现有的名册做深入调查,黑瞎子回去继续监视皇宫与圣教堂,有必要的情况与解语花相互协助,几人就此分别回到自己的位置。


  • 举报帖子
喜欢 13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戈壁谣》——by 清绝

(8)

《戈壁谣》by清绝 第八章 沙海心牢 十年藏锋江湖路,百年寻剑浪上歌。大漠风沙连千里,偏做红尘泥上霜。 沙漠的夜,亦是孤独的夜,多少历史在此沉埋?那些惊人的相似,那些惊心的故事,又有谁能走出时间的桎梏? 神秘的沙漠,从不乏传说,而这次的主角,是一名剑者,一名世人不愿提起的名字。传说他一夜屠尽西夜边城数万人,传说他见人便问:“我是谁?我自何而来?这片沙漠何为真实?”未待人回答,便狂笑数声将之杀死,提

玄晶战争

第十六话 再惊九霄云

刚才带着袁真倒飞出去的正是之前袁真在梦里见过的小花萝——莫忘璃。还是那一套定国套,但是已经没有了背上的药篓,手中的落凤闪着耀人眼目的光芒。莫忘璃嘱咐袁真扶住树干,袁真攀在树上,看着莫忘璃的背影,不禁啧啧,没想到,三年都没醒,竟然还是落凤花,这内部人员就是牛批。 但是袁真自己也知道,玄晶战争中角色的装备加成是很小的一部分,所以纵然莫忘璃拿的是落凤,也未必就证明她一定能赢过军爷,袁真坐在一根树干上,看

荧草x鬼使白

(10)新御魂(上)

“小白啊,你来一下子!”阿妈躲在角落朝我挥挥手。    “嗯?阿妈怎么了?”    “嘘嘘嘘嘘!”阿妈把我揽了过来,将什么东西塞入了我手中。    “诶嗯?!...这是..!”卧槽,全套六星针女?!“阿妈、你的肝...?”    “我打御灵得打的!本来你就一辅助,正好御魂有了限制,给你套新的!荧草也配了狰,走,怼石距去!”        石距--    匹配到一群等级低的    全体阵亡,就剩荧草

美夕
我是一个有原则的人,我的原则就是~看心情!~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