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5-11-14
阅读 6791

【静临】白噪声 [短打 哨向AU]

白噪声


睁眼,眼前是灰白乏味的天花板;闭眼,耳边是永无止境的白噪声。

 

下水道的流水声,头顶吊扇疲倦的转动声,如同苍蝇不停骚扰着过分敏锐的听觉神经。

 

平和岛静雄坐在椅子上,双手被紧紧束缚在扶手上方,双眼紧闭,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坐在对面的男子露出一脸伤脑筋的表情,用非常愉悦的声音继续自己的蛊惑:

 

“真的不再考虑了吗?我之前所说的五位向导,与你的相合性都达到了80%。”

 

“那几位在样貌和脾气上都不错,而且对强大的哨兵相当憧憬。”

 

“哨兵没有自己的向导,在战场上很难存活到最后。”

 

那个声音,那些话语,自己早已听过无数遍。平和岛静雄动了动嘴唇,最终什么都没有说。然而与寡言的哨兵截然不同,他背后的精神体——一只拥有金色毛发的雄狮,正用垂涎的目光盯着喋喋不休者的精神体。被猛兽盯住的黑狐,正懒洋洋地侧卧在自己的主人折原临也的脚边,它显然感觉到了不怀好意的视线,用似笑非笑的表情看了一眼目光火热的大家伙,甩了甩自己的大尾巴,尾巴尖上的一抹白十分耀眼。

 

两只精神体的互动显然被折原临也无视了,见倔强的哨兵仍旧保持沉默。他终于卸下那副苦口婆心的面具,不悦地挑起眉毛:

 

“因为你,我已经在哨兵塔里待了好些日子了。这里的环境非常不适合向导,这可都是你的错,小静。”

 

最后的称呼带着几乎溢出来的恶意,同时为了赞同主人的说法,黑狐也站起身,仰起头不满地瞪向对面喘着粗气的雄狮。主人的心情抑郁,连带着它的皮毛都失去了原先的光滑水润。

 

身为组织里最有名望的介绍人,在折原临也手下结合的哨兵与向导数量可以围绕哨兵塔排上一圈。然而自信满满的他,在接受为哨兵塔里的首席哨兵平和岛静雄寻找相合度最高的向导时,遭遇了极大的阻力。

 

即便有合适的向导人选,平和岛静雄本人却一再选择了拒绝。甚至在他面前喷洒一位A级向导的信息素,这位奇怪又强大的哨兵也无动于衷。如果不是数据显示眼前这人的确是最强大的哨兵,折原临也几乎都要以为他只是一个对信息素完全不感兴趣的普通人。

 

“据我所知,目前光靠向导素胶囊很难控制你的狂躁。为了避免塔里的首席哨兵陷入精神错乱死去,组织限制了你的出战,而现在,已经限制了你的行动能力。”

 

指了指平和岛静雄被束缚的双手,折原临也站了起来,双手撑在桌面上,逼近宛若雕像般的哨兵:

 

“不要无视我的话,我的哨兵。再强大的哨兵都要尊重向导,特别是你眼前这位。”

 

听到这句话后,一直不出声的男人总算开了金口:

 

“我把你,屏蔽了。”

 

“……你说什么?”

 

像是听到极其可笑的事情,折原临也眯起眼睛,反问道。

 

“你太吵。”

 

瞬间从寡言的哨兵,变身为无礼的哨兵。

 

“说的,还都是废话。”

 

“哈,真是有趣至极,”折原临也从鼻间发出粘腻的哼笑声,“看来小静真的想要爆体而亡……”

 

他忽然垂下视线,看向对自己的精神体虎视眈眈的雄狮身上,那只作为精神体然而气势逼人的食肉动物,那双黄金瞳里透露出来的,却不是战意。

 

那样炽热火辣、极尽渴望的眼神。

 

心跳急促了一瞬,折原临也缓慢地伸出手,轻轻抚摸哨兵的脸颊。

 

“比起嘴硬的哨兵,还是小静的大猫比较诚实。”

 

“顺便,我很欣赏强大的哨兵,”狡猾的向导用指尖轻触哨兵开始发热的唇,“我也喜欢金色的猫咪。”

 

话音刚落,哨兵睁开了眼睛,如同雄狮一般无二的黄金瞳里,燃烧着几乎灼伤灵魂的热情。

 

“这句,不是废话。”

 

随着撕拉一声,像是开玩笑般瞬间挣脱了双手束缚的哨兵,紧紧抱住向导的肩膀。

 

在那头凶猛的雄狮扑向娇小的黑狐的时候。

 

违背了职业操守的介绍人与他的客户哨兵,正在热情的接吻。

 

下水道的流水声,头顶吊扇的旋转声,都消失了。

 

唯有那句“我亲爱的哨兵”,清晰的彷如刻进了灵魂。

 


  • 举报帖子
喜欢 26
收藏
评论 5

猜你喜欢

小说《赤弭》

原人

    花九溪连叫:“不好!”本打算迎战,但对方人多势众——二十来个紫袍长耳人一窝蜂地冒了出来。当即就把两人擒获了。   “哼哼,一直跟我们作对的小丫头,还有这臭小子。”其中一个金边紫袍的兔子精说道。   “啪!”的一声,花九溪被赏了个嘴巴。   他脸被打肿了,眼睛生疼,泪水则不争气地下来了。刚想叫骂几句,就听见拉克西米哀求的声音:“姐姐们别打他啊……”她在尽力地想怎么求饶,但发现肚里此类词汇极为

【魔道祖师】再现星辰

(2)薛洋小流氓现世

    好剑!   不过却是把不详之剑。佩这样一把剑的会是什么人呢?   我打量着尸体,巧合的是这具尸体也恰好失了左臂。   回忆起义城里差点把我绊倒的那只左手衣料和这具尸体的衣料一样,再看皮肤也是一样的,看来便是这尸体的左手被人砍断在义城中了。   额这死人兄弟还真是与我有缘,都连续绊我两次了。   不过看这兄弟身体上剑痕遍布,血流成河,早在义城就应是死躯了。可为何他却还能跑到这里?   就凭他

《血之楔》(三日鹤,伊达组亲情向,多人)

预售信息

预售时间:2017.4.8~2017.4.30 预售TB链接← 请戳 终宣微博(可抽奖)← 请戳 特别优惠: 预售期内设置《血之楔》与《第一逮捕令》《极乐净土》的本子优惠套装组合,请分别选择“血之楔+极乐净土本子”“血之楔+第一逮捕令本子”一栏。预售期结束后本子优惠组合将下架。 预售期结束后本子价格小幅调整,因为是上下部双册,售价里已包含飞机盒包装。 《血之楔》终宣大图: 天窗联盟宣传地址← 请戳

地瓜酱
想要做一个产出的隐士,奈何六根未净。
作者授权后可转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