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6-12-05
阅读 496

【全职高手/双花】哎,上铺那个(搬运) (212)

此文已完结,某影是个搬运工

作者是Dasiv太太,原文发表于LOFTER

【哎,上铺那个】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af59917

【哎上铺那个】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6xtad&id=531767164337&qq-pf-to=pcqq.c2c

time重制版本宣请走:http://dasiv.lofter.com/post/3254b9_993c8ca、

【TIME】通贩链接请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6082559306&qq-pf-to=pcqq.c2c

TIME重置版二版伙伴要是代理请说清楚不要催单,谢谢大家理解,谢谢~

---------------------------------------------------

【全职/双花/大学背景/欢乐逗】哎,上铺那个。【1947-1954】

哎,上铺那个。【1947-1954】


1947.

所以说,自打孙哲平和张佳乐又开始上定向越野课之后

东北大哥和北京的哥们就特别的凄惨。

两个输出,蹲在路边排副本。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排的简直地老天荒。

 

1948.

后来北京的哥们忍不了了

决定把自己的治疗小号练起来。

当时任务也不做了,一路无脑刷本

全程废寝忘食,感天动地。

满级的时候北京哥们几乎喜极而泣

“你看!!我们终于有腿了!!!!”北京的哥们拽着东北大哥激动的嚎到。

当时孙哲平和张佳乐训练刚回来,被北京的哥们喊的有点蒙圈。

“呃,你们俩以前一直跟地上爬着走?”张佳乐不得要领的问

北京的哥们泪流满面。

 

1949.

正所谓春困秋乏夏打盹。

不夸张的说,如果不是有定向队训练

张佳乐都要怀疑自己一整个四月是睡过去。

一开始的时候张佳乐上午睡。

听着听着课就睡着了。

所有人觉得挺正常的。

毕竟嘛,上午,靠窗的位置阳光好。

后来张佳乐中午睡。

聊着聊着天就睡着了。

所有人觉得挺正常的

毕竟嘛,宿舍楼向阳,暖和。

后来张佳乐下午也睡

上着上着课就……

 

1950.

后来晚上几个人去吃饭

张佳乐走在最前面,神采奕奕。

“不睡了?”宿舍另外俩人好奇的问。

“晚上没太阳。”孙哲平看了眼张佳乐淡定的说道,“是吧,向日葵同学。”

张佳乐泪流满面。

 

1951.

其实张佳乐觉得自己也不是上课时候都睡觉,尤其是上午。

“我是有选择性的睡好么,讲的没意思的,觉得浪费时间的,我才睡。”张佳乐据理力争道。

“说具体点。谁知道你觉得哪门课有意思。”孙哲平拿着课表纳闷的问

“就理论课呗。”张佳乐淡定的说

“你告诉我这学期哪天上午不是理论课?”孙哲平满脸鄙夷的问道

“周五上午就不是啊!我是学委课程表我不比你清楚!”张佳乐据理力争的继续说道

一脸的气势汹汹,胜券在握。

 

1952.

然后孙哲平看了一眼课表,发现自己还真误会张佳乐了。

周五上午确实没理论课。

周五上午压根就他么没课。

 

1953.

其实睡觉就跟打哈欠一个样,能传染。

一个轰然倒下了

一会儿再看,差不多那一片也就都倒了。

所以上午上理论课的老师都很郁闷

因为学生很多,醒着的很少。

后来老师们之间相互比较了一下

上午上课的老师忽然就满足了。

因为下午上理论课的只有基础电工。

且出勤率稳定的只有两种人。

一种是本专业的妹子

一种是跟本专业的姑娘谈了对象的汉子

 

1954.

后来辅导员知道这个事之后大发雷霆

特意开会把整个专业骂了个遍。

“我可以容忍我的学生上课不听!”辅导员愤怒的说道

“我也可以容忍我的学生平时迟到早退!”辅导员愤怒的继续说道

“但是,我绝不能容忍班里一直全勤的是个多媒体专业的汉子!”辅导员愤怒的继续继续说道

一个伟岸而光辉的形象

在刹那间冉冉升起。


  • 举报帖子
喜欢 54
收藏
评论 0

猜你喜欢

【瓶邪】太多巧合的缘分

(19)

(十九) 顺利从医院出来的吴邪自然是逃不掉吴爸吴妈的轮番轰炸,吴妈气得都想打人了,最后还是被吴三省拦了下来。“大嫂大嫂,别生气别生气,吴邪这不是好好的嘛!没事没事,他下次不会了。” “还有下次??那小子长大了翅膀硬了是吧……上了大学就会喝醉喝到医院去??你不知道自己有胃病的吗?到时候犯病疼死你。” “好好好,我的错,妈。有饭吗?我饿了……”吴邪感觉自己的麻麻可能要滔滔不绝了,使了个小聪明借机转移话

青姬与和尚

“你可以给我讲讲你和那个和尚的故事吗?”青行灯问青姬。 “嗯……”青姬点点头。 ………………………………………………………………………………… 我在千百年前是一个客栈的老板娘,客栈就开在一座山下面。 我不记得是哪一天了,山上下来两个和尚来我这里借宿,一个老和尚和一个小和尚,经过打听,那个小和尚好像叫“安贞”。“安贞,安贞……”我心里默默重复着这个名字,“安贞这个名字好好听,就像他这个人一样。” 就

绯色

(50)

中秋八月中 ——《绯色》中秋特贺 男人点了支烟,倚在墙角默默地抽着。 老式白墙黑瓦的房子,浸了水汽,泥漆一蹭就滑下一大块,露出泥灌的墙料。 男人瞥过头去望了一眼,便噗嗤一下笑开。 明晃晃的笑容,竟比天边的朗月还要亮上几分。 屋内此时已传来喧哗的声音。 家宴似乎已经开始了。 今夜中秋啊…… 男人在低叹了一句,便在心里默默掐起时间来。 隔着一堵墙,有嬉笑声,劝酒声,末了,还有吊嗓子的声音,似乎是和着电

影hadow
看到谜之生物这个设定忽然觉得再合适不过了,没准我是个水怪来的
本帖禁止复制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