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文章 2017-04-21 查看详情
阴阳师手游

等到浑浑噩噩的不知看了多少个残月悬空的夜晚,那长夜飘樱的花也都谢了。安培晴明被召入宫,又是那些个王公贵族喜爱做的占卜驱鬼之事。那日酒吞一早便见源博雅的马车停在门口,阴阳师一身墨黑华服甚是庄重,他抬腿迈上,帘子一落,便又是一方世界。

  

  往日中经常路面的式神在酒吞所在之日就不在经常出现了,毕竟鬼王的...

展开全文
文章 2017-03-29 查看详情
阴阳师手游

 次日清晨,源博雅便早早登门而来,马车路过门前拱桥之时,晴明便已知晓,木门在他身前大敞而开,似乎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

  其中云云不过是询问昨日驱鬼如何,临来带了两壶好酒,扯了晴明便同他坐下对饮,如此时候,无人打扰,与友人对酌,何其惬意。酒过三巡,博雅报了声有事,未过晌午便急急离去。他人走后,一直未曾...

展开全文
插画 2017-03-18 查看详情
脑内妄想很久的挂件终于出来了,本来想画西装双人最后讨论成了不良2333,感谢画手太太,单人挂件大小5cm,双人挂件是6cm,预售截至到4月15日,首发在IDO21,欢迎爱酒茨的小伙伴来展子找我玩!有无料赠送!鞠躬淘宝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0.0.ThvX7E&id=546868341579
文章 2016-12-22 查看详情

  若说起茨木来,不愧是与酒吞相差无几的大妖怪,尽管身处劣势,或是身陷情欲,那浑身散发出来的可怕瘴气却是骗不了人的。 恰看此时,茨木的手臂叫酒吞折在身后往腰上一压,便是动弹不得,另一手空荡的衣袖散在身下铺了一地暗色。

  

尽管叫酒吞锁了动作,按在地上一下一下幹着,脸上那骨子傲气还是不曾改变。若是临近了...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12-09 查看详情

在酒吞童子面前,摆着一樽白瓷为釉红绳封口的容器,这是他清醒过来之后,第一眼看到的物件。

  

  千百年封印导致的沉睡让他从白雾迷茫中猛然回到现世。浮沉须臾多少载,当初鬼王叱咤之时的场景早已消失殆尽。这是一处不知名的神社,战败于京都阴阳师之手的酒吞被强行封印起来,到现在为止,究竟过去多少...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11-16 查看详情
阴阳师手游

茨木回到大江山的时机刚刚好。

一进门便见了酒吞将一坛子神酒摔在地上,若是放到平日了却是宝贝都来不及的。他的挚友,大江山的鬼王,嗜酒爱酒。有时茨木兴致到了也喜欢陪着他喝上几盏,只是他从未告诉过酒吞,酒过多便无味,他其实是不喜欢的。

这是一年四季中枯叶飘零的日子。...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09-30 查看详情
阴阳师手游

茨木的意识回归清醒,完全因为听到了铃铛的声音。

模糊的在一片白雾中看到一人,酒红的发嚣张跋扈,往日里总是高高竖起,今天却取下发束极其听话的披散在身上,有那么几缕颜色鲜明的发丝垂到他颈窝处,茨木的意识还停留在上方那人脸上,手指想要去拨弄因为小幅度动作而瘙痒的发角,还没来得及探...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08-29 查看详情
火影忍者

8月17日,七月半。

鸣人跟佐助做了个约定,啊,也不能说是约定,只是一个小游戏而已。佐助的脾气他是知道的,从来不屑于跟他玩这些无聊的东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偏偏今天同意了鸣人的提议。

游戏的名字叫,视而不见。

明明两个人面对面,却不能说话,把对方当做是空气,或是擦肩而过,或是相...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08-19 查看详情
火影忍者

糟糕,被袭击了

鸣人的侧脸帖在地板上,一阵富有规律的响动过后他现在趴在地板上,后腰的位置有人固执的坐在上面,而他的后勃颈被熟悉的力道掐住,因为这股手掌的力道太过熟悉,鸣人根本就不用思考就知道背后的人是谁,所以,他并没有着急反抗。

现在的时间是晚上,准确的来说应该是深夜。

屋子...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05-04 查看详情
火影忍者

他的生命是从睁开眼的瞬间开始的。

可能初期还是有些不适应,也可能是芯片并没有开发的那么完善,所以显而易见面前的这个机器人是有些反应迟缓的。漩涡鸣人单手抱着纸张的报告单,一根铅笔叼在嘴里来回来去的咬着,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课题的研发是根据鼬前辈所写的程序来继续的,应该不会有问题,但是为...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04-14 查看详情
火影忍者

“呐,即使老的快要死掉了,还是想要你来陪我,我是不是很让人讨厌呐,佐助”

有树叶飞舞的地方就有火,火的影子会照耀整个村子,然后新的生命开始承接。那如果树叶枯萎了,火是会逐渐熄灭还是会越烧越旺,鸣人在老了之后的所有年华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火影的位子早就在几年之前交出去了,新的一代...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03-03 查看详情
火影忍者

灯是亮着的。

在一片漆黑中忽然有一些强度可睥睨太阳的光从窗户中透出来。

一个人总是会孤单寂寞,你不了解从小没有父母,没有伙伴,永远永远都是自己一个人的滋味。那时候他坐在湖边,曾经为了得到父亲而努力练习豪火球之术的佐助,一眨不眨的盯着沉下去的太阳。刺眼的金光背后是无尽的黑暗。两个孩子总...

