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插画

  • 发文章

  • 发COS

  • 发话题

黄喻|全职

 28.

四周的空气仿佛凝滞。

残酷的倒计时像是追随而至的死神,在逼仄的空气里举着镰刀逐渐逼近。所有人的头上悬着达摩克利斯之剑,呼吸都变得沉重,闭着眼细数起自己的生命还剩下的分分秒秒。

刚刚嚎啕大哭的青年像是放弃了一切,他安静了,缩在墙角抽抽噎噎。他的同伴脸色煞白地坐着,眼神渐渐空洞。魏琛点了根烟,在云雾...

展开全文
黄喻|全职

26.

一小时前。

黄少天翻墙跃进了A区的小巷里。

远远地他看见不少嘉世的武装车辆,驶进一所废弃的水泥厂。他动作轻盈,翻身上了附近一座楼房,伏在房顶安静观看。那些车绕着水泥厂的仓库停下了。那仓库大门生锈,外表看上去毫不起眼;然而黄少天心里很清楚,这仓库里的下水道口就是联盟基地的入口之一。

嘉世执行部的队伍陆...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09-23 查看详情
黄喻|全职

24.    

    黄少天翻了个身。

    壁炉里的火已经熄了,就算是室内也冷得够呛。在没有床垫的木板床睡了一晚上全身酸痛,他哆嗦了一下,扶着铁床框起来活动僵硬的肩膀。

    “啧,王杰希这混蛋,居然连床被子也不留下。”他裹紧身上的大衣,抱怨道。

    王杰希在下雪的那天带着所...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08-25 查看详情
黄喻|全职

22.

    “3、6、7……”

    喻文州默默数着门扉的数目,抱着笔记本小心翼翼地走在漫长的甬道里。从资料室出来,他已经拐了5次弯,这里的道路错综复杂,一不小心便会迷失方向。

    为了方便自己人通行,每一个岔路口的门边都画了不起眼的小记号。但喻文州并不单纯地信任这些符号,...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07-11 查看详情
黄喻|全职

20.    

    十年来黄少天的积蓄一直在供应着这所学校。

    冯宪君留下的东西不多,这个隐藏在群山之间的房屋是一处。黄少天当年住在这里,在稍远一点的地方接受训练;后来王杰希和许斌留下来,把这里真的改成了一所小学。治内区偶尔会溜进一些治外区无家可归的孤儿,王杰希收养他们,打算多少养...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06-14 查看详情
黄喻|全职

带双鬼。

========

18.

    吴羽策沉默着,在窗口边坐下。

    黄少天又问了一遍“怎么回事”,吴羽策没有回答,只是看着窗外。

    阳光从树的缝隙中透进来,落了看树的人一脸斑驳的剪影。他头上的纱布盖住了一边眼睛,白色的纱布又衬得脸色更加苍白。

    吴羽策就...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04-01 查看详情
黄喻|全职

16.

    男人垂着眼,沉默地坐在木凳上。

    街对面的银行人来人往。正午的阳光温暖安逸,照得脚下的石板路有些晃眼。天气炎热,他却觉得背脊刺骨冰凉,意识仿佛是封存在深海里,自我沉沉地坠了下去。他说了话,脑海里没有回音,他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这是梦境。

    这个梦他很...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文章 2016-02-14 查看详情
黄喻|全职

14.

    工作日的下午,图书馆里人并不多。

    占地两万平米的白色圆顶建筑远看是一座巨型堡垒,靠近了才发现横向拉开的屋顶分成三层,犹如巨大的三桅船展开白帆。内里的装修都走简约现代风,长方形的玻璃灯用细铁索悬空挂在每排书架的中央,保证读者无论走在何处,都能享受到充足的采光。

  ...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文章 2016-01-21 查看详情
黄喻|全职

12.

    第二天天刚亮,黄少天把睡眼惺忪的喻文州从棉被里拎起来,塞上卡车去了嘉王朝体育场。

    演唱会的场地正在搭建钢架。卡车停在入口处,大老远搭建舞台的负责人一见到黄少天,一边骂骂咧咧起怎么来得这么迟,一边差使人去搬运卡车上的水晶灯。

    黄少天笑嘻嘻地应对,没空顾...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文章 2015-10-20 查看详情
黄喻|全职

10.

    喻文州一晚上经历了两次“觉得自己真的会死”的情形。

    一小时前他缩在木箱里,听见有人靠近并且企图打开箱子时,紧张得一身冷汗。

    他早已打定主意如果被发现了,就一口咬定自己是中途偷偷爬上车想混进治内区的孤儿,和开车的人没有半点关系。这种情况下自己必死无疑,没有身份证明...

展开全文
作者授权后可转
话题 2015-10-03 查看详情
 建了2000人大群,黄喻不拆不逆,聊梗聊作业随便。  当然欢迎无差粉,聊天的时候不逆就行啦!  不打击写手不语C不负能量,看过原作有爱的姑娘来玩。  群号:剑与诅咒剑在前  487538651  敲门备注黄喻有关即可...
查看全文
文章 2015-09-28 查看详情
黄喻|全职

    黄少天做了一个梦。

    他在一片蔚蓝的海洋中漂浮着。这种感觉奇妙又新鲜,他从未见过真正的海。所以他把它想象成一个旷阔的浴缸,再加上从电视里听来的海涛声。

    现在他可以碰触到海了。

    海水温暖又清澈,把他轻轻地托起来,像是母亲的怀抱一般,他的身体随着海浪的节奏起伏。一切烦...

展开全文
黄喻|全职

27.

