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02-12
阅读 1681

星际 ⅩⅣ

不走了这三个字成为他们今天交流的最后一句,上官帅下午一点和晚上九点半分别来过一次,用五分钟给脖子、手腕、小臂、小腿四处的瘀伤擦痕上/药,撕开粘在毛小蒙脸上的胶带,被撕扯的脸皮红了一圈,嘴唇紧抿。毛小蒙拒绝进食,上官帅也没有强喂。两个装满饭菜的餐盒连同粘有断发的胶带进了黑塑料袋,箱子里的透明胶耗了六圈,药棉耗了两包。上官帅提起塑料袋锁上门走人,这两回他养成了离开房间顺手关灯的好习惯,毛小蒙在一片黑暗里垂着头。

所有的灯光消失后他看到走廊墙顶的一个通风口透着一星光,折射到地上和墙上的黑色比周围要浅一些,照出更多虚无。在微光下箱子和病床的边缘清晰起来。他不想上厕所,因为没有喝水,要是早晨上官帅晚个五分钟提起滨海和GIGI,他说不定能喝上一口杯里的水再吵,吵完被锁起来然后想上厕所——似乎更糟。比起胃痛,最难受是双脚,忍不住用后背触及墙面,想寻找一个凸起靠住,转移一部分双脚受的力。毛小蒙做出坐的姿势,拉着铁环的锁链绷紧,他在铁环和锁链的限制范围内虚坐,不到两分钟,膝盖酸得不行,又恢复靠墙的站姿。与地面垂直的墙分担不了多少力,兜不住毛小蒙的身体,他慢慢滑下去,滑到地心引力和锁链牵引的一个平衡点,这个点双脚负荷是最轻的,把锁链绷到极致的手腕却被铁环硌得生疼,毛小蒙猜想这种力用得恰当是可以割腕的,可惜铁环边缘光滑,又圆又钝,长时间维持这个姿势只会让手乌青肿大,人还得活着受罪。

他已经站了差不多一天半了,今晚还是要站下去,支起身时右边小腿一阵钻心剧痛,他心不在焉地熬过一次抽筋,想着等痉挛过去就把用右脚站着,给一直作支撑点的左脚一点休息时间。

接下来便是尴尬的时刻了,强制戒毒的不知道第几天夜里,他的意识没有中断或是涣散,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白日梦。走廊上通风口折射的地方更加清晰甚至亮起光来,没有光,某个不可能有门的暗处出现了一扇门,走廊上压根没有门,大半个病床被黑暗吞没,病床明明还在,一个浅浅的呼吸声响起,没有呼吸声,男人推门进来,没有人,他越往前走,毛小蒙越明白根本没有萨,就没有过叫萨的人,这是他虚构的一个名字。

他想过用这个名字来命名一个机器人,那个机器人至今还未被制造出来,他为它做了许多构想,补充了很多细节,造它出来非常难,这会是他做过的与之前都不同的机器人,难度好比创造一种新的食物,不会有人没事想要创造食物,在他不饿的时候也不会想到,思路正常的时候,和现在不同的时候,在大学前、高三前,也没有想过要造新的机器人,相反,在那之前前他就亲手拆了GIGI。创造GIGI的契机是自己需要一个女机器人训练如何流利地对女生道歉,做机器狗的原因是想保证他和GIGI的安全,做脑波控制器是为了让他去生化魔女实验室救人成功,创造一个新的机器人也是出于同样的目的。他告诉GIGI她是为了给人道歉被创造出来,GIGI没有什么原型,也许给她取名想过原型,实际上GIGI和所谓原型是完全不同的人,如果机器人也有性格一说,她和她的性格就不同,如果机器人也有兴趣与思想,她和她的兴趣、思想就不一样。萨也没有原型,萨是个他不了解的机器人,创造自己都不了解的东西是最难的,为什么想造出它,他是什么时候有这个想法的?

他看见自己坐在滨海三十块一天的出租屋里看窗外的路灯,一个人,满腹心事无人诉,翻空了零食的袋子。
他听见自己说道。

要是有一种饮料,用特定的材料包装,装上检测血液含水量装置,测出人体缺水达到一定数值时才能开盖就好了。

要是有一种吃的,人最饿的时候会显出形来就好了,随身携带,不需要的时候就藏在人身边,需要时就能发现食物一直被带在身边。

哈哈,搞笑,白日做梦,食物又不是人,怎么可能跟我跑。

我不饿,也不渴,现在还没到最需要食物的时候,只要我明天去……就不会吃不饱饭。

要是有一个人。

要是……有一个人。

以前他有过,毛小蒙咽下药棉的碎絮想,还不止一个人,总是在身边吵闹,感觉不到有什么不可替代,从身边走开后才知道再也遇不见这样的,再也遇不见。真遇见了也不能怎样,人是会走开的独立个体,机器人才会陪伴左右,才会永远属于主人,就像亲情,血缘和婚姻等的关系一样,主从关系能让从属无条件绕开各种原本不能避免离别的理由,GIGI直到被拆都从未离开他。但是GIGI有了思想,这让她变得和人一样了,她不会离开他,他却受不了这一点。拆掉她之后他决定以后做机器人不再做zheng府禁止的高级人工智能,机器没有思想会是件很好的事,如果有朝一日他有条件和时间制作萨,将把脑部的芯片改得不同于GIGI,萨必须是低智的,用途简单,没有GIGI那些乱七八糟的功能,当人向它诉苦抱怨时,他的反馈是程序化的动作和语言安慰,或者什么反馈都不要。

从某天起,这个只存在于构想里,主要用于提供性服务的机器人取得了他的信任。最容易取得人们信任的是保险箱、锁和房子里的暗格,它们不会张嘴把箱里的秘密说出去,不会说最不该说的话提最不该提的人刺你的心,萨便是它们安静的同类,没有思想,满足人欲。一个幻想之中的人,是不会背叛你的,除非你幻想他背叛。他无助的时候会想制造它的细节来转移注意力。使用完注射器的短暂片刻他会产生自己已经做出萨的错觉,本来今天该是这样一个夜晚,他却醒着。

叫醒毛小蒙的人也许不求他心存感激只希望他知趣,毛小蒙不这么认为,不管多无私的举动都不能说完全不图回报,心理回报也是回报一种,掺杂鄙视和虚伪的帮助令人恶心,他宁肯不要。不要误会,上官帅已经不符合上面所述,毛小蒙仔细回忆了上午发生的事,把话吵开他反倒安心了,上官帅已经摆明说了他帮他带有目的——这段时间他如此不配合也是疑惑他的目的是什么,正是质疑以他的性格做出不图回报的事反而意味着更大的回报。反正不是“他爱我”之类的感情回报,或是“为了救GIGI的主人”这样的废话。有一点毛小蒙依然不解,他一个病人能创造什么价值呢?做家务?SEX?管理公司?
通风口的微光还亮着,看来外面的走廊灯是整夜不灭的。毛小蒙转动手腕低头看表,光线太暗分不清分针秒针,他怀念起自己中学时做的充电夜灯手表来,充电八小时照明十二小时,表盘底下还有一个装fang狼喷雾的发射器,有人飞跑着闯进实验室吓得他装反了,发射器只能喷到戴表者,后来见识到女生越发彪悍,夜行表无用武之地,放弃了重做一个的念头,如今表和人都不知去向,类似的小东西网上随处可见,发明和创新早已不稀奇。
原来如此。毛小蒙想。
  • 举报帖子
喜欢 10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93)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90)

【全职/双花/全员粮食半原著私设】TIME Ⅲ-在路上(搬运)

(292)

三七林
两周一更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