展开全文
文章 2017-04-10 查看详情
阴阳师手游

等到后来酒量惊奇的鬼王醉醺醺的倒在屋子门口的时候,晴明了然于心,他知道这趟让酒吞前去的结果是他想要的。晴明将应季的樱花收集一些,花瓣清晰干净,制成带有花香气息的果子,等到酒吞酒醒之际,便端着托盘出现在他面前。

  

  “酒吞童子,你可见到她了”

  酒吞知道晴明所指的是何人。那日前去找寻木简式族之女时,...

展开全文
文章 2017-03-28 查看详情
阴阳师手游

       平安时代

  人与妖鬼共同生存的时期。

  妖鬼多在夜间游行,或食人或夺财。鬼的样貌大多不是一样,有俊朗却也有极多丑恶面目的,许多妖怪喜欢化成人型,或者生前本就是人类。鬼怪分成很多种,一些为出世便为鬼还有一些是迫于现存环境的压迫被逼为鬼的,更有大多部分则生为人类躯体,生前死后却因怨气缠身不...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12-31 查看详情

“哎呀哎呀,走夜路的时候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哦,不然可能会被奇怪的妖怪缠上的”处于恶作剧的心理,我将身子下方的灯猛地调亮,长年累月在此实在是太寂寞了,捉弄来往的人类已经成为我最后的乐趣,看着他们惊叫着逃走或者贴上前来询问,我都会觉得很有意思。

似乎并没有被吓到啊

灯笼亮起来的瞬间,我看清了面前...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12-09 查看详情

酒吞童子在反应过来之时并不是很能清楚此刻的场景,只是觉得视角晃动的频率与方式有些熟悉。雌兽般匐在他身前那人,露出整洁宽阔的后背,白色的发蓬松凌乱,几缕发丝顺着脖颈垂到他看不见的地方,一对泛红的耳尖藏匿其中,这景色太过唯美,引得酒吞附下身躯虔诚的吻了吻那尖耳朵的轮廓。

耳尖散发着不是一般的灼热...

展开全文
话题 2016-12-09 查看详情
 (●—●)网页版是出了什么问题吗???只有我一个人发不了文章???  
文章 2016-10-13 查看详情
阴阳师手游

越后寺。

尘烟袅袅,早课已过,寺庙中央的挂钟被敲出几声厚重的声响,回音响彻林间。寺庙建在山顶,日益香火鼎盛,若是在立在最高的阁楼往下瞧,还能见到薄雾围绕在半山腰,拿着扫走扫地的小和尚拜过殿内大佛,一阶一阶清理山路上的落叶。

已是深秋,露寒天凉。

小和尚长得好看,却只是低...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08-31 查看详情
火影忍者

“啊啊啊啊 佐助!快起床要迟到了!“

哗啦一声,柔软质地的深色窗帘被拽开,突然袭进来的阳光让床上裸着上身的人伸手遮挡住眼睛,他看起来似乎不是很高兴,翻了个身将脸背对着阳光。

好厉害,房间里的气味异样的刺激大脑神经。酒精混着情欲甜腻的味道,糅杂在一起却也不是很难闻。黄头发的家伙一手提着...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08-19 查看详情
火影忍者

小镇不算很繁华,却是难得的风景秀丽,独特的欧式建筑,各色绚烂夺目的红墙砖瓦,一条小路过去,弯弯曲曲的能见到各色有意思的东西,偶尔走过一处铁栅栏封起来的阳台窗,要留心低头,不然可能会被从里面探出来的花朵磕到脑袋。

真是一个宁静的镇子。

“thank you!”  黄头发的少年挥手冲着一...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05-10 查看详情
火影忍者

到钟了。

所谓到钟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佐助在任务的途中捡到了一只看起来本应张牙舞爪实际上却是遍体鳞伤的小动物。也不对,要是用小动物来形容的话,似乎也太低估他了,应该说是个看起来异常凶猛的狐狸才对,只不过它现在还是个幼崽。

不过到底是因为什么,居然伤的这...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04-25 查看详情
火影忍者

故事没有继续往下进行,整个生命的结点永久的停留在了与佩恩的一战,在他的意义中,村子,伙伴,赖以信任的人们,都在以他不愿意看到的方法死去,所以他说过,哪怕拼上这条命,他也要守护木叶。

英雄该有的结局往往不是受万人爱戴,许多落籍的结果才能对应上清冷的开始。

英灵,亡魂,因为不安和担心仍旧...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03-07 查看详情
火影忍者

“哟,佐助,好久不见”

他还是老样子,脸颊旁边的三道胡须样子的纹路随着他的笑变的弯弯的,蓝色的非常好看的眼睛此刻眯起来,能够再次看到这种让人讨厌又抗拒不了的笑容,一瞬间佐助忽然有些安心下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交谈的期间佐助下意识的从头到位扫了鸣人一遍,虽然此刻他是坐...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03-03 查看详情
火影忍者

忍者都是一种可怕的生物,他们需要抹削掉自己的感情,有的时候你会控制不住细水长流的心情,慢慢细小的一点一点瓦解最后的理性,然后毅然决然的崩溃于命运面前。

佐助打开门的瞬间,看到窄小的玄关是一片漆黑。透过门的缝隙看的到光亮撒到里面,稍微能看得到曾经有人生活过的痕迹。

真脏。

...
展开全文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