左转,上坡。

楼梯,岔道。

黑暗、黑暗……

接下来的是什么?

照明设施坏了,手提灯能照到的空间有限,前方的路隐没在黑暗里,硝烟的刺鼻气味时不时从裂了一半的通风口里飘散出来,令人厌恶。头顶上的裸露管道里隐隐传出水声,咚咚哒哒,如同鬼魅踩过的脚步,像是某种不详的预兆。

他们一共六个人,黄少天和郑轩一人一边...

展开全文
文章 2017-01-24 查看详情
黄喻|全职

    25.

    基地的最后一个夜晚在众人的争论声中度过。

    进攻的计划已经安排妥当,但在人员安排上众人起了争执。叶修坚持做主攻,亲自带领兴欣部队直接潜入嘉世大楼抓住陶轩;张新杰不同意,他认为王牌兼指挥官不应该压上前线,有个万一他们还可以保留力量重新来过。

    王杰希支持叶修——他喜欢孤注...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09-05 查看详情
黄喻|全职

23.

   “你想把执行部引出来,趁治内区空虚之时,一举入侵,直接拿下嘉世大楼。”

   “嗯。”

   “地点就在这里,这个基地。”

   “嗯。”

   “这里是个迷宫,只要炸了出口,等执行部另找出口出去的时候,嘉世重要的据点估计都在联盟手里了。”

   “嗯。”

   “所...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08-25 查看详情
黄喻|全职

21.

    雪落了下来。

    这地方不常下雪,黄少天长这么大也只见过两次。今年入冬以来冷得出奇,风又冷又涩,拍打在脸上如刀割一般,让皮肤的每一个毛孔都缩紧了。

    他骑着摩托,飞驰在无光的道路上。风雪让视野变差,四周没有光,能见度不到10米。“幸好这摩托上挂了个挡风眼镜,”他嘀...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06-16 查看详情
黄喻|全职

19.

    康复的日子比想象中要无聊得多。最开始几天,黄少天只能随着医院的闹钟醒来,在护士的帮助下喝过早饭,就躺在床上数着天花板的方格打发时间。

    从日出到日暮,中途只有护士来换药送餐,黄少天躺在床上背上都要生出青苔来。他和护士阿姨抱怨过后,对方塞给他一台信号不怎么好的广播机,他每天的...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04-27 查看详情
黄喻|全职

17.

    从医院后门出来,有个不大的花园。

    喻文州一见到这个花园就经不住赞叹:“这个地方居然还能开出这么漂亮的花啊。”

    “因为这个医院的院长有着变态的细心,找的都是合适这里环境的植物,”叶修找了个花坛随意坐下,“你以前没来过霸图?”

    “没有,”喻文州摇摇头,...

展开全文
文章 2016-02-14 查看详情
黄喻|全职

15.

    黄少天抬手就是一枪。

    子弹在对手的脸上爆出猩红血花,飞离的血肉和人体组织在图书馆的白墙印出一朵喇叭状的花。

    这一枪正中颧骨,杀手用的达姆弹所能造成的伤口是口径的上百倍——这种子弹又被称作“黑爪”,射入目标后弹甲会均匀地向后翻开成6瓣,就像6个带有倒钩的爪...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文章 2016-01-21 查看详情
黄喻|全职

13.

    灰色的墙,橙色的瓷砖,还有无论何时都黏着一层黑油的绿色灶台。

    他站在光线昏暗的走廊上,他看见灶台的火点了起来,上面的铁水壶咕咕冒着白烟,蒸汽满溢,铁壶的盖子被蒸汽推着,喀喀嗒嗒地响。

    好热啊,谁去把火关了?

    喻文州知道自己又在做梦了。

    “...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文章 2016-01-21 查看详情
黄喻|全职

11.

    卡车在繁华的都市里沿着高架桥上上下下。

    两侧的高楼大厦密集林立。深夜里,一幢幢黑色大楼冰冷地俯视着过路人,居高临下,像是持剑的卫士,又是沉默的审判者。

    喻文州还是第一次进治内区,此刻他爬上座位,把脸贴在窗户上,被都市景色震慑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

展开全文
本帖禁止复制
文章 2015-10-10 查看详情
黄喻|全职

9.

    那之后下起了很大的雨。

    雨水冲刷着整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像是要洗去一切罪孽。善与恶的分界在雨幕中囫囵不清,只有雨声如海潮一般的涌上来,如同人心中郁积的不安愈演愈烈。

    喻文州伏在窗边,看着风吹散了雨帘,又重新拢了起来。他的烧还没有退,头有些疼,整个人在浑浑噩噩中过了...

展开全文
文章 2015-09-30 查看详情
黄喻|全职

8.

    这片居民区被称为A区。

    A的意思是“Abandon”,不属于任何一个势力范围,亦没有任何一个组织管理,是治外区最混乱的地区。五栋高楼的窗户像是蜂窝一般挤在一起,挨靠在一起的黑色窗栏让人联想到牢狱的外墙——甚至还算不上,更像个养畜生的屠宰场。

    身无分文的流浪者...

展开全文
文章 2015-09-28 查看详情
黄喻|全职

    黄少天爬上阁楼时,喻文州抱着他的仙人掌缩在床的一角。

    黄少天借给他的大衣被他整齐叠好,放在床的另一角;而大衣里暗藏的枪支弹药安安静静地躺在一旁,这些杀人的工具此时像是被人抚摸去了棱角,和房间里的月光静静相拥。

    魏琛让人准备好的饭菜摆在一边的书桌上,热腾腾地还冒着白气,两菜...

展开全文

登录发现更多精彩